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K街上的游说集团:民主在美国就这样被售出

K街是华盛顿特区中心最重要的街道之一 (法国媒体)
K街是华盛顿特区中心最重要的街道之一 (法国媒体)

只需打开任何一个受欢迎的招聘网站,并进行为时几分钟的搜索,就足以让我们全面了解美国游说界及其近年来发生的变化。

在招聘网站Linkedin或Indeed上,输入“游说者”一词进行搜索,浏览器页面便将向您展示数百个不同名称的工作,其中出现最多的就是“立法协调员”和“政府关系事务总监”。

这些职务的职责和任务包括“通过分析数千条法律并向高层管理人员提供有关当前和未来政治趋势的信息,以支持该公司向联邦及地方政府施加压力”。

在某些情况下,这些职位需求应聘者至少在参议院或众议院的各大委员会内拥有3年的工作经验,或拥有在国会议员办公室内工作的经历,这类职务的平均年薪从6万美元至9万美元不等。

而由军事工业公司提供的政府关系事务总监的职位,则更为重要,因为其任务包括确认联邦政府及相关机构在规划中提供的机会,与政策制定者及立法者建立并保持长期关系,并向他们提供公司领域中必要的数据和信息。

其任务还包括提出有关联邦预算、国会资金以及与企业相关的所有立法的意见和展望,并与公司确立的优先事项和价值观保持一致,而该职位的年薪则往往不低于15万美元。

这些职务反映了不同公司和机构团队中专业“游说者”的任务概况。由于美国经济性质发生的巨大变化,这些职务的性质以及与之相关的任务也在过去几年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华盛顿K街上的一个十字路口 (法国媒体)

像Facebook、谷歌、亚马逊和苹果这样的公司,不再仅仅寻求新员工以实现技术开发和创新,也不再仅仅吸引最优秀的程序员和工程师,这些科技巨头的招募范围已经出现了巨大的扩张,并竞相吸引那些与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各大委员会存在牢固关系的政府关系事务总监或立法专家。

这些公司及其他公司都在华盛顿设立了庞大的办事处,并雇用了上百名具有政府工作经验的人员来完成公司的游说任务,其目标就是国会议员以及相关部委与政府机构的官员。

游说集团的活动并不仅仅限于各个公司和机构内的工作人员,而且还包括了其他多种形式的存在。

利益集团

这些是指在华盛顿具有影响力的团体或机构,它们花钱大量资金以维持这种存在,并在美国的决策过程中发挥影响力。美国商会就是利益集团中最重要的代表之一,该组织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912年,自那时起便一直致力于通过其员工直接支持有利于公司和私营企业的立法及政策,并支持减税、简化政府手续,支持自由贸易协定,援助立法以及简化移民程序。

游说公司

这些是私营和专业公司,旨在通过与美国客户(公司、协会与工会)或外国客户(机构或国家)签订合同来获利。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游说公司会迫使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推动出台符合其客户利益的政策和立法,以换取“巨额”资金。

旋转门现象

这是一种与美国游说活动相关的现象,体现为前政府官员或国会议员退出并进入游说公司工作,并在多年之后再次回到政府或国会工作,而且这种现象能够不断反复,它可以通过直接网络并利用个人和私人关系来完成客户任务。

Akin Gump是K街上20家最大规模的游说公司之一(路透社)

例如,美国前民主党议员阿利亚娜·罗斯便在2019年退出政治工作后,加入了一家游说公司。

她自1990年开始在众议院内担任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地区议员,并在2019年退出政治工作后,立即加入了著名的Akin Gump游说服务公司。

在众议院任职的漫长岁月中,阿利亚娜曾担任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这使她建立起了广泛的关系网络,也成为了她吸引著名游说公司关注的最重要的资本。

K街与美国游说的起源

K街是华盛顿特区中部最重要的街道之一,现在已被用作游说者和游说公司的代名词。

从历史上看,许多游说公司都以K街为总部,但是这种情况在最近几年却发生了变化,大多数主要的游说公司不再从K街开始运作,现在K街上还有一家游说公司Akin Jump Strauss Hauer,它是K街上20家最大规模的游说公司之一。

美国的“游说”一词LOBBY,其原意为门厅、大厅,使用该词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世纪的英国,当时,人们开始在伦敦剧院的大堂里闲逛,目的是结识来到这里看剧的强大政客。

这种现象很快就转移到了美国。当时,毗邻白宫的威拉德酒店成为了这种现象的中心,美国前总统尤利西斯·格兰特(1869-1877年期间执政)每天早上都会在这家距离白宫仅仅200米的酒店内吃早餐,这将维权人士推向酒店大堂,他们带着请愿书或诉求,希望将之直接提交给总统或其高级助理。

游说公司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既得利益,游说公司还有大部分工作致力于解决与社会正义、少数群体权利以及支持移民或难民相关的问题。

“K街”已经成为游说者和游说公司的代名词 (法国媒体)

游说活动的工作机制

许多评论员认为,游说公司通过支持批准或驳回某项立法而拥有第四种权力。公司根据不同的情况和挑战来采取不同的策略。

这些公司可以启动媒体运动,并且有所谓的中立性研究中心提供的统计数据或研究文件作为支持,其目的是帮助形成舆论,从而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影响立法者或决策者的行为。此外,其他公司还会利用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平台上的广告运动来支持或拒绝某个特定的项目。

游说集团及其对政治人物的影响为其招致了广泛的批评。部分评论员认为,为某些特定行业——例如制药业——进行游说的集团,会以有利于该行业的方式来影响立法,而不是以有利于普通美国人利益的方式来运作。

游说活动与宪法权利

在法律层面上,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游说团体和施压集团的现象进行了定义,并被纳入“权利法案”,在1791年12月15日获得批准。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国会不得通过任何法律来建立宗教,或禁止信奉宗教的自由,或限制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或限制人民举行和平集会、要求政府伸张正义的自由和权利。”

游说集团认为,它们实际上是在行使一项基本的宪法权利,而且是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五项主要权利之一,国会被禁止制定任何限制这些权利的法律,而其中第五项权利便涉及民众向政府提出请愿或申诉的权利。

基于该法案中最后一段与保护公民向政府提出申诉或请愿的权利相关的内容,公民、公司、协会或某些社区团体向决策机构施加压力的现象由此产生、发展并持续,并且这种现象还在不断扩大,以试图影响美国政府及其各种决定与立场。

从历史上来看,美国商会在游说集团中扮演着代表美国各大企业与公司的中心角色,但是,美国经济的复杂性及其规模的庞大性,迫使这些公司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直接进行干预和施压。

效用与结果

由于当今世界政治、经济和技术形势的复杂性,游说活动被证明是合理的,这使得国会议员或政府官员及其助手难以理解成千上万的法案与决议中的复杂性和深层性。

许多游说公司都将总部设立在K街 (法国媒体)

众议院内设有435个议员办公室,参议院内则有100个议员办公室,此外还有数十个技术与质量委员会。立法者需要一批工作人员来协助他们完成一系列的任务,包括研究和跟踪立法、与媒体和外界沟通、撰写演讲稿、回复选民的呼吁与来信,还有与白宫和联邦机构进行协调。

游说集团认为,它们只是在帮助广大美国团体行使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权利,向政府请愿并捍卫他们的事业。随着政府规模的扩大和复杂性的增加,向政府请愿变得越来越复杂,而且普通公民很难在没有专业游说团体帮助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数据与数字

根据专门研究游说和透明度的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所提供的数据,美国各个部门、行业和协会2020年在针对美国政府的游说活动上的支出高达35亿美元。

根据该中心提供的数据,美国公司在为游说分配的预算支出中占最大份额,在全球前100家游说支出机构中,就有95家美国公司。

根据该中心提供的数据,该行业的从业者多达11524人,他们分布在各个经济和社会领域。

没有任何经济部门不会对美国政府施加压力,下而就是美国2020年在游说方面支出最大的部门:

卫生部门:6.15亿美元

金融部门:5.39亿美元

通信与技术:4.36亿美元

能源部门:2.93亿美元

国防工业:1.03亿美元

人权协会:4500万美元

该中心指出,每家公司每在游说活动上投入1美元,平均可获得760美元的回报,此外,还有3200家公司和机构试图在去年夏季影响联邦政府在与新冠疫情相关的财务支持计划上的支出方式,而这项支持计划的总额高达3.2万亿美元。

该中心提供的数据还表明,卫生部门在游说方面花费了1.68亿美元,并获得了1500亿美元的政府援助,航空部门在游说方面花费了2900万美元,并获得了320亿美元的政府援助。

游说效用

求助于主要的游说公司,并不意味着要确保通过或驳回某些立法草案,对于每个支持特定立法的当事方而言,通常会有一些团体反对这项或那项立法,特别是在与公共卫生政策或携带武器的限制相关的立法问题上。

此事在对外问题上则有所不同,除非得到来自两党或立法集团的支持,否则国家就无法通过与之相关的立法。在与美国对阿以冲突的外交政策相关的立法中,这种情况显而易见,两党议员都对以色列给予了广泛的支持。

部分国家的成功与失败,与其游说议程对华盛顿政治界支持的政策的依赖程度相关。例如,在阿拉伯之春的阶段内,对伊朗或政治伊斯兰势力的敌对,成为了一个很容易在华盛顿得到推广的议程,这与促进巴勒斯坦人民享有自由和独立国家的权利的困难程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里的问题与游说公司的沟通技巧和实力,以及公司团队与国会议员或白宫官员的亲近程度无关,而是主要取决于两党所支持的美国外交政策的方向,即民主党和共和党。

沙特阿拉伯在2016年前签约的数十家游说公司,均未能通过努力阻碍JASTA法案的通过。这项法律允许2001年“911”事件受害者家属对沙特政府提出起诉,而且这项法案在国会参议院、众议院中都以空前的多数票支持而顺利通过。

这是极少数的情况,几乎所有国会议员都对该决议投了赞成票,此后,前总统奥巴马使用总统否决权制止了这项决议。尽管白宫、国防部以及许多前任外交官员和专家都对此进行了干预,企图劝说国会放弃该决定,但是JASTA仍然在参议院以97票对1票的多数赞成票通过,在众议院以348票对77票的多数赞成票通过,而成为正式法律。

1995年出台的游说活动透明度法,对美国游说领域的程序、规则作出了限制和规定,最重要的是需要向联邦政府注册并提供其活动的详细信息。2007年提出的修正案,增加了对游说公司作出的限制,例如,目前已经禁止国会议员与以前曾在同一国会委员会任职的游说公司工作人员进行联系。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发布的第13490号行政命令,包括禁止接受游说者和游说集团的送礼,并禁止任何前任政府官员在其政府职位结束的两年之内,为游说公司工作。



相关文章

“巴勒斯坦的曼德拉在哪里?”我经常听到以色列捍卫者提出这个问题。他们真正想要问的是:那个相当于纳尔逊·曼德拉的巴勒斯坦人在什么地方?他们认为,这个人只会抛出橄榄枝并提供对话,而且,这个巴勒斯坦版的曼德拉在他们的想象中,是如此地崇拜他的压迫者,以至于准备与他们实现无条件的宽恕与和解?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