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伊拉克在“鹰爪2”行动背后

(路透社)

今年2月14日,土耳其国防部宣布结束在伊拉克北部地区开展的“鹰爪2”行动,这距离该行动的启动仅仅4天时间。

据土耳其国防部消息人士证实,在土耳其武装部队与情报部门的合作之下,摧毁了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的数十个据点与中心,并消灭了该组织的数十名武装分子。

另一方面,土耳其国防部长胡卢西·阿卡尔表示,在这场行动的最后一天,库尔德工人党处死了13名人质,其中包括12名土耳其人和一名伊拉克人。在土耳其特种部队进入以营救他们之前,这些人质多年以来一直被囚禁在卡拉地区的一个山洞内。

新的战略

库尔德工人党成立于1978年,并于1984年开始了针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旨在建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民族国家,自那时起,土耳其便从境内和境外启动了针对该组织的打击行动。

境外方面,伊拉克北部曾是这个被土耳其列入恐怖组织名单的组织的据点之一。在1990年第二次海湾战争以及2003年入侵伊拉克之后,该组织从巴格达中央政府的虚弱以及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建立中受益。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土耳其制定了打击库尔德人的战略,并将其行动限制在本国领土之内而进行跨境渗透,并且还已为此与伊拉克方面达成了一些谅解,包括允许它在伊拉克境内“追捕”该组织的武装人员。

随着时间的流逝,土耳其显然意识到这种战略是不够的,因为与库尔德人之间的对抗已经使它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根据部分非官方的报道,土耳其已经为此付出了超过3万名公民的生命以及数千亿美元的国库资金,此外还产生了大量的政治和社会影响,而且这个问题让其他的国家和势力能够以直接和间接的形式,对土耳其进行干预并向它施压。

根据土耳其官方的说法,在过去的几年中,土耳其的战略已变得更为主动,并更持先发制人的理念,或者说,“在恐怖主义出现并危害我们之前,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土耳其于2019年5月开展了“利爪”行动,随后进行了“利爪2”行动、“利爪3”行动,然后是“鹰爪”行动和“虎爪”行动,一直到近期进行了“鹰爪2”行动。这项战略旨在破坏库尔德工人党的能力,阻止其动员、武装、培训和策划的能力,然后再针对他们开展行动,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其中每一项都建立在前一项的基础上,包括行动的目标以及在伊拉克境内采取行动的纵深。

“辛贾尔行动”

以这样的方式结束“鹰爪2”行动,标志着土耳其在伊拉克领土内进行的反库尔德工人党战略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库尔德工人党以这样的方式处决人质,在土耳其引起了广泛的民间愤怒,从而给土耳其政府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要求政府对此给予直接、有力和迅速回击。此外,土耳其反对派也对政府发出批评,包括无力保护人质生命或执行失败行动并以人质之死告终,这些都进一步加剧了政府身上承受的压力。

因此,土耳其政府热衷于与反对派沟通,并以照片和文件的形式向反对派领导人解释行动细节,,然后通过国防部长和内政部长,将议员们也置于其中。尽管能够理解采取这些措施的目的是减轻土耳其政府的压力,但是这也同时表明,它重视在任何未来可能采取的步骤上获得更大的支持,其中首要的就是预期中的“辛贾尔行动”。

土耳其方面一直暗示,要采取军事行动以便将库尔德武装分子逐出辛贾尔地区,根据土耳其方面的说法,该地区在过去的5年内,成为了库尔德武装的第二大据点。实际上,从某种角度看,近期在伊拉克北部采取的行动,包括最近一次行动,都是为这场策划中的行动所进行的准备。

但是,辛贾尔行动在实地上、军事上和政治上,都与过去的行动存在根本的区别。该地区坐落在伊拉克深处,距离土耳其边境约130公里,这就意味着,为这场行动而进行的准备工作、军事和后勤要求,以及可能面临的实地挑战,都比以前要大得多,此外,这场行动也将更加困难,因为它旨在结束“恐怖组织”在一个庞大而重要的据点内的存在,因此也将可能会消耗更多的时间,并让土耳其受到更多的损失。

因此,对这场潜在行动的政治考量也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在这里,伊拉克的立场将更加重要、更富影响力,并且由于这场行动可能给伊拉克政府造成尴尬的处境,它也有可能遭到该政府的拒绝。此外,像这种规模的行动,还需要与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的领导层进行协调,后者与库尔德工人党存在历史分歧和传统冲突。第三方面,土耳其意识到,美国对这类行动的立场非常重要,特别是在当前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下,但是土耳其希望美国在伊拉克的立场,将与它在叙利亚的立场有所不同,因为土耳其在这里的行动将直接针对库尔德工人党,而当地并没有美国部队的存在。

鉴于上述所有情况,可以说,土耳其的首选方案是说服巴格达中央政府,允许它针对辛贾尔地区的库尔德工人党开展军事行动,或者是向其施压,迫使其单独撤离,或是在与埃尔比勒库区政府进行协调与合作的情况下撤离。土耳其仍致力于说服伊拉克巴格达中央政府接受此事,但是伊拉克并没有真正表现出接受此事,或有意接受此事的迹象。

因此实际上,土耳其似乎是在寻求与伊拉克又或者是与埃尔比勒开展联合行动,包括解决外界对伊拉克领土遭到外部干预的担忧,继而减轻伊拉克政府所面临的尴尬,同样还将反映这项行动成功的机会,以及让土耳其减少行动需求、时间、损失和影响的可能性。

影响和结果

从政治上而言,在近期开展的“鹰爪2”行动之前,土耳其就已经开始为这项行动作准备,通过由外交部、国防部和情报机构组成的土耳其代表团,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及埃尔比勒库区政府的政治、军事和安全领导人举行会晤,此外,伊拉克代表团也前往土耳其进行了访问。

这就意味着,土耳其面对的辛贾尔行动问题,已经从“是与否”的问题,变成了“何时、如何、与谁,以及限制程度”的问题,这就意味着,土耳其将以细节弹性、持续准备来采取最终决定,以获得最佳的时机和最有利的条件,以实现其行动目标。

基于此,这项预期中的行动对土耳其和伊拉克关系造成的影响,将取决于这场行动本身,包括其形式、边界,参与方,此外还有军事、实地和其他细节。

这项行动可以通过加强空中轰炸的形式进行——这是最初行动的代替选项,因为最初的行动方案无法实现其目标。这项行动也可以是有限的、短期的、长期的或扩大的行动,可以由土耳其独自进行,也可以在与伊拉克巴格达中央政府或埃尔比勒库区政府的合作之下进行。而其中的每一种情况,都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和结果。

但是总体而言,尽管伊拉克公布了它的立场,但是也能够注意到伊拉克对土耳其在最近行动中的动机中给予的“理解”,尤其是在巴格达无法遏制库尔德工人党,并阻止其从伊拉克境内开展的针对土耳其的行动的情况下。此外,还有迹象表明,巴格达在行动开启之前不久就被纳入这场行动,包括双方之间的密集访问,以及行动开展之前的密切沟通,同样,第一场“利爪”行动也是在伊拉克总统巴尔哈姆·萨利赫2019年5月访问安卡拉期间宣布的。

基于上述情况,预计这场策划中的行动不会对安卡拉和巴格达之间的关系产生重大的不利影响,尤其是当双方致力于发展商业和经济关系之时,伊拉克被视为土耳其在阿拉伯世界的首要经济合作伙伴,它也被视为伊拉克以及该地区通往外界的一条出路和途径。

因此,如果我们在此基础上再看到双方之间的合作,包括在应对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独立公投问题上的合作,以及随后在多条安全和军事轨道上的合作,土耳其在伊拉克国内力量平衡中的积极作用,以及对伊拉克对土耳其在该国北部行动的拒绝程度有所下降,我们就可以发现,两国之间的双边关系已经变得更加不受“辛贾尔行动”或其他行动的动摇或影响,特别是当这类行动的开展得到了理解和协调之时,而这正是土耳其所寻求的结果。



相关文章

有关土耳其提前选举的话题几乎没有停止过,以至于成为土耳其媒体和政治议程的最重要事宜,特别是鉴于反对党最近要求提前选举呼声不断升高,而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及其盟友民族行动党则强调称,没有任何理由提前选举,将在2023年如期进行选举。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