“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拜登的承诺在执政一百天后遭到质疑

拜登总统是否信守了“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的承诺? (路透社)

美国总统乔·拜登在就职演说中承诺要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但是,通过分析他雄心勃勃的立法议程以及他在国会内处理这些议程的方式——特别是从共和党人的角度来看,再加上他任命政府高级职位的性质,我们不难发现,在迄今为止的时间内,拜登对共和党人采取的无视态度。

实现团结的过早承诺

“今天是美国之日,是民主之日,是充满历史和希望、复兴和决心之日。历经多年考验,美国经受了新的考验,美国已奋起迎接挑战”,“有了团结,我们可以做伟大的事情,重要的事情。我们可以更正错误”,“我们将使美国再一次成为引领世界的伟大力量”。

通过上述这些话语,还有其他类似的表述,美国总统乔·拜登在其上台的前一百天内,试图向国会内的共和党人伸出双手,以共同克服当时困扰着美国的深刻的政治分歧——在大多数共和党人拒绝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的情况下,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者于今年1月6日对国会大厦发起冲击。

拜登在这场总统选举中赢得了8140万选民(51.4%)的选票,而特朗普仅获得了7420万选民(47%)的选票,这一结果使拜登赢得了选举,进而导致了美国政治上巨大的分裂与两极分化。

部分观察人士认为,拜登的呼吁受到了来自仍然站队特朗普的共和党人的反对,以及来自民主党内进步左翼势力的反对。

拜登任命克里斯汀·克拉克为司法部民权事务负责人,从而引起了共和党人的抗议 (法国媒体)

打破历届总统的传统

尽管拜登总统在竞选期间承诺要恢复各个阶层之间的团结,并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但迄今为止,他没有选择任何一位共和党人担任其政府成员。

历任的大多数美国总统都会从竞争党派的提名人选中,任命一位担任其政府高级职位的人员,但拜登却打破了这种传统。

前总统特朗普任命了加里·科恩和彼得·纳瓦罗这两名民主党人来领导其政府的经济部门,此外,特朗普还任命了他的朋友、民主党人史蒂芬·姆努钦担任财政部长。而且就在2017年任命姆努钦的几个月前,后者还曾向卡马拉·哈里斯竞选参议院内代表加利福尼亚州席位的活动提供了捐款。

而前总统、民主党人奥巴马与共和党人小布什,都曾任命至少一位在野党的官员担任其政府内的高级官员。

拜登没有选择任何共和党人加入其政府,这与他在竞选期间以及他在今年1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发表的言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拜登在就职演说中表示,“尽管我是民主党人,但我将成为美国总统,我也将为那些不支持我的人而努力工作。这就是总统的使命,总统应当代表我们所有人,而不仅仅是代表支持他的人或是他所在的政党。”然而,拜登政府不但没有选拔任何共和党人进入他的政府,而且还选择了许多自由派的左翼人士加入其政府,而这些人员也根本不受共和党人的支持。

例如,共和党人强烈反对拜登任命克里斯汀·克拉克为司法部的民权事务负责人。在参议院召开的任命听证会上,克拉克撤回了她此前对取消向警方提供资金的运动的支持,但是却未能说服共和党人相信她不是一名反对警察的人士。

此外,拜登提名另一位民主与自由主义活动家妮拉·坦登担任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主任的决定,也受到了共和党人的强烈反对,因为她此前曾在推特上攻击两名共和党的人员,这也迫使拜登最终撤销了对她的提名。

没有共和党人投票的立法

拜登提出了价值1.9万亿美元的经济振兴计划,旨在恢复美国经济并使之摆脱因新冠疫情的传播和影响所导致的衰退,但是这项计划却遭到了共和党领导人的反对,此外,共和党人还反对拜登提出的价值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系统改革提案。

拜登与国会共和党领导人举行的谈判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最终,经济支持法案在未经任何共和党成员批准的情况下获得了通过。除了反对亚裔美国人遭遇的仇恨犯罪立法之外,在国会参众两院举行的立法投票中,没有出现任何形式的党派归属。

针对党派计划的严格的投票方式,以及民主党人在国会内的微弱优势,意味着拜登无法说服任何共和党人同意其议程,因为他们认为这些议程忽视了他们的利益。华盛顿的政治评论人士提出了一个有关拜登采取的这项忽视战略的问题——这是否是他刻意而为的战略?

在参议院内工作30年后,拜登在参议院内拥有许多共和党朋友。共和党参议员苏珊·卡伦表示,“自拜登当选后,我已经4次收到他的来电,在这种尖锐的两极分化之下,我们将会倒退。我希望他取得成功,而我认为他取得成功的最佳途径,就是抵抗民主党左翼势力的吸引力

美国民主党人提议废除国会工作中根深蒂固的阻挠机制

获得参议院内60票支持的困境

拜登在通过立法时面临一个困境——任何一项立法的通过都需要得到参议院内100名参议员中60人以上的多数票支持,此外,共和党议员还在许多情况下使用“冗长辩论”(Filibuster)的方式来阻挠议案的通过。

由于需要获得60票的支持才能使一项提案成为法律,因此,为了实现其雄心勃勃的计划,拜登除了说服共和党人相信通过这项法案也符合其自身利益之外别无选择,而这一点迄今为止都并未成功,这也促使部分民主党人提出一项修正案,要求废除国会工作中根深蒂固的阻挠机制。

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认为,民主党人废除这项机制的企图,是其“最为糟糕的夺权表现,旨在通过增加最高法院法官人数的立法,但拜登至今未能解决问题。这是我此生所见的最为激烈的夺权企图”。格雷厄姆认为拜登是个好人,但他受到了民主党内激进的左翼势力的影响。

前总统特朗普的阴影同样还阻碍了部分共和党人与拜登之间的合作,此外,共和党内右翼民粹主义影响力的增强,也提高了与拜登进行合作的成本,特别是那些对2024年的总统选举存在野心的人员,或是那些明年将面临国会选举的人员。

左翼势力的阴影

拜登在许多问题上并不同意民主党左翼势力的观点,特别是在向所有美国人提供医疗保险的想法上。实际上,拜登希望扩大“奥巴马医改计划”,并通过该计划提供一项政府的替代方案,即将有资格享受免费医疗的年龄从65岁提前至60岁。

在拜登执政初期,民主党内的进步势力代表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期党内将会出现长期斗争,而部长的任命将是衡量拜登思想内核的一种方法”,这代表着党内的左翼势力向拜登施加的压力。

许多评论员预计,拜登将在民主党的左翼势力,与他与共和党的良好关系之间陷入困境。许多美国人希望,在长达50年的政治生活中所积累的经验,将帮助拜登弥合和减少美国人之间的分歧。

在过去的50年内,拜登在参议院内度过了30多年的时间,并曾与包括参议院现任共和党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在内的多名共和党高级领导人共事。

有多个非党派的问题需要得到双方的合作——从抗击新冠疫情的影响,到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再到医改计划和应对气候变化,此外还有警察机构改革的问题、税收问题和枪控问题。

在执政近100天后,尽管议员科尔特斯认为拜登在这100天内表现出色,但拜登却没有得到来自共和党的任何赞誉。作为民主党内的左翼势力领导人,科尔特斯在一场在线会议上指出,“拜登政府与拜登总统的表现绝对已经超出了进步派人士的预期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