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疫苗分配过程中暴露出的掠夺性资本主义

2021年1月20日,德国法兰克福以北约90公里的马尔堡一处最新得到批准的疫苗制造点内,一名工人正在生产美国辉瑞与德国BioNTech共同研发的新冠疫苗 (路透社)
2021年1月20日,德国法兰克福以北约90公里的马尔堡一处最新得到批准的疫苗制造点内,一名工人正在生产美国辉瑞与德国BioNTech共同研发的新冠疫苗 (路透社)

这场已经导致240多万人死亡,并使世界经济陷入停滞的新冠疫情中,疫苗一直是人们寄托希望的灯塔所在。新冠疫情被认为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可以结束由新冠病毒爆发而引起的巨大痛苦,无论是身体上、情感上还是经济上的痛苦。

但是,由于各种可预见和不可预见的状况,新冠疫苗的推广步履蹒跚,而这个想象中的灯塔的光芒,也似乎越来越暗淡。正如《柳叶刀》杂志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所总结出来的那样,“如果无法及时接种疫苗,新疫苗对全世界的人来说意义不大”。

在多种疫苗被获准使用的数月之后,疫苗接种运动的速度仍然慢得令人失望,如果按照目前的速度继续进行,预计只有少数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能在夏季结束前实现群体免疫。与此同时,病毒的新变种不断出现,这使现有疫苗的有效性受到质疑。

部分人把疫苗的崩溃归咎于政府繁琐的官僚主义作风,以及部分人对疫苗的抗拒情绪。但是这个问题的根源却在别处。这实际上与一个功能失调的全球经济体系相关,而这个体系主要由三大意识形态的“神话”来支撑:私营部门是最好的创新者;不受监管的自由市场最擅长管理供需;全球化的结果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而在新冠疫情和疫苗接种的拙劣努力下,这些神话在我们眼前开始逐一瓦解。

神话之一:私营部门是最好的创新者

全球资本主义的一个基本神话是,私营企业是创新和进步唯一的有效来源。但是大型制药公司早就证明这一点并非必然。

几十年来,疫苗产业一直因为利润微薄而不被制药产业列为优先事项。例如,尽管埃博拉病毒在西非地区持续爆发,但是一直到2014年的疫情之后,才有企业开始认真研发针对埃博拉病毒的疫苗。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出现之前,像德国BionNTech这样的制药公司,其主要关注点在于mRNA技术在药物中的应用,而不是疫苗的研发。

新冠疫苗的迅速发展是在政府提供大量财政支持,再加上使用纳税人资金签订的大规模收购合同之后才出现的。例如,美国政府机构就向莫德纳这一家公司提供的用于帮助开发疫苗和购买疫苗的资金就达到了25亿美元。

这就是说,公共部门才是新冠疫苗开发的关键驱动力,而公共资金也被用于资助这一过程。实际上,制药公司确保了低成本和无风险的新产品研发。

此外,至少有两家国有企业,即俄罗斯的伽玛雷亚研究所和中国的国药集团,已经成功地研发出了有效的疫苗,这进一步削弱了私营企业最擅长创新的说法。

上述这些并不是要质疑现有疫苗的效力,也不是要质疑研制疫苗的科研人员的辛苦付出。相反,这些是要指出这样一个事实,即疫苗研发工作的私有化,不仅成本太高,而且效率也很低,因为这妨碍了科学家之间的合作与研究成果分享,以研制出尽可能好的疫苗。

神话之二:市场的无形之手最富效率

另一个资本主义神话是,竞争性市场是供求关系的最佳调节者,也是实现商品最优分配的最佳组织者。在2020年初,我们亲眼见证了这个说法的阴暗面——各国当时已开始竞价购买个人防护装备和呼吸机等重要医疗设备。

全世界的需求都很高,但是这些设备却只供给了少数富人,并以其他许多人的生命为代价。这种情况现在再次发生,因为在疫苗严重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各国政府正争先恐后地确保其国内拥有足够的剂量。

以色列通过支付更高的疫苗价格而实现了惊人的疫苗接种率。美国也试图效仿。即使是在欧盟内部也就协调应对和按成员国人口比例公平分配疫苗进行了谈判,结果却发现,像德国这样的富裕国家已经设法为本国取得了更多的疫苗。

如果目前的情况持续下去,出价最高的人可以随心所欲地购买,即使购买的量比他们需要的还多,那么供应量也将继续低于全球需求。世界卫生组织称之为“疫苗民族主义”,但它实际上是疫苗资本主义。各国争先恐后地竞购疫苗,因为全球疫苗供应不足,而供应不足,则是因为制药公司不允许世界分享他们的发明。

正如苏格兰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所指出的那样,任何商业机密都是一种垄断,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药品专利使供应商能够实施垄断。将疫苗保留为公司的专有知识产权,不仅使接种过程成本过高,而且效率低下,因为这严重限制了生产能力。

神话之三:资本主义全球化是公平的

晚期资本主义的第三个关键神话也正在被破解,这种说法认为,全球化对所有人都同样有益。但是仅需粗略地看看疫苗在全球的分布情况,就会发现真实情况远非如此。

西方国家能够获得疫苗,尽管速度有所不同,而世界上许多其他地区甚至还没有开始疫苗接种的运动。即使是新兴经济体——其中部分国家曾是疫苗的试验场所,也在为有限的疫苗供应而挣扎。

由于全球疫苗分配的不平等,我们不仅面临着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说的那种“灾难性的道德败坏”,而且还面临着不可避免的全球经济灾难。经济学家们已经警告称,对于富裕国家而言,全球疫苗分配的不均衡,将使他们付出比疫苗协调分配更为高昂的代价。

如果当前的免疫不平等现象持续下去,在较富裕国家分配疫苗可能会变得近乎无用。即使在部分国家内实现了群体免疫,而疫情在另一部分国家内的持续爆发,也将继续扰乱全球的旅行和供应链。一项研究表明,如果全球不认真努力开展公平的疫苗接种运动,发达国家将为此付出高达4.5万亿美元的代价。

免疫不能成为少数人的特权。得到免疫的富裕国家可能会试图将自己与其他国家隔离开来,但是这种全球种族隔离的可持续性将是值得怀疑的,而且其中需要付出的成本肯定也是惊人的。

灾难资本主义所孕育的灾难

加拿大作家内奥米·克莱因曾将灾难资本主义定义为一种掠夺性的资本主义,旨在从自然或人为危机中获取利润。当前这场疫情的余波让我们看到了这种理念的进一步发展:资本主义势力在利用灾难的同时,还可以放大灾难,甚至创造一场新的、更加严重的灾难。

在一个严重依赖工人流动和复杂供应链的全球经济中,全球相当一部分人口缺乏疫苗覆盖率,就意味着病毒将有足够的空间发生变异,以逃避任何新产生的免疫力。新疫苗将继续研发,但是考虑到其分配的延迟和不均衡,新冠病毒将始终领先一步。

这对全球数十亿普通人的未来而言,并非一个好兆头,他们的生活将受到病毒的干扰,但似乎他们的未来也将与那些从新冠疫情中获得暴利的富人们绑在一起。

如果我们要结束这场疫情,拯救人类的生命,防止最脆弱的群体遭受经济灾难,我们就迫切需要彻底改革灾难资本主义的运作机制,确保新冠疫苗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公平分配,并确保抗击疫情的措施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有效的执行。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当地时间15日,亚洲股市上涨,创下历史新高,这是由于在华盛顿提供新的财政援助背景下,新冠疫苗在全球范围内成功推出,提高了人们对经济复苏的期望,与此同时,中东紧张局势加剧,导致油价上涨。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