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重新定义恐怖主义 美国在围攻国会后退缩

国会大厅内的特朗普主义者抗议选举结果(欧洲通讯社)
国会大厅内的特朗普主义者抗议选举结果(欧洲通讯社)

1月6日围攻国会数小时后,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将闯入国会者称之为“暴民、叛乱分子和国内恐怖分子”,与此同时,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则将闯入者称之为“暴徒”、“叛乱分子”和“恐怖分子”。

在将近一个月之后,华盛顿仍未就对美国民主标志进行史无前例袭击事件看法达成共识,这场暴力事件造成5人死亡。成千上万的前总统特朗普支持者冲进了国会大厦,试图阻止众议院和参议院议员认证去年11月举行总统大选的结果。

美国内部在描述国会入侵者方面没有达成共识,这是由于缺乏对恐怖主义行为的全面定义,此外,政治家和法律专家关于将闯入国会者称之为恐怖分子的看法,存在广泛分歧。

一些观察家认为,如果没有这个概念的性质和恐怖主义指控进行明确定义,就会存在法律上的空白,阻碍对这些闯入国会大厦者的起诉。

各种定义

美国专家、政客和法律专业人士没有就恐怖主义一词的确切定义达成共识。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恐怖主义一词被选择性地用于美国的外交政策议程,在2001年9月11日袭击事件之后,恐怖主义一词的使用增加了一倍,而且恐怖主义常常与“伊斯兰极端主义”联系在一起。

专家们一致认为,恐怖主义行为包括法律层面涉及的三点,第一点是恐怖主义行为作为一种战术,一个法律术语,一个政治命名,这使围绕恐怖主义概念的普遍共识变得复杂,从而引起争议。

美国联邦法规将恐怖主义定义为“为推进政治和社会目的、意在威胁或者胁迫政府、平民或者其部分而对人或者对财产非法使用武力或者暴力。” (《刑法典》第28条规定和监管规则0-85规定)

美国联邦法律表明,“国内恐怖主义”是指从事以下活动:

– 涉及违反联邦或州法律的危害人类生命的行为。

– 旨在通过暗杀和绑架来恐吓或散布恐怖以影响政府行为的活动。

至于五角大楼,根据2010年11月军事法规修正案,恐怖主义被定义为“非法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向政府或社会灌输恐惧和胁迫。宗教、政治和意识形态的信仰通常是恐怖主义实现政治目标的动力。”五角大楼的定义区分了恐怖主义的动机(宗教、意识形态等)和恐怖主义目的(通常是政治目的)。

至于联邦调查局FBI,则把国内恐怖主义定义为“个人或团体为实现由国内影响而产生的意识形态目标而实施的暴力和犯罪行为,其具有政治、宗教或经济性质。”

闯入国会大厦者是恐怖分子

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南希·马斯(Nancy Maas)在围攻国会大厦暴力事件发生之后发表推文,要求将领导这场暴力事件的任何人都称之为国内恐怖分子,他在推文中表示,“在袭击国会大厦期间殴打警察的人,他们想把国会议员扣为人质,他们不是爱国者,他们是国内恐怖分子。我们必须停止包容极端主义者,并重建我们的政党,以尊重法治,而不是在美国国旗之下掩盖的暴力。”

华盛顿特区市长穆丽尔·鲍泽(Muriel Bowser)将对国会大厦的袭击称之为“书中所言的恐怖主义”。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非洲研究教授米莉娜·阿卜杜拉表示,“恐怖主义是对那天我们所见事件的最准确描述。”她并补充说,“他们试图做的事情就是恐怖主义,试图获取出于恐惧而做出的政治回应。”

米莉娜·阿卜杜拉还补充说,使用恐怖主义一词来描述白人至上主义者所做的事情有助于理解并揭露其对国家的威胁,并指出,在许多情况下,恐怖主义曾被用于针对非裔美国人和穆斯林,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当涉及到美国白人时,这并不适用于其他人群。

波士顿大学教授杰西卡·斯特恩(Jessica Stern)认为,围攻国会适用于恐怖主义一词,“它涉及暴力行为或暴力威胁,以实现政治、经济、社会或宗教目标,旨在向直接受害者以外的更多受众传达信息。”

反对意见

一位不愿透露身份和职业的法律专家表示,另一方面,一些法律专家认为,将围攻国会的行为归类为恐怖主义行为“将导致程序控制的软化,使执法机构可以逮捕被告,并在不那么严格条件下将他们移交至司法部门。”

这位法律专家表示,“与其他任何描述相比,将所发生的事情称之为恐怖主义削弱了被告可获得的法律保护,这也将导致刑事诉讼中缺乏保证。”

伊利诺伊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尼古拉斯·格罗斯曼(Nicholas Grossman)反对将围攻国会大厦事件称之为恐怖主义,并在推特上发表推文称,“我认为,用于描述围攻国会大厦最好的词语是叛乱或煽动叛乱,也可以说这是骚乱,但我绝不会说这是恐怖主义,尽管有些恐怖分子有可能利用这些骚乱掩盖了他们的行动。”

两位美国刑法专家达莉亚·夏姆斯和塔里克·伊斯梅尔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他们担心会加速将1月6日国会大厦发生的事情称之为“恐怖主义”。

这两位作家认为,“恐怖主义是与美国歧视和种族主义传统密不可分的法律架构,而且数十年来,法律将恐怖主义用于针对穆斯林组织、美国黑人组织和其他边缘化群体,国家机构将垄断法律的解读,并可能在以后被用来压制最脆弱群体。”

两位作者在文章中指出,将国会发生的事情称之为恐怖主义只会降低谈论所发生事情根本原因的能力,并终结有关发生此事根本原因的激烈辩论,并且无助于提出最重要的问题:我们为何走到了这一步?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