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该如何阻止特朗普重返白宫?

2021年1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当选总统乔·拜登的就职典礼开始前离开了白宫 (路透社)
2021年1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当选总统乔·拜登的就职典礼开始前离开了白宫 (路透社)

在经历了前总统特朗普执政的四年混乱之后,美国新一届政府承诺将为国家带来团结,并为所有美国人工作。民主党人希望这将是特朗普政治的终结,然而,在特朗普本人暗示将组建一个新的政党——“爱国者党”之后,这种想法可能已经很难现实。

这个政党可能会进一步刺激那些伺机而出的候选人在我们国家的民主制度中制造分裂与不和,以试图获取总统大权。我们当前的经济状况,包括停滞不前的工资、对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的破坏以及失控的不平等,这些都正在给数百万容易被特朗普式人物所蛊惑的美国人造成巨大的问题。

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和仇外言论并不是他上台的唯一原因,但是这种意识形态的确帮助沮丧的白人工人阶级为其所处的经济困境找到了“祸首”。民主党人有机会击退特朗普未来的总统竞选,并通过推行进步的经济议程来重新赢得选民。

美国人渴望经济变革,因为即使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情况对他们而言也不是很好。在2019年,近69%的美国人只拥有1000美元甚至更少的储蓄,近40%的美国人时薪不足15美元,此外,还有近五分之一的学生债务被拖欠,数千万美国人没有任何退休储蓄。

这种惨淡的经济现实使大多数美国人相信,他们的孩子会比他们过得更惨。

民主党领导人更愿意相信是激进保守派促成了特朗普的崛起,但事实是,过去30年来,民主党领导人讨好华尔街和大型企业、出卖劳工运动、支持向海外输送数百万就业机会的自由贸易协定,这些也推动了特朗普的崛起。

这使许多美国人相信,民主党不再代表他们的需要。现在,民主党人有机会扭转这一信念,让数百万美国选民再次认同并投票支持民主党。

危机时刻——例如我们现在所处的新冠疫情、经济衰退和气候变化——也可能是推进早就应该进行的大胆政策改革的机会。由于民主党人现在掌握着总统、参议院和众议院三大权力,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除了他们自身的组织混乱以外,去接手大企业和超级富豪的权力。在过去的30年内,这些人的财富和权力不断增长,而绝大多数美国人的净财产却在不断下降。

从2008年的总统选举和经济危机中汲取的教训,应该成为民主党人在当前如何展开行动的关键参考因素。回到2008年,民主党同样控制着总统、参议院和众议院的三大权力,但是却面临着由华尔街和银行“巨鳄”的贪婪所引发的经济崩溃。

但是,华尔街和大银行却没有遭到清算,反而得到了救助,进而激怒了数百万美国人。此外,民主党领导人还浪费了宝贵的时间,以试图争取温和派的共和党人加入他们的议程。

奥巴马总统的两届任期应当教会我们,现在不是与共和党领导人谈判的时候。这些人挟持了奥巴马任命新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权力,并拒绝提高最低工资水平,还给亿万富翁和全球大型企业提供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税收优惠。

现在,是时候推动美国所需要的经济变革了,同时还要减轻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家庭所承受的压力,以帮助经济走出当前的衰退与困境。为此,民主党人必须采取以下措施。

首先,他们必须将最低工资水平提高至每小时15美元,这将使数千万美国工人得到急需的加薪,以增加开支、发展我们的经济。近67%的美国人支持将最低工资提高至这一水平。

第二,他们必须取消学生债务,这将允许数百万美国人买房、创办小型企业,从而帮助我们实现经济增长。

第三,他们必须建立普遍的儿童保育,这将支持数以千万计的工薪家庭,并使数千美元回到这些家庭手中。在大多数州内,将孩子送到托儿所需要的开支都超过了大学所需的教育费用。

第四,他们必须通过保护组织权益法案,这将保证美国工人加入工会的权利。从历史上看,没有什么能比强大的劳工运动对中产阶级的发展更为重要。

这些经济政策得到了大多数渴望实现真正变革的美国人的支持。在华盛顿掌握权力,必须成为破除特朗普政治及其植入的分歧的第一步。

建立团结需要践行广泛的经济议程,以改变美国境内各色人种的生活。没有什么能比民主党人致力于带来美国人民所需的大胆经济改革,更能让像唐纳德·特朗普、米奇·麦康奈尔或特德·克鲁兹这样的共和党人对自身的政治前途感到担忧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苏珊·柯林斯当地时间4日再次当选,如果国会继续分裂,无论谁赢得总统大选,这都会减少民主党重新获得参议院多数席位的机会,并预示着华盛顿将面临艰难的4年。

2020年11月5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