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会成为内塔尼亚胡组建紧急政府的救命稻草吗?

内塔尼亚胡(中)被指控与伊朗升级以组建过渡政府并避免其政治崩溃(路透社)
内塔尼亚胡(中)被指控与伊朗升级以组建过渡政府并避免其政治崩溃(路透社)

尽管进行了第四次选举,以色列组建政府的政治危机仍在加剧,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选择了对伊朗的公开升级,并朝着与美国总统乔·拜登政府必然发生冲突方向迈进,拜登政府倾向于外交方式解决与德黑兰的冲突,美国参加了维也纳谈判,并准备恢复与伊朗签署的伊核协议。

鉴于该地区局势的复杂性以及欧洲倡议下维也纳会谈的继续,内塔尼亚胡正在与时间赛跑,试图阻止华盛顿重返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退出的伊核协议,与此同时,以色列总理继续通过暗示特拉维夫在袭击伊朗目标行动——最近一次是纳坦兹核设施遭遇炸弹袭击——中发挥作用来挑衅德黑兰,作为回应,德黑兰提升浓缩铀丰度至60%。

随着伊朗宣布提升浓缩铀丰度,当地时间4月13日,一艘以色列货船在阿联酋富查伊拉海岸附近遭到导弹袭击,这是最近在海湾水域遭遇袭击的第三艘以色列船只,从而反映了特拉维夫和德黑兰之间的公共对抗升级。

与以色列各种情报部门秘密采取行动并不对伊朗目标遇袭发表评论的谨慎行为有所不同,近几天来,不断有泄露消息称,以色列摩萨德是伊朗目标遇袭的幕后黑手,其中最突出的是纳坦兹铀浓缩设施遭遇的袭击。

根据军事分析家说法称,这些泄漏消息引起了以色列安全部门领导的愤怒和恐惧,“有些人企图与伊朗保持紧张关系,并出于个人动机和利益泄露袭击伊朗目标的行动细节”,指的是摩萨德局长尤西·科恩(Mossad Yossi Cohen)与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内塔尼亚胡(Likud Netanyahu)之间的亲密关系,后者正敦促科恩继承利库德集团的领导地位。

有迹象和证据表明,内塔尼亚胡正在通过与伊朗逐步升级来推动建立紧急状态,以说服反对派营地政党领导人加入他的政府,以色列分析人士认为,内塔尼亚胡与伊朗的海上对抗及局势升级激怒了拜登政府,此举旨在挫败维也纳会谈努力,安全部门高级官员认为,这是“令人不安的危险冒险,其后果无法得知

升级与冲突

政治分析家阿基瓦·埃尔达(Akiva Eldar)认为,伊朗与以色列之间的对抗与困扰以色列的内部危机有关,也许其中最突出的内部危机就是政治危机和组建政府问题,内塔尼亚胡发现自己在与组建政府,甚至在长期维持政府稳定性和连续性有关的一切方面都陷入僵局。

埃尔达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解释称,可以预见组建政府危机的所有可能性和情景,而且所有选择都可以与伊朗对抗,甚至与美国发生公开冲突,内塔尼亚胡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是为了实现个人目标,避免因为腐败指控而不是出于安全问题而被判入狱。

这位政治分析家表示,每当内部危机加剧与内塔尼亚胡组建稳定政府努力步履蹒跚有关时,许多腐败问题和证据都谴责内塔尼亚胡,并揭露了他将腐败作为国家公共政策加以滋养的方式,内塔尼亚胡敦促采取更多外交努力,甚至针对伊朗目标发起有限军事攻击,旨在阻止拜登政府重返伊核协议。

但这位军事分析家解释说,没有人能预测内塔尼亚胡将危机和国内问题出口到该地区政策将如何发展,特别是伊朗核问题,与德黑兰的对抗以及与白宫的逐渐冲突。

从埃尔达角度来看,内塔尼亚胡和以色列的挑战不仅限于伊朗的核计划,尤其是因为以色列仍然占领着巴勒斯坦领土,以及涉足叙利亚战争,对也门和伊拉克的区域干预,以及发生新冠大流行之后的以色列健康和经济危机,他表示,“以色列走在一条死路,并且位于随时可能爆炸的热板上

各种可能性

《国土报》政治分析家尤西·维特(Yossi Verter)预计了会出现同样的情况和可能性,他明确表示,伊朗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给人的印象是,内塔尼亚胡失去了最后的刹车机会。

尤西·维特指出,内塔尼亚胡正处于前途的决定性阶段,并处在以色列组建政府危机之中,政治和安全体系中存在着公开讨论,由此提出了质疑:内塔尼亚胡是否为了组建紧急政府而试图与伊朗或真主党发动战争?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尤西·维特认为,针对伊朗的一系列安全事件以及对肇事者身份无可置疑的漏洞事件,给人的印象是,“房屋所有人(内塔尼亚胡)可能发疯了,或者说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刹车机会

尤西·维特指出,政治机构和安全机构正在进行一场公开辩论,讨论内塔尼亚胡是否试图发动战争以组建紧急政府,因为他已暂停2020年3月的选举,当时,内塔尼亚胡利用新冠大流行试图与本尼·甘茨领导的蓝白党组建政府,并试图将伊朗作为拯救他个人利益和政治利益的最后稻草。

泄漏与指责

梅雷兹党的耶鲁·戈兰(MK Yair Golan)表示了同样的立场,他曾担任以色列陆军副参谋长、内战线指挥官和北部地区指挥官,戈兰指责内塔尼亚胡主动泄漏并透露以色列袭击伊朗目标的行为,并指责内塔尼亚胡利用此举来为自己的政治利益服务,此举正值内塔尼亚胡未能在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以色列组建政府的谈判陷入僵局。

戈兰在向媒体发表的声明中解释说,鉴于组建政府危机以及遭遇腐败指控审判,内塔尼亚胡总理“已经失去了魅力”。这位前以色列陆军副总参谋长担心,“谈话不仅涉及公开以色列的秘密行动——这些行动通常被保密,而且还涉及为满足政治需要和利益而发起的安全行动

在进行第三次选举之后,新冠大流行成为拯救内塔尼亚胡的救命稻草,他与甘茨组建了紧急政府,戈兰对此提出质疑称,在第四次选举之后,伊朗是否成为内塔尼亚胡的救命稻草,鉴于此,戈兰要求以色列总检察长阿维卡伊·曼德尔布里特(Avichai Mandelblit)“将内塔尼亚胡免职,因为他现在无法履行职责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