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为何隐藏奴隶贸易文件?

奴隶贸易(盖蒂图像)
奴隶贸易(盖蒂图像)

殖民主义历史充斥着晦涩、无知和隐瞒,没有公开谴责殖民者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可以解释殖民者们所犯下的危害人类罪。

法国作为殖民者之一,禁止发布与总统府有直接联系的档案资料,最高宪法法院于2017年拒绝透露法国在非洲所犯下罪行资料。

法国成功发展了与奴隶贸易、非洲种族清洗、殖民控制以及在非洲建立殖民地有关的武器工厂,这些殖民地成为了狩猎和收集奴隶并将其送往美国与他们进行贸易的中心。奴隶贸易是法国繁荣昌盛的主要因素,这也是非洲和阿拉伯世界被疏远精英阶层敬畏的原因。

人口变化

但是,到目前为止可获得的事实可以向我们展示法国在非洲人口变化过程的危险情况,这就是通过奴隶贸易,而法国在奴隶贸易中发挥了明显作用,据估计,有超过500万人被法国奴役,这些人是通过法国船只被运送到美国。

两个多世纪以来,法国设法在塞内加尔和贝宁建立了奴隶贸易中心,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宣布,从非洲购买的每一个黑人提供13里弗尔税金,与此同时,路易十四国王还颁布了所谓的“黑人”法律,该法律规范了奴隶贸易,并将奴隶视为个人可以拥有、出售或交换的动产,1802年,拿破仑·波拿巴颁布法令,认为奴隶制对法国有利,从而为载有奴隶的船只从法国港口将其运送到新世界开辟了道路。

建立法国经济

奴隶贸易是法国经济最重要的来源之一,与此同时,法国利用奴隶在殖民地工作,生产棉花、咖啡、可可和宝石。

因此,法国经济蓬勃发展,并为法国的殖民运动和武器生产与开发提供了资金。奴隶贸易及其在殖民地的使用是使法国占据重要经济地位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并且能够在18、19世纪成为棉花、糖和咖啡的垄断出口国。

法国成功发展了与奴隶贸易、非洲种族清洗、殖民控制以及在非洲建立殖民地有关的武器工厂,这些殖民地成为了狩猎和收集奴隶并将其送往美国与他们进行贸易的中心。奴隶贸易是法国繁荣昌盛的主要因素,这也是非洲和阿拉伯世界被疏远精英阶层敬畏的原因。

法国 “南特”市——最重要港口之一——成为船只运载非洲奴隶贸易的首都,这些非洲奴隶在这里被卸载,然后由其他船只运输到新世界的法国殖民地,一些历史学家透露了有关奴隶贸易的事实,法国能够出售数百万奴隶,因此,这种贸易为法国经济提供了繁荣和进步的机会。

与此同时,一些透露信息阐述了“奴隶”遭受的不人道待遇,这些人被关押在黑暗地方,被迫与家人分开,旨在羞辱他们、制服他们并使他们遭受虐待,以服从于拥有他们生命权的“白人主人”。

强迫迁移

奴隶贸易是历史上持续了400年之久的最大人口变化的主要原因,据估计,运送到新世界人数为1700万人,而这一估计数字少了约数百万,这数百万人因饥饿和压迫死在路上,这意味着奴隶贸易伴随着歼灭、屈辱和征服过程。

据估计,在漫长航行中,每6名奴隶中就有1人死亡,死亡者遗体被扔到海洋中。与先前估计(被转移到新世界奴隶数量)相比,很明显,在航行中死亡的奴隶数量不少于300万,并且还有其他估计将这一数字提高到1.5亿。

法国仍坚持隐藏这些文件,不允许研究人员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尽管许多历史学家表示,法国不应继续否认其黑暗历史和基督教在奴隶贸易中的作用。

但基督教在奴隶贸易中所持立场是什么,法国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是什么?有一份文件指出,教皇卡利斯图斯三世在1455年加持了奴隶贸易,并认为这是合法的,此外,奴隶贸易伴随着基督教运动,目的是说服奴隶必须服从主人,成为一个好基督徒并升入天堂。

圣经中的文字被用来为奴隶制和种族主义辩护,教皇波哥大四世宣布赞助这项贸易,并要求为奴隶洗礼以挽救他们的生命,与此同时,主教也参加了这种贸易,每艘船上都有一位教基督徒奴隶的牧师,而且他们都拥有运送奴隶的船只。

教会继续教导奴隶服从主人的原则,而并不在意奴隶遭受的苦难和压迫,正如一位牧师对奴隶说的那样:“服从主人的恐惧和渴望,因为服从主人就是服从主

但是,我们可以就此提出质疑,为什么美洲和欧洲的黑人没有写下他们祖先被奴役并被运送到新世界的苦难历史呢?

教会提倡这样的思想,即奴隶皈依基督教意味着他将获得自由,圣经中的经文也被用来说服奴隶,诺亚号召他的儿子哈姆——他是黑人的父亲——成为 奴隶,因为他看到了诺亚的赤身裸体,因此,奴隶贸易符合《圣经》命令,而奴隶制是对黑人的诅咒。

这表明白人欧洲人利用基督教为奴隶制和奴隶贸易辩护,并使奴隶服从白人的权威,而这些白人阉割男人和强奸女性而无需承认任何负担或责任,当奴隶达到无法工作年龄时,他被指控犯有盗窃罪,欧洲和美国法院将其判处死刑。

黑人为什么不书写历史?

但是,我们可以就此提出质疑,为什么美洲和欧洲的黑人没有写下他们祖先被奴役并被运送到新世界的苦难历史呢?

相关的经历很少,其中最重要的是黑人作家亚历克斯·哈利创作的小说《根》,该小说被改编成同名电视连续剧,作者试图以孔塔·孔戴(Kunta Conte)身份描绘黑人的痛苦,尽管这个电视连续剧取得了巨大成功,至今仍是个例。那么黑人作家为什么不重复尝试,以揭露黑人祖先所遭遇的苦难、折磨、不公和压迫呢?

可以肯定的是,跨洲公司——这些公司主导媒体、传播、戏剧和出版业——拒绝出版这些作品。因此,这一历史仍然未知,因为奴隶贸易历史构成了欧洲和美国的耻辱和危害人类罪,而且这也表明,西方取得的进步并不是由于白人的天才、创造力和建设能力所致,而是由于白人对非洲人民的压迫,也是由于他们对非洲人民财富的掠夺,以及在农业和工业领域对奴隶的利用。

这说明了重新解读历史和书写历史的重要性,正是这一历史可以为我们在自由和正义基础上建立未来、抵制不公正、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道路打下基础。

这段历史还向我们表明,知识分子被西方状况蒙蔽了双眼,他们没有研究历史,而且许多人像法国一样掩盖了事实,此举致力于煽动和误导人类。

因此,随着21世纪的到来,人类需要一种新型历史学家,以阐明由于西方白人种族主义和压迫造成人类生活悲剧的原因。

与此同时,揭示历史事实使非洲人民清楚地知道,伊斯兰教可以领导他们摆脱一切形式的殖民主义斗争,并为他们提供重新建立自己未来和开发其土地财富并利用其与贫困、流行病和不公正现象作斗争的可能性。



相关文章

莫扎特歌剧中这令人难忘的一幕,如今已成为了一个恰当的隐喻,即这些装饰着美国和欧洲城市景观的种族主义者、殖民主义者及大屠杀罪犯的雕像,会从基座上掉落下来,并将他们当年的历史,一起拉入地狱的最深之处。

法国驻特拉维夫大使关于法国可能接受与“两国方案”不同的巴勒斯坦-以色列冲突解决方案的说法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些声明是在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实现正常化之后提出的,这种观点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立场相符,后者正在大选前寻找一些成就并支持他的外交政策。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