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美国:避免崩溃

2013年12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在人民大会堂握手合影留念(美联社)
2013年12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在人民大会堂握手合影留念(美联社)

世界领先大国,美国和中国,就像是巨大的冰川,缓慢且确定地朝着碰撞方向前进。两国冷酷的冲突和竞争注定将在21世纪占据主导地位,而冷战则在上个世纪下半叶——甚至更久时间内——占据了主导地位。

因此,中美两国国家安全小组将于3月18日在阿拉斯加举行会晤,以避免对两国和世界造成严重后果的提早碰撞事件发生,此举是适宜之举。

此前有报道称,两国政府甚至在高级别会议框架上都未能达成共识,这对会晤结果而言不是一个好兆头。北京认为这是“战略对话”的开始,但拜登政府要求召开这次会议,并认为这只是一次性活动,有可能使中国注意到两国之间的分歧。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对外交用语的误解。但实际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希望大国关系正常化,以成为引领全球的G2成员国,而拜登总统则希望中国缓和其战略姿态,并降低其最终目的,此后,才能恢复中美关系,而在前总统特朗普时代,两国关系就已经开始恶化。

实话实说,在奥巴马政府执政的八年中,这种关系也不是完全正确的。尽管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与北京保持了文明语气,并欢迎一个建设性、负责任和强大的中国,但奥巴马“向亚洲致敬”实际上是遏制中国崛起的认真尝试。

但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削弱了奥巴马的遏制战略,他毁掉了庞大的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包括12个国家,占世界经济总量40%,而且有可能与中国在非洲大陆上的实力背道而驰。

取而代之的是,特朗普接受了民粹主义的民族主义路线,指责中国通过不公平贸易做法“盗窃”和“强奸我们的国家”,并奉行提供交易和威胁制裁的双重政策,但北京绝不是听命于“胡萝卜加大棒”的蠢驴,四年后,随着中国从未停止在东南亚的扩张,特朗普战略似乎带来的痛苦大于收获。

与此同时,特朗普2020年将五角大楼已经庞大的预算增加到7380亿美元,而随着紧张局势的加剧,特别是在中国南海的紧张局势怎增加,习近平急于完成现代化和扩大中国军事实力。

在这种冰冷背景下,华盛顿加剧了对中国的批评。

美国声称中国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虐待和对香港的吞噬,并声称警告中国可能发生军事入侵和吞并台湾。

华盛顿还批评北京对地区稳定构成的总体威胁,及其在战略资源丰富的南海地区的“剑拔弩张”举动。

与从同时,美国还声称中国整体侵犯人权行为、窃取知识产权、货币操纵和网络攻击。

但是,在北京,几乎所有的这种愤慨都被置若罔闻。鉴于其在中东地区的恐怖记录,中国认为西方国家最没有资格宣扬少数民族权利、尊重国家主权、网络安全和军事扩张问题。

更重要的是,所有这些相互指责行为实际上都是症状和借口​​,而不是美中摩擦的真正根源。

造成冲突的真正原因在于,中国断然崛起为一个区域强国,正在逐步重塑亚洲的权力结构,以及美国试图在中国成为其竞争对手或真正的世界大国之前遏制其影响力。

从拿破仑战争到世界大战再到冷战,过去两个世纪的地缘政治及其悲剧,很大程度上是由占统治地位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冲突造成的。

长久以来被认为是“沉睡的狮子”的中国终于醒来。而且,尽管习近平强调中国是“和平、友善和文明的狮子”,但其轰鸣声已经震撼了敌人和朋友。

中国正迅速采取行动,占领世界权力结构领导者所认为的“应有之地”,而美国却无能为力。

中国旨在通过其庞大的“一带一路”倡议建立全球经济关系网络,从而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与此同时,中国还建立了各种多边机构和金融机构,例如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NDB)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以与西方为主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竞争。

国家主席习近平认为,中国早已摆脱了重压,现在是“使中国再次变得强大”的时候了。毕竟,在整个5000年历史中,中国都是强大的大国。

经验丰富的拜登非常了解这一点,并且似乎完全意识到了未来的重大挑战,拜登政府已经将中国列为美国的头号国家威胁。

拜登也迅速采取行动,将包括奥巴马时代“亚洲枢纽”架构师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等亚洲事务专家,纳入他的国家安全团队,坎贝尔担任新设立的“亚洲沙皇”职位,旨在拜登执政初期应对中国挑战。

美国总统试图通过有效遏制战略来减缓中国影响力的不断上升和扩大。而且,与此前总统有所不同,拜登知道美国不能孤军奋战,直到美国需要其亚洲和欧洲盟友为之拼命。

拜登于3月12日与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领导人召开了视频会议,此举可能是迈向“亚洲枢纽2.0”的第一步。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和国防部长本周在日本和韩国进行的后续会议,也为有效的新大战略奠定了基础。

但这可能仍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因为在颠覆性的特朗普总统任期内,其中一些盟友已开始与强大的中国建立自己的外交关系。例如,欧盟在拜登就职前三周与中国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面投资协定》。

此外,美国总统肯定会面临更大的挑战,因为他似乎已决定同时对中国和俄罗斯采取行动,这将有助于使两国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2014年3月,西方国家因对其在乌克兰的军事干预和对克里米亚的吞并而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中国当时对俄罗斯实施了救援,西方国家实施制裁仅两个月后,中国就出手援助,与莫斯科签署了价值4000亿美元的天然气管道协议。

乌克兰所经历的事情使台湾人民感到担忧,他们担心自己也将面临相同命运。

中国希望台湾平和顺利,但毫不掩饰其在必要时以武力彻底解决台湾问题的决心。拜登上台仅几天后,中国就发出警告称,如果台湾寻求“独立”,中国将对其发动战争,自1949年内战结束以来,台湾与中国大陆就开始分治。

所有这些导致对似乎不可避免冲突结果产生某种悲观情绪,但这并不一定要以悲剧告终。

亚洲和其他处于重大危机中的大国,例如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和巴西,没有选择支持其中一方,这些国家必须团结起来,阻止美国和中国通过野蛮手段解决分歧。

像美国和中国这样的大国不能被权力所信任,也不应该将全球安全予以委托。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