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与审视|巴勒斯坦人需要选举吗?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人准备在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统治范围内举行立法选举,然后再举行总统选举。在多年的拖延、回避、争吵与相互指责之后,以法塔赫和哈马斯为首的巴勒斯坦力量,终于在埃及的主持下就此事达成了一致,但是为什么呢?巴勒斯坦人为什么要举行选举?这是他们为克服自奥斯陆协定以来一直深陷的巨大僵局所需要的吗?巴勒斯坦事业日益增加的损失需要进行选举才能得到弥补并重新崛起吗?这些选举到底是将为巴勒斯坦人民的最终救赎打开一扇新的大门,还是会为他们打开另一扇充满折磨与痛苦的大门?

即将举行的选举并不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当务之急,在最好的情况下,这场选举将仅仅是一场空洞的政治和行政活动,是一笔错置的昂贵的财政支出。这场选举将不会对解决巴勒斯坦人民的危机发挥任何作用,也无法使巴勒斯坦事业摆脱当前的困境。

更加严重的错误!

在埃及的主持下,各方最终决定在今年夏天举行巴勒斯坦大选,而各党派内部的官员开始伸长脖子想要确认他们在下一届当局的版图上的地位,但是,正如15年前举行的第一届总统和立法选举那样,这也将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而且,出于多个因素,再次举行选举将是比前一届选举更加严重的错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包括:

1.缺乏国家

举行选举是稳定的主权国家的任务之一,而巴勒斯坦的各大政治力量已经同意诉诸选举基金会来行使权力并选出人民代表。巴勒斯坦仍然是被占领的地区,适用于其他国家及其人民的事情,并不适用于巴勒斯坦及其人民。巴勒斯坦人口超过1400万,其中一半生活在巴勒斯坦境内,另一半则分散在境外。对于居住在被占领土上的一半巴勒斯坦人而言,他们事实上几乎完全受到以色列占领当局的猛烈冲闯、袭击、杀害和逮捕。此外还有根据奥斯陆协定而处于犹太复国主义占领当局完全管辖之下的巴勒斯坦土地,占领当局可随时对其发动攻击,并在这些土地上实施包括吞并、没收、抢劫、纵火和破坏等一切它想要实施的罪行。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组织选举只是一个徒劳无用的过程,还将消极影响巴勒斯坦事业所面临的实际僵局并增加其复杂性。

2.国家结构的脆弱性

当前的巴勒斯坦国家结构正处于最为糟糕的状态,这是由于党派和思想动员的深入导致了国民教育的缺失,还有长期持续的巴勒斯坦分裂状态,而且为弥合裂痕而付出的内外努力均宣告失败,此外,自十年来的媒体报道也扩大了裂痕,并使分歧越来越严重。

民族凝聚力的缺乏导致了国家结构的脆弱性,意识形态和党派狂热主义不断加深,尤其是在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迄今为止,二者不仅未能弥合裂痕,还导致很多问题成为了优先于从占领中解放巴勒斯坦民族的问题。这种情况意味着巴勒斯坦至今仍然没有建立国家,巴勒斯坦人也至今无法拥有自己的家园。霸权运动仍然存在,并在实地对土地和人民进行瓜分,这些运动的解放计划各不相同,其党派利益凌驾于巴勒斯坦土地、人民及家园的利益。位于约旦河西岸的法塔赫当局拘留哈马斯的人员,而位于加沙地区的哈马斯当局,也拘留了法塔赫的人员,而且双方未能进行囚犯交换行动,这难道不是非常丢人而且难堪的事情吗?

3.各个派系的军事化

目前位于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境内的巴勒斯坦各个派系,均拥有巨大的军事武器库,特别是法塔赫和哈马斯这两大组织。一旦这些武器库的目标从共同敌人犹太复国主义者占领当局,因巴勒斯坦内部不同派别之间存在的直接利益冲突而转向自己人时,这就将对巴勒斯坦事业构成巨大的威胁。而这种利益冲突可能是由许多内部和外部因素造成的,其中就包括在这样的情况和气氛之下举行选举。在部分阿拉伯国家内——例如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为了争夺权力,杀人机器已经启动,而巴勒斯坦的情况也已经相距不远。

4.令人痛心的事实

令人痛心的事实是,生活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内外的巴勒斯坦人民,从很大程度上处于巴勒斯坦的事实领导之下,而这种领导权由“法塔赫”和“哈马斯”分享,二者自十多年以来,就一直在被占领土内分享权力,此外,也分享有关管理散居巴勒斯坦人事务的权力。巴勒斯坦问题年复一年地得不到解决,直到现在,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仍在拉姆安拉执行其统治权,至今没有举行选择,也没有立法委员会;而伊斯梅尔·哈尼耶则控制着加沙地带,迄今尚未举行选举。但是他们具有地区和国际关系以确保其获得必要的政治合法性,并为其提供足够的财政支持,那么,在大选后这种现实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当前巴勒斯坦困境中的优先事项

由于上述原因及其他一些原因,我认为,即将举行的选举并不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当务之急,在最好的情况下,这场选举将仅仅是一场空洞的政治和行政活动,是一笔错置的昂贵的财政支出。这场选举将不会对解决巴勒斯坦人民的危机发挥任何作用,也无法使巴勒斯坦事业摆脱当前的困境,因为巴勒斯坦人民当前所处的困难处境,并不在于他们缺乏政治代表,而是由于他们艰难的生计和福祉,以及生活环境受到的封锁,由于他们在多年的苦难中不断继承和扩大的问题,也由于新一代的巴勒斯坦人——他们在痛苦、仇恨和沮丧中长大。

为应对巴勒斯坦困境,我们的当务之急如下:

1.结束分裂

结束“法塔赫”和“哈马斯”之间的分裂不再是两者的选择,而是一项强制性的要求,巴勒斯坦事业中不应存在这样的分裂。不幸的是,这种分裂已经持续了很多年的时间。我认为,必须开启一场巴勒斯坦思想文化运动,以迫使这两个组织结束当前的分裂。

2.在从占领中解放民族的计划上达成共识

在有关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政治方案中,巴勒斯坦各派别之间的这种分歧不应再持续下去,因为没有共同的民族解放计划,就无法在摆脱犹太复国主义占领的道路上取得进步。各派别之间的政治观点可以有所不同,但是民族解放计划必须是一个统一的共识,并得到巴勒斯坦所有派系及其民众基础的一致认同、支持和援助,同时,还要彻底阻断任何派系或任何个人旨在偏离该计划的声音。但令人遗憾的是,这项呼吁已经存在了多年,却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这种分裂,它已使巴勒斯坦事业变成了两个事业,使解放计划变成了两个计划,同样还使巴勒斯坦的苦难变成了两倍的苦难。

3.恢复巴勒斯坦事业

巴勒斯坦事业在阿拉伯、伊斯兰和国际舞台上均丧失了许多的政治和群众动力,其中的原因有多重,包括部分阿拉伯国家内“阿拉伯之春”的后续影响以及随之而来的衰退,还有巴勒斯坦内部分裂的持续,世纪交易,以及部分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进入关系正常化的进程……要恢复该事业,就需要先恢复一个富有思想和创造力的组织。巴勒斯坦事业及其人民的生活,与世界上其他国家和人民的生活不同。巴勒斯坦曾是世界的中心,也是冲突与稳定的焦点,在它从占领中被解放出来并重新获得权利之前,这个问题不应平静下来或安定下来。

4.构建民族身份

巴勒斯坦的民族认同继续陷入令人恐惧的大范围空白之中。由于党派、派系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异,以及缺乏负责培育巴勒斯坦人的国家机构,巴勒斯坦人无论在归属感,还是在对过去、现在、将来及冲突的理念和看法上都并不统一,在国家政治、社会、经济、知识和文化组成部分,在平等、权利和义务方面也是如此。

这些巴勒斯坦事业的优先事项,都无法通过立法或总统选举来解决,而是需要出现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最终将由组织好优先事项、拥有明确愿景、朝着正确道路前进的领导者来创造。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巴勒斯坦政治家马尔万·巴尔古提(Marwan Barghouti)被视为第一次起义和第二次起义的领导人,因五项罪行被判处无期徒刑,目前正在以色列监狱服刑,他计划参加即将举行的巴勒斯坦总统大选意图震撼了巴勒斯坦政治舞台。正如最近的民意测验所表明的那样,如果马尔万•巴尔古提竞选并获胜,他的胜利将重塑巴勒斯坦问题,并将对以色列的占领产生重大影响。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