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翻开新一页 拜登政府政策在以色列大选中有何体现?

内塔尼亚胡和他的妻子萨拉希望赢得两年内的第四次选举(半岛电视台)

在以色列两年内进行的三次议会选举中,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收到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送出的许多礼物,而内塔尼亚胡在此期间一直无法组建稳定的政府联盟,以确保他避免因腐败指控而面临的审判,如今,随着拜登就职美国总统控制白宫,以色列即将进行第四次议会选举。

特朗普送给内塔尼亚胡的礼物种类繁多,无论是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还是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至耶路撒冷,还是华盛顿承认以色列对被占领叙利亚戈兰高地的主权。

此外,巴勒斯坦问题是送出礼物的主要重点,因为特朗普试图通过“世纪交易”来清算巴勒斯坦问题,关闭巴解组织驻华盛顿办事处,围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否认两国方案,此外,根据《亚伯拉罕协议》,启动特拉维夫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正常化进程,以对以色列有利的方式解决巴以冲突。

最后一件礼物

尽管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失败,但他并没有停止送礼行为,之后,特朗普离开白宫,以色列宣布议会解散并准备进行第四次选举,被判有罪的间谍乔纳森·波拉德(Jonathan Pollard)从美国抵达以色列,这是送给内塔尼亚胡的最后礼物。

随着美国就巴以冲突问题回归至其传统政策,坚持两国方案,并回归就伊朗核问题进行对话,分析人士一致认为,内塔尼亚胡将在定于3月23日举行的以色列议会选举之前寻找到自我,他被迫面对华盛顿新政策危机和战争声明。

分析人士认为,所有迹象都表明美国外交政策将发生变化,这与前总统奥巴马所奉行政策有些相似,内塔尼亚胡强烈反对这一政策,因此,内塔尼亚胡当时与白宫发生了冲突和对抗,据预计,内塔尼亚胡和拜登之间可能很快会重复这种情况。

无限干扰

以色列记者约夫·斯特恩(Yoav Stern)认为,盟国之间关系中应普遍存在的正常状况是不干涉其内政,包括选举,在特朗普任职期间,华盛顿与特拉维夫内塔尼亚胡政府之间普遍存在相互干涉。

约夫·斯特恩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特拉维夫和华盛顿之间的关系特点是,无限地干涉两国内部问题和政策,无论是特朗普在不到两年的三次以色列议会选举期间向内塔尼亚胡赠送的礼物,还是为以色列军队袭击叙利亚亮绿灯,还是协调对伊朗核计划的升级。

约夫·斯特恩指出,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联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国家领导人和领导人之间得到了加强,并强调指出,通过这种联盟关系,他们故意为彼此个人利益和政治考虑,每种选择都是出于个人利益和政治考虑,这是特朗普确立的一种方法,因为他明确表示支持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这是对先前选举的空前干预。

内塔尼亚胡和拜登

但是,随着拜登重返白宫,斯特恩排除了延续这种做法的可能性,并排除了两国对内部问题的偏见和干涉的可能性,他并指出,拜登总统正在努力恢复两国关系进程,并致力于恢复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打破的所有外交关系原则。

关于拜登政府领导人就中东、伊朗核问题和巴以冲突发表的声明,斯特恩认为,“这表明与特朗普采取的政策形成鲜明对比,美国政策方向发生了根本变化。”

斯特恩解释说,拜登政府正在与以色列人民和巴勒斯坦人民进行对话,甚至是与伊朗人民进行对话,但在此之前,“他们正在致力于确定指导外交政策和优先重点阶梯的指南针。”

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赠予、礼物和个人同盟(以色列媒体)

得与失

斯特恩表示,鉴于传统的美国外交路径从以色列角度出发,为了将白宫政府的变更和以色列的选举得失联系起来,特拉维夫和华盛顿的所有政党,甚至地区性的国家都知道,美国确定新中东政策将花费数月时间,这与特朗普的做法有所不同,因此,从特朗普偏袒中受益的人将是失败者。

斯特恩强调称,除伊朗核问题之外,内塔尼亚胡在所有问题上都可能与华盛顿新中东政策保持一致,因此,这位以色列记者不排除内塔尼亚胡在大选之前引发与华盛顿外交危机的可能性,以向以色列选民表明,他是唯一应对拜登和伊朗的领导人,也是唯一保护以色列的领导人,使德黑兰免受任何新伊核协议的影响。

政策和问题

另一方面,专门研究以色列和中东外交政策的以色列“米特维姆”研究所所长尼姆罗德·戈恩认为,有人认为,特朗普近年来——特别是在以色列大选期间——送给内塔尼亚胡的礼物,可以看作是对特朗普时代美国外交议程的夸大和更新。

尼姆罗德·戈恩解释说,内塔尼亚胡通过提升自己在以色列和地区的地位,作为另一个层次的领导人和外交官,从而在选举活动中利用了特朗普的外交支持,并指出,内塔尼亚胡还从欧洲和国际各国领导人那里获得了其他礼物和特权,特别是获得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和睦与特权。

戈恩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将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合作与相互干涉关系称之为个人同盟、紧密关系和伙伴关系,这样就可以制定出连贯一致的外交议程,并在该地区甚至是特拉维夫和华盛顿内部将事实强加于人,这是与拜登政府相碰撞的说辞与议程,试图解除该议程,并重返美国外交政策的传统历程。

以色列分析家预计拜登与以色列关系将恢复到先前状态(欧洲通讯社)

冲突与选举

特朗普不但提供了很多礼物,而且还干预了以色列大选,以确保选举结果有利于内塔尼亚胡,而后者正面临腐败指控,这位以色列研究所所长则表示,拜登正在远离,不会干涉即将举行的以色列议会选举,并遵循美国此前政府的做法,即与以色列所有政党保持距离。

戈恩表示,“尽管这一立场对白宫来说是中立的,但美国新政府的领导人向以色列人阐明了其对地区冲突的立场,并表明美国将重返伊核协议,并支持两国方案,以解决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这是美国此前政府所支持的立场,关于以色列,其完全接受了内塔尼亚胡的叙述。”

戈恩将拜登政府对以色列大选所持的中立立场归因于以下事实,即竞争存在于右翼阵营,其就迫在眉睫的地区性问题所持议题、议程和立场并没有区别,拜登、内塔尼亚胡及以色列右翼集团在这些问题上所持立场存在差异,而中间派和犹太复国主义左翼阵营不断退缩,中间派或左翼阵营中的任何人不太可能成为以色列下届政府领导人。



相关文章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拜登政府希望降低中东地区在其外交政策优先事项中的地位,并将工作重心放在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冲突之上,以及对欧洲稳定、气候问题的关注之上。

Published On 2021年2月27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