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标准和伪造历史 法国如何控制意见和言论自由?

(阿纳多卢通讯社)
(阿纳多卢通讯社)

法国建立自己思想形象的基础是意见和新闻自由,是对每个公民获取和交换信息权利、表达见解权利的保证。

这种形象在世界上所有自由人民的心中引起了钦佩,保证新闻自由的国家值得钦佩和获得荣耀,这种自由是进步的基础,拥有它的社会能够达成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产生知识经济所基于的新思想。

但是对历史的研究表明,这种精神形象是夸大、误导和宣传的结果,这种自由与种族主义和双重标准为伍,法国剥夺了它所占领的人民的这种自由,以便民族运动不会利用它来警醒人民抵抗占领,不会利用它来揭露法国占领罪行的事实。

我们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结论,即欧洲整个新闻界都参与了隐藏事实和掩盖欧洲在阿尔及利亚罪行的活动

剥夺法国人民的知情权

对法国新闻界历史的研究表明,法国当局限制了该国新闻界获得1830年至1870年法国在阿尔及利亚所犯屠杀信息的权利,反而利用新闻界作为宣传手段,将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抵抗描绘成一小部分恐怖分子制造的罪行。事实是,阿尔及利亚全体人民在埃米尔阿卜杜勒·卡扎尔·贾扎里的领导下抵抗法国占领,法国军队点燃村庄,寻找埃米尔阿卜杜勒·卡扎尔及其多次战胜他们的士兵,法国被迫以基督教的名义向欧洲国家发出呼吁,要去扩大其武器和军队规模,整个欧洲因此在阿尔及利亚犯下的屠杀和危害人类罪、烧毁村庄和城市以及消灭一半阿尔及利亚人口中作出了贡献。

在这里,我们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的结论,即欧洲整个新闻界都参与了隐藏事实和掩盖欧洲在阿尔及利亚罪行的活动。我们如何解释这一结论?

通过研究法国新闻界的历史,我们还可以发现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犯罪事实被掩埋与法国内部的严重腐败有关,尽管拿破仑三世皇帝在掌权后宣称他的目标是消除法国的贫困,但他却利用从阿尔及利亚掠夺的金钱为自己建造非常豪华的宫殿,而法国人民更加贫困,直到1870年被迫反抗他为止。

这意味着法国新闻界已经放弃了其揭露特权和腐败的作用,拿破仑三世皇帝不尊重新闻自由,不尊重法国人民的知情权,并且他利用新闻界误导了人民。

法国财富的本质

海莉·布朗在其博士论文中解释了法国在19世纪如何成为殖民大国以及如何在世界范围内扩大其财富。她认为,阿尔及利亚是法国财富的本质,因为它是非洲的贸易中心,法国开发了阿尔及利亚的自然资源,而这些资源成为法国力量的源泉,也成为法国经济实力的基础。

法国媒体为占领阿尔及利亚辩护说,法国应在发展程度较低的国家传播启蒙文明,并应在所有语言和文化水平上传播法语。

以此,法国媒体为其军队犯下的罪行辩解。法国的启蒙运动是否基于使用蛮力消灭人民,烧毁村庄和城市,斩首阿尔及利亚抵抗力量的英雄?!

海莉·布朗说,法国大革命期间宣布的价值观受到操纵,被用来控制人民并为殖民主义辩护。法国没有将这些价值观应用于所有人类身上,而是剥夺了占领的人民享有这些价值观的权利,采用种族主义的态度对待他们,因为阿尔及利亚和非洲人民被排除在人权之外。

海利·布朗补充说,法国大革命时期宣布的《人权宣言》是有选择地适用,因为这是一个属于白人群体的特权,也是对享有知识的白人统治非白人群体的辩护,这意味着该宣言已成为意识形态的一种宣传手段。

法国的虚伪

这表明法国启蒙运动的特点是虚伪和种族歧视。法国媒体在19世纪将注意力集中在所谓的“法国荣耀”上,从而促进了法国的种族虚荣心。法国媒体是否参与了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罪行?还是他们是限制、控制和操纵的受害者?还是当局隐瞒了相关信息,使他们没能报道这些事件?

对法国新闻界19世纪历史进行的研究表明,新闻界仅发布事件的正式版本,而不允许发表可能对该叙事构成挑战的内容。

海莉·布朗说:19世纪以殖民叙事为主导,这种叙事使殖民国家与所谓的殖民文化俱乐部中的人民产生了隔阂,该俱乐部为殖民行动辩护并关注西方种族主义。法国媒体专注于这种叙事和殖民主义的荣耀。

但是,法国媒体掩盖的另一方面是法国军队领导人对士兵的指示,这些指示包括:你们需要完成父辈十字军的使命,你们正在执行一项伟大的任务,那就是基督教国家击败穆斯林的胜利。这是法国用来敦促欧洲国家向他们提供武器和士兵以战胜阿尔及利亚抵抗所发表的演讲。

这表明法国新闻界无视人民,借助基督教动员法国和欧洲士兵,这是法国的伪善,法国自己提出的口号与它在阿尔及利亚犯下的危害人类罪存在着尖锐的矛盾。

欧洲种族主义

欧洲种族主义可以解释法国新闻界对待意见和新闻自由的态度,这些自由为欧洲人享有,是欧洲取得进步的基础,但其他民族在抵抗殖民主义时却被剥夺了这些权利。法国新闻界,像政府和军队一样,傲慢自大地与其他民族打交道。

从法国占领当局对待阿尔及利亚爱国者的态度并阻止他们出版报纸中也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即使一些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设法出版了报纸,但占领当局还是没收并关闭了报社。

这表明法国在处理意见和新闻自由方面采用双重标准,而种族主义的殖民观点支配着与被殖民者打交道的行为,被殖民者认为自己无权享有新闻自由并将其作为抵抗占领的武器。

因此,历史需要进行研究,以揭示事实,挑战那些在20世纪推广的种族主义神话,以及那些在法国、法国民主、原则和价值观念中根深蒂固的形象。

对法国媒体历史的研究表明了殖民主义使用的方法,不报道事件,而报道官方故事,宣传并误导法国人民。

世界需要新闻自由,揭露事实,没有种族偏见和双重标准。世界需要新闻自由,谴责人民遭受的不公正和压迫,将自由和民主视为所有人的权利,揭露事实,尊重人民的知情权,实现人民解放,实现人民的完全独立。

法国媒体如何报道阿尔及利亚革命?

对法国新闻界报道阿尔及利亚革命进行的一项查阅了大量官方资料的研究表明,法国新闻界提供的内容与对新闻界实行审查制度的独裁国家的新闻内容没有什么不同,并且种族主义、偏见和对权威话语的关注是这些以自由为豪的报道的最重要特征。

迄今为止,法国媒体以种族主义的方式对待穆斯林,呼吁穆斯林女性摆脱男人的控制,但他们并未谴责法国军队消灭、折磨和逮捕阿尔及利亚人的行径。

但是,为什么不受当局控制和不受审查的新闻界会出现这种仅限于正式版本并误导民众的内容?

这种扭曲的结果可能类似于独裁国家进行审查的结果:种族主义和殖民文化使法国新闻工作者对他们看到军队使用欧洲启蒙运动期间发展的现代武器制造的血流成河的场面并不同情,提出人权标语的同时开发出消灭人权武器的都是欧洲。

因此,世界需要新闻自由,揭露事实,没有种族偏见和双重标准。世界需要新闻自由,谴责人民遭受的不公正和压迫,将自由和民主视为所有人的权利,揭露事实,尊重人民的知情权,实现人民解放,实现人民的完全独立。

但是,为了建立自由的媒体,我们必须向历史学习并揭露真相,摆脱过去两个世纪以来积累的虚假事实。

人民需要一个向他们提供知识以便能够建立自己未来的自由媒体,摆脱丑陋的殖民遗产,起诉所有犯下危害人类罪的人。



相关文章

法国在首都巴黎建立的世界上最重要旅游景点之一埃菲尔铁塔已有132年——法国占领阿尔及利亚也长达132年之久——历史,当时是第三共和国统治期间,值1889年法国大革命一百周年庆典之际,从阿尔及利亚盗窃近7000吨铁材料“指控”继续困扰着这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

2021年3月23日

法国总统府当地时间20日宣布,其计划采取“象征性举措”来解决阿尔及利亚战争和占领问题,但其绝不会表示“任何悔恨或道歉”。去年7月,阿尔及利亚总统阿卜杜勒-马吉德·特本呼吁法国总统马克龙为法国对阿尔及利亚实施的殖民主义道歉。

2021年1月21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