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制度而非慈善将终结“疫苗种族隔离”

2021年2月18日,在英国伦敦新冠疫情爆发期间,一名卫生工作者在韦斯特菲尔德斯特拉特福德市购物中心的疫苗接种中心准备用于接种的阿斯利康新冠疫苗针剂(路透社)
2021年2月18日,在英国伦敦新冠疫情爆发期间,一名卫生工作者在韦斯特菲尔德斯特拉特福德市购物中心的疫苗接种中心准备用于接种的阿斯利康新冠疫苗针剂(路透社)

上周晚些时候,地球上最强大国家领导人似乎已经感染了国“国际主义”,在英国主持的七国集团会议召开之前,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呼吁加快疫苗的开发,并呼吁向确保全球范围内公平分配新冠疫苗的COVAX计划提供更多支持,约翰逊表示,“世界的希望落在科学家肩膀上”。

在召开会议前夕,法国总统马克龙呼吁富裕国家立即将其疫苗的5%捐赠给非洲,并警告说,“我们正在允许这一想法付诸实施,即数亿剂疫苗被供应给富裕国家,我们不是从贫穷国家开始。”

约翰逊和马克龙提出的问题只是太现实了,联合国明确表示,迄今为止,所有被接种的新冠疫苗中的75%仅出现在10个国家和地区,与此同时,有130个国家没有足够数量的疫苗,通过囤积疫苗和绕过新冠大流行的国际解决方案,七国集团创造了疫苗种族隔离。

允许新冠病毒在某些国家不受限制地传播将促进更多的突变,其中有些突变甚至在疫苗剂量充足的国家也可能破坏疫苗的效力。但是约翰逊、马克龙和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的“国际主义”,实际上是由另外两个愤世嫉俗的动机所驱动。

首先,随着中国和俄罗斯在全球范围内分发自己的疫苗,七国集团担心他们将输掉外交战争,从长远来看,这会削弱他们对全球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其次,对疫苗分配不平等的愤慨正迫使许多世界领导人和专家支持印度和南非在世贸组织(WTO)提交的针对治疗新冠肺炎产品的暂时豁免建议,并呼吁允许疫苗大规模生产。约翰逊和马克龙是知识产权制度的坚定支持者,这种知识产权制度对本国制药业有利,他们决心克服对大型制药公司利润的任何挑战。

从这点出发,七国集团的建议目前还不能满足世界的需求。约翰逊的誓言无非是侮辱,英国——已经订购了超过本国人口所需疫苗数量很多倍的疫苗——只是在绝对确定他们永远不需要这些疫苗情况下,才会在未来某个时刻提出贡献多余的新冠疫苗。

乍一看,这似乎是最糟糕的慈善形式——仅在确定不再穿衣服时才捐出一些旧衣服。但实际上,这甚至都不是慈善事业,因为约翰逊似乎误解了“捐赠”一词,实际上,约翰逊可能会向低收入国家收取英国捐赠费用。

2月26日召开的Zoom视频会议中的主要问题是专利制度,在南非和印度带领下,许多发展中国家提出了一种真正的解决方案,2月28日,非洲联盟的55个国家也加入了该方案,要求暂时放弃与新冠疫情相关的疫苗、治疗和防护设备专利条款的有时限豁免,如果这些药物背后技术被公开共享,则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大量生产。从目前情况来看,专利制度意味着即使是主要的疫苗生产商也很少生产我们都急需的这些产品。

在接下来几周内,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将在世界贸易组织会议上就这个问题再次抗衡,对于那些在2021年之前购买了大部分疫苗的国家来说,这是最伪善的做法,告诉那些不太富裕的国家,如果没有大企业的明确授权,他们就无法生产自己的药物,他们的论点集中在创造创新激励的必要性上,但这是无稽之谈,因为新冠疫苗主要是用公共资金生产的,如果出现任何问题,公司将获得赔偿。

真正危在旦夕的是利润,去年,Big Pharma公司高管通过迅速膨胀的公司股票卖出了10亿美元,在完全由公共资金制造疫苗基础上,Moderna高管占了其中大部分。辉瑞预计今年将减产150亿美元的疫苗,利润率将超过25%。

自1990年代以来,辉瑞等企业创建了全球专利制度,就已经破坏了世界应对突发卫生事件的能力。在艾滋病毒/艾滋病危机期间,辉瑞在非洲造成了大规模的死亡和痛苦,那里数以百万计的人无法获得药品,因此,大型制药公司的垄断地位将得到保护。从那时起,全球发展中国家已经被排除在众多重要药品定价系统之外。现在,其负责将世界划分为两个阵营:正在迅速为自己民众接种新冠疫苗的国家,以及多年都没有机会获得免疫的国家。

现在是结束专利制度时候了,即使需要时间,我们也需要基于协作和共享来构建全球卫生系统。如果我们能够克服世界上最富有人群的反对,那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七国集团的慷慨捐助让我们不为所动。全球发展中国家不需要慈善,其需要七国集团国家放弃对取消制度的反对立场,而这些制度规则使得获利的重要性超过挽救生命重要性。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