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的新定义及其在欧洲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中的作用

(半岛电视台)

地方、区域和全球因素可以防止和缩小苏丹发生军事政变的机会。光荣的“十二月革命”、苏丹和非洲对欧洲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建设的新定义,限制了苏丹殖民力量地区代理人的努力。

我们之前在之前的文章中讨论了本文的主要思想,重点关注了苏丹的本地因素,今天我们将以“苏丹和非洲的新定义及其在欧洲国家安全与世界和平建设中的作用”为题来简要讨论区域和全球因素。

事实、数据和良好的政治意识证实,在光荣的“十二月革命”之后,苏丹没有发生任何军事政变的余地。如果政变是由无知的冒险军官发起的,群众将自豪和光荣地夺取他们的自由和尊严。这是因为革命和对变革、自由和解放的向往,已经变成了苏丹天空中的氧气,身体血管中流动的血液。无论是在努巴山脉、达尔富尔、青尼罗河,还是在苏丹东部、北部和中部,每个人都在寻求变革和解放并为之努力。每个人都成为了革命的守护者,成为了等待变革的工人。苏丹武装部队或国际殖民大国的地区代理人不可能发动政变,篡改苏丹人民对独立、自由和变革的利益和渴望。

最重要的是;苏丹妇女拥有光荣的“十二月革命”的称号,当苏丹妇女为革命和变革而站出来时,“坎达卡”的声音从历史的空洞中传出,用今天的语言为革命和变革呼唤,正如苏丹人文主义思想家马哈茂德·穆罕默德·塔哈所说,“我对绞刑架和大炮的权利是我父亲的丧亲之痛,”没有退路,“谁会说自由是为了不那么宝贵的灵魂而牺牲的?”女人是变化中权益的拥有者,是变化代价中痛苦的体味者。儿子、女儿、丈夫、父亲都死在光荣的“十二月革命”中,没有退路,也没有害怕任何无知的冒险军官的地方。青年和“坎达卡”用鲜血夺取了自由,他们打过、砍过、杀过,但他们没有退却也没有被打败,他们赢了,世界见证了史诗。我们的职责是什么?使命是缅怀先烈和纪念他们的鲜血,用劳动和努力,再为革命和变革而努力。

毫无疑问,苏丹的不稳定给非洲环境蒙上了一层阴影,特别是粮食安全依赖于它的非洲之角地区。这种对苏丹的依赖延伸到非洲大部分地区以及阿拉伯世界,有些国家以自己的名义再出口苏丹的农畜产品和自然资源,以纳入本国生产。

光荣的“十二月革命”与人类革命的新历史

伟大的苏丹人民留下了人民革命史上最伟大的标记,其基础是和平、共识和意志的力量,其座右铭是“自由、和平、正义”。革命于2018年12月19日爆发,持续了142天,持续而纪律严明的革命运动,致力于维护和平、坚持对抗。苏丹人民正在举行大规模和平的群众集会,一些国际媒体形容这次集会规模宏大,气氛和平,代表了人类革命的新历史。这场革命运动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决心、活力和活力,直到2019年4月11日专制政权垮台倒台。牺牲是巨大的。为国牺牲意味着什么?

为祖国牺牲防止政治实践中的机会主义

在广受欢迎的“12月19日革命”中,苏丹青年做出了前所未见的牺牲。这是为革命的牺牲,与苏丹独立变革倡导者的牺牲分不开,也与苏丹各地区武装斗争革命的牺牲分不开。年轻人赤裸着胸膛面对政权的压迫和残酷,时刻准备着面对死亡,怀着对苏丹的热爱和难得的命运统一感。苏丹青年的牺牲程度在苏丹独立以来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正如马哈茂德·穆罕默德·塔哈所说,为了苏丹而不做出牺牲会导致机会主义。他说,牺牲可以防止政治实践中的机会主义。

光荣的“十二月革命” 力图以新的认识完成苏丹独立。这是思想的革命,即对苏丹主体性的新认识和重新定义,以及对打破思想桎梏的渴望。革命浪潮,作为一种寻求变革和解放的人类运动,已经在苏丹实现。我们只需要致力于革命的知识化/理性化;使我们处于马哈茂德·穆罕默德·塔哈所指的“大革命”爆发的边缘。他表明,这是一场将在群众心中点燃烈火的革命,其目标是全面彻底的变革,只有达成一致才能结束革命,知识分子履行了在群众心中点燃革命火焰的责任。每当大革命发生时,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苏丹的行政管理都将基于文化多元化、民主、自由、社会正义和人类尊严的价值观,在政治和知识运动的基础上,团结苏丹各个地区,包括为国家选择了“南苏丹共和国”名称的南部。马哈茂德·穆罕默德·塔哈在此预言了即将到来的统一。

苏丹和非洲的新定义及其对欧洲国家安全和全球和平建设的作用

毫无疑问,苏丹的不稳定给非洲环境蒙上了一层阴影,特别是粮食安全依赖于它的非洲之角地区。这种对苏丹的依赖延伸到非洲大部分地区以及阿拉伯世界,有些国家以自己的名义再出口苏丹的农畜产品和自然资源,以纳入本国生产!此外,苏丹的不稳定直接影响到欧洲及其安全。苏丹的不稳定,对欧洲来说,意味着对欧洲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非洲大片地区的不稳定,同时,这也体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特征已开始在人类社会中显现,为构建地区和国际关系创造了新条件。人类面临的挑战,无论是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挑战、“恐怖主义”的挑战,还是非洲因不稳定而正在经历和面临的挑战,不再局限于地理空间或文化轨道,反倒超越了地理边界和文化障碍,印证了全人类共同命运的现实。

非洲战争的爆发、冲突的加剧以及社会的不稳定,无论是由于冲突还是饥荒,都不再是地方或非洲的事情,而是成为了欧洲的事情。非洲缺乏和平共处和不稳定,就像非洲之角或西非的情况,意味着非洲青年跨越地中海流向欧洲,这已成为对欧洲安全的威胁,对欧洲号称在世界范围内维护和传播的人权价值观的挑战,以及欧洲反对移民舆论的挑战。这种以“民粹主义”影响力日益增强为代表的舆论,并没有止步于欧洲,而是到达了美国,对世界和平构成了威胁。这在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时代得到了明确的证明。

此外,非洲不再是殖民时代作为欧洲财富来源的非洲了,欧洲和世界需要重新定义非洲。非洲的新定义不再是殖民非洲的欧洲道德意识的增长,人类正在向着生活人性化的自然发展中前进。同样,非洲的新定义不再与殖民地非洲的意识发展有关,非洲意识在不断增长,但该定义是由于“新空间环境的挑战”。今天的非洲已成为欧洲国家安全的保障者,成为建设地区和全球和平的有力参与者。欧洲和非洲之间的关系注定要超越传统的合作模式,因为它们已经成为实现欧洲国家安全的发言者。

因此,新的关系需要新的合作形式,从基于互利的传统关系转向建立增长和发展的伙伴关系,以实现非洲的稳定,从而实现欧洲的安全。这也履行了欧洲对曾是殖民者田野和仓库的非洲的道义责任。

(本文的一部分摘自一篇正在准备中的题为“非洲和欧洲:后殖民思想——世界统一的数据和新空间环境的挑战、共同命运的统一和地中海在适应区域关系中的作用”的论文。这是一篇来自苏丹人道主义思想家马哈茂德·穆罕默德·塔哈对新空间环境挑战和世界各国合作新模式愿景撰写的论文。)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