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将如何使用“军售”作为其外交政策的工具?

与2019年相比,2020年F-35交易量增长了3%(路透社)
与2019年相比,2020年F-35交易量增长了3%(路透社)

美国总统拜登政府宣布冻结向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进攻性武器出口,这是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领域做出的最主要决定之一。

安全合作——尤其是外国军售——是美国外交政策,尤其是对中东地区的重要和有争议的中央工具。

根据五角大楼国防安全合作局统计数据显示,到2020年,美国武器出口跃升至1750亿美元,与2019年相比,F-35销售新合同增长了近3%。

前总统特朗普执政的几年中,军火交易成为经济基础优先事项,随着政府放松对军火交易的一些限制,尤其是美国增加了对与华盛顿没有正式联盟国家——例如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军售。

因此,拜登决定冻结和审查美国对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军火交易,这是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采取政策的重大突破。

国会发挥更大作用

美国国防大学近东和南亚中心前战士兼助理教授、军事专家戴维·德·罗奇(David de Roch)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在改革白宫与国会之间关于军售问题关系平衡框架内,可以理解拜登政府对向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军售进行审查的举动。”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确认听证会上表示,“国会在外交政策中的声音和作用已被削弱和减弱”,这“使我们的国家更加虚弱”。

前大使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国会在外交政策制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将意味着在武器交易命运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国务卿布林肯在随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在每届新政府成立之初,国务院对军售进行审查是正常之举,以确保这些军售能够加强我们的战略目标,并推进我们的外交政策。”

出售给中东国家的武器给美国历届政府带来了巨大困境,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数据表明,中东国家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美国武器销售中占据了51%。

仅沙特阿拉伯就获得美国出口武器销售的一半,沙特阿拉伯推动了也门战争,造成了近几十年来世界上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直到美国国会进行了多次干预,以阻止向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出售武器。

一些国会议员通过限制武器转让表达了对战争的反对,特朗普政府多次借口军售是为了美国国家安全,从而绕开国会,而前总统特朗普被迫利用总统否决权来阻止国会对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武器的反对意见。

许多国会议员也反对向阿联酋出售F-35战斗机,理由是此举将威胁以色列的质量军事优势。

美国盟国——例如土耳其、印度和埃及——购买俄罗斯武器也引起了两难境地,鉴于此,美国通过了《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CAATSA)制裁法案,该法案责成华盛顿对俄罗斯武器购买者实施制裁,并停止向这些国家的美国武器销售,例如,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了S-400防空导弹系统,导致美国暂停对土耳其的F-35战斗机交易。

专家认为,国会在外交政策制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将意味着在武器交易命运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欧洲通讯社)

美国武器销售争议

一些评论员认为,拜登政府正在敦促使用军售来加速结束也门战争,并继续延续特朗普政府对土耳其使用CAATSA法案的做法。

但是,国际上的迅速变化促使许多美国武器替代武器的出现,这破坏了美国施压的有效性。为了回应国会对军售的批评,特朗普政府为其辩护说,“包括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对手已经采取了蓄意的长期战略,试图通过取代美国成为首选和可靠的武器供应国,来破坏我们的伙伴关系。”

对于已经拥有大量美国武器库存的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这样的国家来说,没有现成的实用替代方案,因为转向俄罗斯或中国不是可行的替代方案。

对于土耳其——该国是美国盟国,也是北约成员国——而言,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土耳其的战略地位和庞大军队是北约成员国中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力量,土耳其获得了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促使华盛顿冻结了向土耳其出售F-35战斗机的交易。

美国前大使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已经意识到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对西方和美国武器的完全依附和依赖,这些国家无法转向俄罗斯或中国的武器系统。

这使拜登政府在实现其停止也门战斗的目标方面具有优势,致力于重新开放人道主义援助渠道并开始和谈。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使表示,“拜登政府意识到,在也门问题上可以对两国施加压力,还可以利用其武装力量来改善两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记录。”

鉴于购买俄罗斯武器将对其实施制裁的承诺,土耳其问题对拜登实现战略关系平衡也构成了巨大考验,这将阻碍其在北约内部作用。



相关文章

拜登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这在国际层面上引起的互动继续发酵,甚至有时不低于它对美国境内的影响。也许中东地区便是受此事影响最大的地区之一,甚至可以预见该地区可能会在路线、平衡及立场等方面出现的变化。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