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实现和解之后会发生什么?

(阿拉伯媒体)
(阿拉伯媒体)

可以说,卡塔尔已经摆脱了封锁危机,并且比以往更加团结、强大和坚韧,它不仅没有屈服于封锁国那些侵犯主权和尊严的要求,反而加强了自身在媒体、政治和主权决策方面的独立性,这本身就是一种胜利,因为这些就是封锁国对卡塔尔实施封锁的原因,但它们却未能实现。

实施封锁的目的是限制卡塔尔的经济和政治崛起,但是却适得其反。它不但没有削弱卡塔尔的经济,反而使之得到了加强。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那样,这场封锁就像是为卡塔尔经济获得必要的免疫和力量而接种的一剂疫苗,它暴露出了卡塔尔身上的部分缺点与缺陷,例如侧重于进口行业和过境贸易,以及对某些国家消费品供应链的依赖,从而推动卡塔尔在更大程度上实现自给自足,并在生产、进口和经济合作伙伴上实现多元化,减少对封锁国家的依赖,转而更多地向世界各国开放,加强卡塔尔的地缘经济关系,继续发展强大的经济,旨在减少其在未来可能出现的经济冲击与破坏稳定的情况中受所到的负面影响。

封锁卡塔尔因何失败?

我认为导致封锁卡塔尔失败的三大主要因素是:

第一: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在经济结构上的脆弱性。鉴于海合会国家对石油的过度依赖以及在经济多元化方面的失败,它们之间并没有太多可以交换的东西。这些国家的经济模式都依赖于提取石油资源并将之出口至国外,再通过开放的国际水域和空域,从外界进口所需的消费、资本、劳务产品。经济多元化的失败,以及政治意愿的缺乏,导致海合会国家之间的贸易和经济一体化失败,从而也导致了封锁卡塔尔的失败。可以说,封锁国缺乏对卡塔尔实行有效封锁所需的经济工具。需求虽然很大,但是能够实现这些需求的压力工具却非常薄弱。

解除封锁并不意味着要放弃这些政策和已经进行了的经济改革。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应该再回到封锁之前的状态。

第二:由于及早采取了健全的宏观经济政策,卡塔尔经济具备了一定的韧性和自身实力,并建立了(天然气)生产、基础和投资设施,从而建立了能够化解冲击的强大经济,形成了打破封锁的利器。

第三:在被封锁之后,卡塔尔采取了健全的经济政策以击败封锁。这些措施包括应对冲击影响的短期政策,增强进口行业和金融领域的稳定性(包括实现供应链的多元化、扩大以保障粮食安全和后勤供应目的的吸收能力),另有还有部分中长期的政策,而这些政策的侧重点是使卡塔尔的进口和生产多元化,并加强其地缘经济关系。在实地与对外领域内,卡塔尔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通过支持农业、畜牧业和轻工业生产,贸易伙伴多样化,积累外国投资,在液化天然气领域扩张以使之保持全球领先的地位,来发展本国生产并最大程度地实现自给自足;还通过将卡塔尔的出口和投资,与那些影响全球经济和政治领域的国家联系起来,以支持卡塔尔的经济发展并加强其地缘经济关系。在这里,我想提出以下的问题:

为什么要继续执行最大限度地实现自给自足和发展本地生产的政策?

解除封锁并不意味着要放弃这些政策和已经进行了的经济改革。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应该再回到封锁之前的状态。我曾在封锁之初提到,哪怕明天就会取消封锁,这些政策都不应当有丝毫改变,因为无论是否存在封锁,这都将是最好的状态。那么,又有什么能够保证类似海湾危机的情景不会再重演呢?对其他领域的评估也同样如此,尤其是在安全和防御的领域内。

因此,像自给自足、粮食安全、发展本地生产以及其他任何与国家安全相关的战略,都不应该受到政治波动的影响,不仅不该受到我们阿拉伯地区多变的政治氛围的影响,也不应当牺牲于与任何外部势力开展的类似联合活动或项目的利益。鉴于卡塔尔的地理位置和该地区的地缘政治特性,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执行最大程度实现自给自足和自力更生的政策。

在经历了艰苦的尝试和破坏性的战争之后,欧洲人已经进入了这种成熟的高级阶段,这些形势与条件推动他们进入了一种平衡、稳定与彼此尊重的状态。

这不仅仅需要采取支持和保护本地产业和新兴民族工业的计划,使之免受外国生产商及其本地代理商的不正当竞争的影响——正如我此前曾反复提到的那样,而且还需要在解除封锁之后,保护其不受海湾生产商的竞争——尤其是对那些可被划入战略领域的商品。不可夸大在该领域内取得的成就。这就要求改革商业代理机构的垄断制度,以减少进口的垄断,并使这种改革能够支持本地产业的发展,和对消费者、进口商权益的保护。但是,这种支持和保护不应当是绝对的,而是应以取得实地成功为条件,这样才能使这些新兴行业站稳脚跟,然后再逐步取消这些支持与保护,以免我们从进口垄断走向生产垄断。

不要夸大“兄弟国家”模式

不应当夸大“兄弟国家模式”,或是对之赋予超过其承载能力的期望,也不应当在政治和国家利益的问题上进行这种毫无用处的空谈。我们阿拉伯世界的经验和证据,充分暴露了这种模式的失败。“兄弟情谊”理应用来指代个人之间的血缘和出身关联,而不应用来形容国家。欧洲人并不是兄弟,他们也不自称为兄弟。他们来自不同的种族,拥有不同的血统和语言,但是,他们愿意共同应对挑战并实现共同利益,他们在政治方面的分歧并不涉及贸易和经济的层面。

在经历了艰苦的尝试和破坏性的战争之后,欧洲人已经进入了这种成熟的高级阶段,这些形势与条件推动他们进入了一种平衡、稳定与彼此尊重的状态,进而催生了欧洲国家之间的合作,以应对挑战并实现共同利益。因此,他们的统一取得了成功,而我们却没有达到欧盟那样的成熟阶段,即便地区政权尚未意识到所需的经济和政治状况,它们也必将到来。

不要提高期望的上限与过分依赖经济一体化

此外,现在还不能过分依赖海湾经济一体化的项目,例如连接电力、供水、铁路及天然气网络的计划,以及建立海关和货币联盟等等,所有这些项目都是美好的构想,而且至今也仍然如此。早在海湾危机发生之前的几十年内,这些项目就已经失败或陷入停滞,而这种失败也与这场危机无关。相反,这种失败与海湾危机产生的根源,都在于因地方政权彼此之间不信任和遗留问题长期积累而形成的结构性问题,此外,部分海合会成员国扩大影响力与控制范围的企图,进一步助长了这种趋势。而海湾危机不过是这些结构性问题中一个突出的表现或案件,而这些问题也最终因这场严峻的危机而暴露无遗,几乎撼动了整个海合会。

由于缺乏政治意愿,海湾经济一体化遭到了失败。在这些经济一体化的项目中,如果最大的国家不能拥有控制权或成为最大的参与者,那么,它就会担心这些项目会对其影响力构成竞争,并削弱其对该地区其他国家的霸权,或是被用作施加压力的工具。这类例子很多。例如,卡塔尔天然气贸易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取得巨大的成功,却在海湾地区遭遇失败,另外,由卡塔尔天然气供能的巨型电站,其电线也无法在不通过沙特边境的情况下与科威特和巴林相连。同样,到目前为止,由于安全和技术的原因,阿拉伯海上的一座大型海水淡化厂和铁路网的连接均宣告失败,此外,由于卡塔尔和巴林的政治关系出现波动(其中也不乏来自第三方的阻力),两国之间计划铺设的一座桥梁项目也宣告失败,而海湾关税同盟的项目也一直拖延至今。

海湾统一与欧洲统一

货币联盟作为经济统一的最高峰,对当前尚且薄弱的海湾联盟而言,并不适宜。尽管海合会国家在经济上会比欧元国家具有更好的发行统一货币的能力,但是欧盟国家却成功发行了欧元,而海合会国家在这方面却遭遇了失败,具体而言,这种成功与失败的原因正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欧洲国家存在相应的政治意愿,而海湾国家缺乏这种意愿。一个国家的货币通常具有双重属性,它既是一种交换手段,同时又是国家主权的重要象征,这对具有部落竞争倾向的独裁政权而言极为重要。

此外,统一货币还需要各国放弃各自的金融政策,并采用统一的财政政策,但是,金融政策是增强经济和政治稳定的重要工具(尤其是在专制政权中),而且这些政策也同样具有主权象征的意义,因此很难抛弃它们。至于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海合会国家在决定将其货币与美元挂钩时,便已经选择了放弃。因此,对于缺乏统一经济或战略目标的海合会国家而言,统一货币和金融政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似乎已经高过了其可能产生的回报。

与欧洲的情况相反,我们还没有足够的理由来放弃本国货币和金融政策的主权和独立性,以建立统一的海湾货币。欧洲建立货币联盟的最终目标是在政治上实现突破,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建立一个在政治和防御上没有冲突的、统一的欧洲,以应对苏联和美国不断扩张的影响力,而货币统一只是实现最终目标的一个中间目标。因此,政治因素才是任何经济一体化项目取得成功的决定性因素(例如欧洲的经验),同样,政治因素也是这类项目遭遇失败的根本原因(例如海湾地区的经验)。

这些现有的条件不会改变,除非造成这些条件的环境发生了如下的变化:

  1. 不信任状态的消失,部分国家不再寻求扩大其影响力和霸权,并且各成员国的独立和主权得到尊重。
  2. 存在推动经济和政治变革的迫切需求,以推动经济和政治一体化的进程,并让成员国心甘情愿地为此付出代价。
  3. 这些国家存在统一的政治或战略目标,并以此为基础以实现共同的战略利益。
  4. 减少对石油的依赖性,并在经济多元化进程中取得进步,这将进一步推动海湾地区的经济一体化并证明其代价的合理性。

自然资源的密集与经济多元化的缺乏,消除了海湾地区对经济一体化的需求,因为在一个互不信任的环境中,在某些成员国寻求扩大影响力的趋势下,实现一体化需要付出极高的经济成本并承担巨大的政治风险,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独立与主权可能才是最好的选择。

没有任何赢家

在这场海湾危机之后,海合会国家是否会相信这样一个事实——这场较量没有赢家,所有人都为此付出了代价。部分人接受了其他人,并在认识到共同挑战和利益的基础上,使双方关系达到稳定和平衡的状态。而且,在合作的情况下可以实现的共同利益,大于在缺乏合作或充满分歧与冲突的情况下能够实现的利益。海合会国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和其他发展要素,如果加以恰当的利用,足以打造一个由世界能源巨头组成的超级经济力量。那么,现在需要怎么做呢?

建立信任

海合会国家首先必须致力于建立信任,我说的不是恢复信心,因为这种信心原本就非常脆弱。因此,我们需要的是建立信任。

你将如何说服双方的投资者相信,类似封锁卡塔尔的海湾危机不会在未来重演,并说服他们相信,他们的投资不会受到损害?海合会国家应当首先建立信任,而现在实现这项目标的最短途径和最佳方法,就是补偿受到了影响的人,因为这包括对已经发生的错误的承认和更正,以及对未来不再发生类似错误的保证。这不应被视为失败或丢脸的做法,而是为整个地区的国家与人民打造美好未来的一项投资。此外,建立海湾法院或颁布保护投资的法律,都是很好的构想,但是在诸如海湾危机之类的紧急时期,应该执行哪些机制呢?这种机制不同于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框架,正如过去发生在卡塔尔和巴林之间的边界争端。

海湾和解能够带来的好处

海湾和解将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将取决于各方恢复信心的程度,而后者又将取决于实现和解的程度,以及各方的诚意与愿意。这种信心可能非常有限,或是恢复到危机之前的水平,我并不认为,这种信心将扩大到足以使经济一体化产生最大化利益的水平。然而,信心的恢复将需要时间与实地的考验。让我们假设,这种信心能够恢复到海湾危机之前的水平,届时,将从中直接受益的行业将是原本受到损失最大的行业,例如运输、旅游业和过境贸易。假设和解进程非常顺利,那么双方的贸易、投资则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恢复。将信心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将对整个海湾体系产生积极的影响。

例如,让我们分析一下卡塔尔航空公司受到的影响。开放地区空域和机场,将给该公司产生积极的影响。它将减少长途航班的成本,并节省使用伊朗领空的年度费用,而这笔费用估计达1亿美元。此外,它还将恢复封锁期间在该地区被剥夺的市场份额,这些都将通过刺激旅游业和运输业来获得积极的反映,进而再扩大到其他经济领域的活动内。但前提是邻近的空域和机场向卡塔尔航空公司的航班开放,并降低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封锁期间就向该公司大幅提升的航空和货运成本。我们都知道,新冠疫情对全球航空业都造成了负面影响,但是在此之前,卡塔尔航空公司就已经付出了很高的代价。



相关文章

卡塔尔最近开始着手中东最雄心勃勃的军备计划之一,随着空军规模从12架战斗机增加到96架,其武装力量呈指数级增长,而且还在不断增加。卡塔尔花费数十亿美元来保护自己,其军队和海军也开始迅速扩张。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