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经济制裁正在破坏环境

位于伊拉克南部和伊朗西南部的艾赫沃尔生物多样性保护区及美索不达米亚遗迹景观,这是被公认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近几十年来,部分沼泽地被抽干以开垦土地用于农业或石油勘探(阿纳多卢通讯社)
位于伊拉克南部和伊朗西南部的艾赫沃尔生物多样性保护区及美索不达米亚遗迹景观,这是被公认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近几十年来,部分沼泽地被抽干以开垦土地用于农业或石油勘探(阿纳多卢通讯社)

美国总统拜登竞选时承诺,让美国朝着一项雄心勃勃的新气候议程迈进,这一壮举将需要在美国决策的所有领域进行思想和实践的根本转变。

为了使美国成为气候政策的全球领导者并促成真正的变革,这种转变不仅限于内政,而且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行动也必须以对环境的关注为指导。为此,不仅需要更多地参与气候外交,还需要对包括经济制裁在内的美国软硬外交政策工具进行全面重新评估。

在冷战后时代,经济制裁已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首选工具。这些措施最初被视为是常规战争的一种有效且在道义上可以接受的替代方案。但是,从那以后,人们就确定制裁对目标国家的人口产生了与战争可比的影响,例如贫困程度增加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显着下降。此外,经济制裁也会破坏环境,迫使目标国家奉行侵略性和不可持续的发展政策,以加速环境退化为代价,以求生存。

近年来,经济制裁导致的意外人道主义后果一直是学术界和决策界广泛讨论的主题。尽管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经济制裁的人道主义影响,但美国决策者始终忽略了这种外交政策工具对环境的影响。

经济制裁是环境恶化的催化剂

经济制裁对环境的影响在伊朗这个国家中体现的最为明显,伊朗是一个承受40多年持续不断经济压力(主要是来自美国施压)的国家。

如今,伊朗不仅正遭受着严重的社会困扰和经济困扰,而且正遭受日益严重的环境危机,至少部分是由于美国制裁所导致。

美国的经济制裁阻碍了伊朗多年来推行可持续发展政策和实施有效环境保护的能力。

在奥巴马政府于2015年签署伊朗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简称JCPOA)之后,人们预计,随之而来的解除制裁将使伊朗能够进行急需的知识、资本和技术交流,这将为伊朗发展必要的能力铺平道路,以放弃导致环境恶化的过时的工业实践和农业实践。

但是,特朗普当选总统,这样的前景逐渐变得虚幻。2018年,特朗普政府不仅决定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而且还开始了针对伊朗的“极限施压”政策。

自从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华盛顿首次对其制裁以来,德黑兰一直受到最严峻的经济制裁。

尽管特朗普政府一直宣称对伊朗实施的“极限施压”政策是“针对伊朗政权,而不是针对伊朗人民”,但重启制裁的对象是伊朗经济关键部门,例如能源、航运、汽车、航空和金融,这对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特朗普的制裁措施也对伊朗环境产生了影响,这些措施引发的经济困境使伊朗国家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采取可持续政策并改革其污染行业。此外,制裁阻碍了伊朗获得国际资助机构为环境努力提供赠款的能力,例如世界银行的子公司全球环境基金(GEF)。

尽管伊朗当前环境困境的大部分责任应归咎于伊朗决策者的地方性监督和管理不善,但不可否认的是,制裁不仅对伊朗而且对邻国伊拉克的环境都造成破坏性的二次后果。

伊拉克也遭受美国制裁伊朗的影响

在入侵伊拉克并在2003年推翻萨达姆·侯赛因之后,华盛顿取消了1990年代对伊拉克实施的绝大多数制裁。此后,美国在该地区奉行了旨在支持伊拉克经济复苏的政策。但是,美国在邻国伊朗的政策间接引起了伊拉克的环境不安全和社会经济困扰。

跨越伊朗和伊拉克边界的土地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长期以来因其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而备受珍视,并且其农业也非常肥沃和宝贵。

最近几十年来,两国在掠夺该地区自然资源时很少考虑环境问题。最值得注意的是,生物多样性保护区的美索不达米亚沼泽地(位于伊拉克南部和伊朗西南部公认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很大一部分已被排干,以开垦土地用于农业或石油勘探。结果,这个以前受人尊敬的“文明摇篮”现在变得越来越荒凉和焦躁。

在伊朗边界一侧的胡兹斯坦省,伊朗的环境问题使胡兹斯坦省遭受了沉重打击。自1970年代以来,由于旨在为伊朗干旱的中部各省提供水力发电的激进大坝建设和河流调水,胡兹斯坦省昔日辽阔肥沃的沼泽和可耕地迅速干燥。环境恶化造成日益严重的粮食和水不安全问题,也对该地区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困扰,在胡兹斯坦省首府阿瓦士定期举行反政府抗议活动。

跨越边界进入伊拉克,情况非常相似。伊朗上游活动严重影响了进入伊拉克水资源的质量和数量。不断下降的河水使伊拉克东南部肥沃的沼泽和耕地枯竭。以前土地肥沃的广大地区正迅速变得干旱,导致农村贫困,并为极端主义团体创造了合适的招募场所。随着农村机会的减少,许多人正向人口过剩的城市迁移,给伊拉克早已倒闭的城市基础设施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在东南部城市巴士拉,水资源短缺和饮用水污染给伊拉克正在崩溃的医疗体系造成了不必要的压力,引发了2018年的大规模暴力抗议活动。

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已有数十年之久,1980年至1988年之间的两伊战争遗留物,以及伊拉克持续不断的冲突,阻碍了伊拉克和伊朗两国有效应对当前面临环境挑战(包括水资源短缺)的能力。人口结构转变,反复干旱和当地资源的长期管理不善,以及气候变化的影响,这些因素导致该地区环境严重恶化。

尽管伊朗决策者最终决定不考虑环境而不顾一切地追求发展,但可以说,美国的经济制裁使他们没有其他选择。长期的经济制裁限制了伊朗获得资源的机会,迫使伊朗寻找方法来实现自给自足。为了在这种条件下实现工农业发展,伊朗决策者过度利用了该国有限的国内水资源,严重破坏了环境的稳定。

实行环保意识的外交政策

目前,伊朗的环境安全似乎并不是美国决策者的优先考虑事项。但是,伊朗的环境斗争可能会对地区和全球安全产生严重影响。

如今,气候变化与安全问题之间的联系正在激发学者和决策者之间的广泛讨论,气候变化在政策领域越来越被视为安全的“威胁倍增器”,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和冲突地区。显而易见,社会政治变化,人口流动,城市化和气候变化是相互关联的现实,而不能孤立地看这个问题。

干旱和洪水等极端气候事件,可能会严重影响世界脆弱地区的水资源管理、农业产量和关键基础设施。尽管在环境破坏与经济制裁之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就像在伊朗那样,但制裁可以作为促进环境退化的“催化剂”,对地方、区域和全球产生影响。

美国对伊朗的外交政策无疑加剧了后者当前面临的众多环境、政治和社会问题,特别是在与伊拉克接壤的地区。对短期权力和政治利益的追求已经取代了维持该地区一些最重要生态资源的中长期利益。随着环境在国际上日益被视为共同责任的问题,美国不能继续忽略其外交政策对环境的影响。

继续前进,美国必须将环境因素放在其外交政策的最前沿,并研究其对各国实施制裁的潜在环境后果。要做到这一点,可以在执行新政策议程之前,更加注意所收集的有关制裁潜在人道主义和环境成本的信息。

有关于此,伊朗决策者应更加意识到其行动对环境的影响。他们不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推动发展,而应该探索如何减轻经济制裁和政治压力对其当地环境可能产生的不可弥补的影响。

此外,应扩大目前用于继续与伊朗的人道主义贸易而又不违反美国制裁的财务机制,例如欧洲推出的“贸易互换支持工具”(INSTEX),以允许交换环境技术和专业知识。

美国总统拜登承诺重新设计美国的伊朗政策,并放弃前总统特朗普对经济制裁的惩罚性使用。通过履行这一诺言,拜登不仅可以帮助改善伊朗和伊拉克的经济和安全状况,而且可以保护环境。因此,拜登政府应该谨慎地与伊朗重新接触,尽管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获得伊朗的信任将是一个挑战。如果适当分配,小规模和逐步制裁减让措施可以为伊朗提供所需的资金,以资助社交场所和伊朗抗击新冠疫情的能力,这将改善伊朗民众的生活条件,并缓解伊拉克与伊朗边境的紧张局势。

如果不把环境放在其外交政策决定的最前列,美国就无法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斗争中恢复领导地位。拜登政府在与伊朗接触时朝着更加注重环境的外交政策模式迈进,可以为伊朗、伊拉克、中东和整个世界的环境安全做出贡献,而不是进一步削弱。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当地时间21日,世界各国领导人聚集在一起,以纪念联合国成立75周年,由于新冠大流行和经济中断,给这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防止冲突爆发而建立的世界组织的有效性和团结精神带来了挑战。

更多评论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