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对土耳其境内恐怖主义问题的矛盾立场

(路透社)
(路透社)

土耳其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卢在上周参与电视节目期间展示了部分文件与证据,表明一位来自土耳其人民民主党的议员,曾保证让一名库尔德青年加入恐怖主义阵营。但此事发生在人民民主党成员身上并不奇怪,因为该党与库尔德工人党之间的密切关系在土耳其无人不晓。因此,苏莱曼·索伊卢记录此事的目的,并不是要说服土耳其舆论接受这一事实,而是想揭露美国和欧洲在土耳其境内恐怖主义问题上的立场有多么矛盾。

苏莱曼·索伊卢再次向所有人透露,土耳其人民民主党及其成员、总部、领导人,就像是为库尔德工人党招募武装人员并为其活动提供资金的机构。这些文件还表明,欧洲是如何对人民民主党向恐怖主义提供的财务和后勤支持视而不见,反而批评土耳其关于任命新官员负责那些被人民民主党在公平选举中赢得的城市的决定。

掩盖这两个实体之间的关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特别是母亲们在迪亚巴克尔要求人民民主党的负责人,将她们被库尔德工人党绑架并送入山上军营内的孩子送回。所有这些孩子在被送往山里的库尔德工人党队伍之前,都被带到了人民民主党下属的总部。

那么,努拉丁究竟是被恐怖组织囚禁,还是说他也是参与绑架上万名无辜库尔德儿童上山的责任人之一?这位母亲从迪亚巴克尔发出的信息,无疑突显了这样一个矛盾。

土耳其人民民主党本应是一个政党,但它却为已被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组织招募活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无视近200个家庭的呼喊与哭泣,同时却要求释放萨拉丁·迪米尔塔什,后者被控煽动暴力并散布仇恨言论并导致55人丧生。或许部分人员认为,迪米尔塔什是由于其政治观点、思想或是反对意见而被捕的,但是,监禁他的真正原因,是他支持已经夺去数百人性命的恐怖组织,而这项罪名已经获得了证据支持。

为回应萨拉丁·迪米尔塔什的母亲关于释放其子的要求,一名儿子被人民民主党绑架并交给库尔德工人党的母亲表示,“萨拉丁·迪米尔塔什现在由于受到指控而被关在国家的监狱内,请他的母亲呼吁恐怖组织释放被库尔德工人党囚禁的、得到不任何保护或保障的努拉丁,而不是要求释放根据国家法律而享有全部权利的萨拉丁·迪米尔塔什。”

那么,努拉丁究竟是被恐怖组织囚禁,还是说他也是参与绑架上万名无辜库尔德儿童上山的责任人之一?这位母亲从迪亚巴克尔发出的信息,无疑突显了这样一个矛盾。

或许在这场黑色幽默中,最显眼的问题就在于这样一个矛盾:人民民主党在公开层面上呼吁摒弃暴力和法西斯主义,并要求自由和民主。这些主张符合该党在美国和欧洲盟国内的利益,西方国家希望为该党营造一种争取救赎和自由的政党形象。而事实上,库尔德工人党奉行的恐怖主义不仅仅针对个人,而且还针对话语、观念和思想。人民民主党对民主、权利和自由的歌颂,掩盖了它的法西斯主义行径,而法西斯主义行径已经演变为一种常规文化。在这样的文化内,上述所有响亮的字眼都没有任何存在的空间。

库尔德工人党对民主的赞颂不断加剧,正是问题的症结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多的话语掩盖了真实的意义”。在讲话中对民主的这种夸张赞颂,掩盖了其中的许多谎言,因此,他们谈论的民主越多,他们就离民主越远。

人民民主党一直赞美民主,甚至建议土耳其实行地方自治,该党声称将提供一种更为民主的治理模式,但事实上却采用了一种非常矛盾的做法:它允许自己拆除居民住宅、在城市中心挖掘壕沟,进行为期数月的战时训练,打乱居民的生活节奏,并将居民的生活变为炼狱。但是在国际舞台上,他们却称所有这些做法是为了“在专制之下恢复主权”。

人们不禁会问:库尔德工人党在实施这些虐待罪行时遵循了哪一种民主程序?它是否会因发动战争而举行全民公决?它在挖掘壕沟之前是否征求了人民的同意?它侵犯居民住宅、拆除房屋墙壁并在其中修建通道、掩体和弹药库,这些做法都是为了让人民参与民主过程吗?毫无疑问,库尔德工人党的这些做法和侵犯行径都与民主无关,也无法实现任何自治基础或政治,它们只会带来暴力的阴影。

今天,那些批评国家为人民民主党赢得的市镇更换领导人的声音,无视了库尔德工人党对该党工作的干预和对其决策的影响,无视该党将资金和精力都用于招募武装人员。长期以来,土耳其都在与恐怖主义作斗争,并根据自己的自卫权捍卫民主免受这些威胁。因此,国家并没有任由恐怖组织为这些市镇任命领导人,而是任命了其他的官员,在服务人民利益的框架内管理这些市镇。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