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阿拉伯独裁者最后的避难所

(半岛电视台)

根据美国“Axios”网站报道的消息,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要求以色列敦促苏丹军方结束军事政变”,而以色列瓦拉网报道的另一则报道则称,“一个包含情报机构摩萨德人员的以色列代表团在苏丹军方宣布夺取政权后,秘密访问了该国首都喀土穆”。

另一方面,一名西方外交官向该网站指出,该以色列代表团在喀土穆会见了苏丹主权委员会副主席、“快速支援部队”负责人哈米德提,而后者看起来好像是摩萨德的朋友——就在布尔汉发动政变的几周之前,哈米德提曾率领一个苏丹军事代表团出访以色列,并在特拉维夫与以色列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官员以及总理办公室的其他官员举行了会谈。

但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以色列从其对阿拉伯独裁者的支持中得到了什么好处?阿拉伯人民又为这种支持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为了应对以色列,阿拉伯国家于1967年8月29日在喀土穆召开紧急峰会,并在这场峰会上出台了针对“犹太复国主义敌人”(当时的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就是这样称呼以色列的!)的“三不原则”(不和解、不承认、不谈判)。就这样,以色列成为了阿拉伯专制政权在本国青年和人民面前的主要防线。

但多么矛盾的是,以色列如今却成为了一个可靠的调解方,以在阿拉伯军方领导人与这些国家的政治派别、文职精英之间,实施干预和调解。

当然,这不是出于以色列对民主的热爱或重视,而主要是来自它对阿拉伯世界内的专制盟友们的王位的担忧。这个问题已经不再需要大量的证据来说明,因为以色列为稳固这些专制统治与政权和支持这些专制者,而对美国进行的游说与调解已经数不胜数,甚至达到了阿拉伯国家的统治与权力之路必须经由以色列的程度!

以埃及为例,这个在阿拉伯世界最大、最重要的国家,在建立其专制统治的过程中,非常直接、明确地证明了以色列所存在的影响力与作用。这是因为,如果没有以色列对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施加的无限压力(以及与盟友阿联酋的充分协调),那么塞西在2013年7月3日发动的政变就不会取得成功,而且他的专制政权也无法在接下来的8年时间内站稳脚跟。

如果不是在特朗普当政期间完全掌握和控制了白宫,那么塞西也无法成为“特朗普最喜爱的独裁者”。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的最新证据,我们可以从美国“Axios”网站报道的以色列新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的最新声明中解读出来——贝内特今年9月初在白宫与美国总统乔·拜登举行会晤时,警告后者不要在人权问题上批评埃及和沙特阿拉伯,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拜登是会这样做的!!!换句话说,以色列已经驯化了三届美国政府,并且仍在这样做着,给予指示,以稳固和保护塞西政权。

因此,贝内特和其身后的美国犹太复国主义游说团体一度成为了阿拉伯流氓政权的捍卫者,而这些政权会毫不犹豫地用实弹绑架并杀害它们的反对者,毫不犹豫地用锯子将他们切碎,并用酸剂融化他们的尸体——就像发生在沙特记者贾马尔·卡舒吉身上的情况那样。

但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以色列从其对阿拉伯独裁者的支持中得到了什么好处?阿拉伯人民又为这种支持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关于其中的好处,当然非常多、非常大,而且前所未有。以色列并不是“慈善协会”,当然更不是免费分发糖果和礼物的“圣诞老人”,它总是会收取报酬,并且会提前收取。在控制了最大的阿拉伯国家的政策和决定之后,会带来收益吗?在控制了整个国家的能力和财富之后,会成功吗?在与近四分之一的阿拉伯国家举行会议并签署正常化协议之后,会获得奖励吗?在驯化了年轻的阿拉伯政治及媒体精英后,还会有梦想吗?

至于其中的代价,也是非常多、非常大,而且前所未有的——阿拉伯社会的大部分人已经,甚至仍然在付出这种高昂的代价。由于在过去十年内,自由与变革的梦想宣告破产,这些国家的政治家与军方领导人渴望继续掌权而不惜任何代价,即便得到的结果是国家的毁灭、社会的分裂和人民的崩溃。

在过去几年内,阿拉伯大国出现了衰落,几个世纪以来一直保持着统一和凝聚力的社会出现了分裂,整个民族流离失所、内战爆发。以色列在情报、安全、政治和经济等各个层面上全面侵入了从周边地区到海湾地区的大量阿拉伯国家。在这些阿拉伯国家的威权统治者面前,以色列甚至比他们的同胞更为亲近,因此,这些统治者对以色列的信任甚至超过了他们对国内精英和人民的信任,此外,他们变得更加重视满足以色列极右翼势力的要求,而不是满足阿拉伯社会和人民的要求,我们甚至在最近达到了这样一个程度——满足以色列公民,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安抚他们,成为了阿拉伯威权主义者议程上的一个重要项目。我们已经在阿拉伯统治者及军事领导人的讲话中反复听到了这些内容,他们捍卫以色列公民的“利益”和“安全”,并且超出了对本国公民的“安全”和“利益”的捍卫。

因此,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不会消失的“恶魔联盟”,这个联盟之间的联络与措施正愈发清晰,其祸心也日益从各个平台上显露,反革命的四方轴心——埃及、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已经不再隐藏其议程和目标,而是公开对其进行吹嘘,并不加掩饰地流露出毫无愧色的贪婪或祸心。

在以色列明确成为保护从周边地区到海湾地区的阿拉伯独裁者王位的避难所与堡垒之后,这个联盟现在已经达到了最为危险的阶段,但毫无疑问的是,它也将是这些独裁者在面对渴望自由、尊严和正义的人民时仅剩的避难所,这将使所有人为推翻这些专制者而争取自由和解放的斗争,整合为同一场战斗。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