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只是故事的开端|气候变化与改造世界

科学家和环保活动家警告称,气候变化或将带来更为严重的危机 (盖帝图像)

上月底在英国格拉斯哥开幕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已于本月13日结束。

这场峰会以哀号、斥责和哀悼为开端,又以更多的遗憾、未决的短期愿望和巨大的投资承诺为结束,尽管这场峰会在各个平台都得到了广泛的媒体报道,但却并未达到新冠疫情在去年得到的报道水平——持续数月的新闻报道在全球传播着恐慌与恐惧。

当这场峰会结束后,贫穷国家睁大了眼睛,等待着峰会在决定中提到的数十亿资金落到他们身上,而忘记或无视了这样一个事实——这场峰会是强国的峰会,这数十亿资金只不过是这些强国为改造世界进程而注入的投资,而这项进程正朝着在2030年之际实现其目标的方向大幅提速,那么,气候的故事又是如何开始的?又将在哪里结束?

讨论气候变化是在可持续发展口号下运作世界改造计划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旨在进入一个新阶段,为每年超过4万亿至5万亿美元的大规模投资开辟道路,全球的主要国家与私营领域都将参与其中,并致力于重塑人类社会及其在各个领域内的生活方式。

气候:第13个目标

今年的气候峰会由于3大主要因素而具有特殊的重要性:

第一: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计划中存在气候的变化与应对,而这项由联合国成员国在2019年拟定的计划,目前正在大幅提速,以便能够在2030年底之前实现计划中的目标。

第二:美国总统乔·拜登所领导的政府通过了以应对气候变化为首要目标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并明确呼吁世界各国为此付出共同努力。

第三:这场气候峰会的召开时间是在新冠疫情的高峰期之后,恐惧和恐慌仍然笼罩着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因此,他们比以往更愿意作出回应和提供合作。

气候问题并不是今天或昨天才刚刚出现的话题,正如同谈论贫困、疾病、发展、人权等联合国最关注的问题一样,其目标只实现了一点点,而最大的份额在于主导联合国的国家与组织。

经济发展与环境恶化的关系问题最早出现在1972年的斯德哥尔摩会议之上,随后成立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并于2007年转变为联合国环境组织。在1987年,联合国呼吁召开有关环境与发展问题的国际大会,会议呼吁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建立基于共同利益的伙伴关系,并帮助确保地球的未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联合国于1992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组织了一场名为“地球峰会”的国际会议,在这场会议期间,联合国通过了一项共有197个国家参与签署的框架协议,其目标之一就是尽力稳定向大气层排放温室气体的速度,以防止其对气候系统产生影响。

在1994年,这项条约生效,此后,联合国发起了一年一度的气候峰会,各成员国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的名义举行这类气候会议,简称“COP”。其中,第一场峰会于1995年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此后每年召开一次,但是2020年的气候峰会则因新冠疫情而暂停,直到2021年在格拉斯哥召开了本届气候峰会。

早在2000年,联合国便启动了一项千年目标计划,这项计划已于2015年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到2030年结束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千年目标计划中包括8大战略目标,其中并不包括气候变化,而只在第7个目标“环境可持续性目标”中提及了这一点。

在2015年,联合国将气候变化作为一个单独的目标纳入了可持续发展目标计划,即第13号目标,在这项目标中,成员国承诺自2020年开始,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应对气候变化对贫困国家产生的影响。

就这样,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我们看到联合国一直专注于人类、社会和地球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并看到了相关的各类研究、报告、声明、会议、工作方案及专业组织。

但是,研究和报告又是由谁来制定的呢?又由谁来证明其信息的准确性或结论的完整性呢?这些结论通常与“预期”、“可能导致”或“也许导致了”等表述相连,而这些表述都只是推测,并非果断的结论与证据,正如预料中可能发生气候灾难一样,预料中也可能不会发生这些灾难!

巴黎协定的要求

就在2015年,也就是这项改变世界的计划启动的那一年,联合国还在法国首都巴黎召开了COP 21峰会,会上共有196个国家参与签署了《巴黎协定》,这项协定将于2016年11月份生效。在格拉斯哥召开的COP26气候峰会,其主要参考标准正是《巴黎协定》,这项协定旨在通过现有的最先进科学而实现经济与社会转型,从而将全球变暖的水平限制在较工业革命前低2摄氏度的范围内。此外,这项协议以5年为周期,由协定的签署国开展其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并且需要在2020年之前提交一项被称为“国家自主贡献”的国家气候行动计划,以明确报告各国将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采取的措施与行动。

当这场峰会结束后,贫穷国家睁大了眼睛,等待着峰会在决定中提到的数十亿资金落到他们身上,而忘记或无视了这样一个事实——这场峰会是强国的峰会,这数十亿资金只不过是这些强国为改造世界进程而注入的投资,而这项进程正朝着在2030年之际实现其目标的方向大幅提速。

正如《巴黎协定》为有需要的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以及能力建设的框架一样,它也强调了进行大规模投资以大幅减少排放的必要性,此外,还强调了气候融资对于适应的重要性,即需要大量的资金来适应和限制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巴黎协定》还提出了全面实现技术开发和转让以提高应对气候变化能力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愿景,并建立了相应的技术框架,为加速技术开发与转让提供综合性的指导。

但是随着2020年的不断临近,《巴黎协定》却没有实现它所希望的目标,正如其他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一样,从而促使联合国秘书长在2019年宣布下一个十年(2020-2030年)应当是加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十年,然而,世界很快就因至今不明原因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而感到震惊,至少对人类、社会、健康和经济产生了剧烈的冲击,其中最突出的结果就是加快了各国之间的联合行动速度,并提高了各国对联合国有关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要求的响应水平。

气候:一个开放的经济市场

在饱受新冠大流行的摧残之后,2020年黯然落幕,各成员国承诺为应对气候变化而提供的1000亿美元资金,也根本没有进入联合国的资金库,从而增加了联合国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开幕时发出的呼吁与痛苦的程度,以恐吓成员国及合作伙伴,敦促他们兑现他们曾经作出的承诺。在历时两周的会议、讨论和审议之后,联合国秘书长表示,“我们还没有在这次会议上实现我们的目标,但是我们可以提供一些基本的进展模块。”

尽管如此,以中国和美国为首的全球多国,已经作出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转向清洁能源和脱碳、停止砍伐森林、减少对煤炭能源的依赖的“道义”上的承诺。

但是,就在新冠大流行最终以制药公司之间耗费上百亿美元投资的经济竞争为结束时,该领域内的投资又被追加了上百亿美元,此外,来自私营领域的近500家全球金融服务公司同意调整高达130万亿美元(约占全球金融资产总规模的40%)的资金流向,以配合《巴黎协定》中规定的目标,包括将全球变暖范围限制在1.5°C之内,此外,超过100个国家、政府、城市和大型企业签署了《关于零排放汽车和货车的格拉斯哥宣言》,目标是在2035年之际暂停主要市场内的内燃机销售,而在2040年之际暂停全球范围内的内燃机销售。

至少已有13个国家承诺到2040年之际停止销售以化石燃料为动力的重型车辆,包括爱尔兰、法国、丹麦和哥斯达黎加在内的11个国家成立了所谓的“超越石油和天然气联盟”,这是第一个同类联盟,它为停止石油与天然气的勘探与开采设定了最后日期,并且将敦促其他国家加入它,或结成类似的联盟,此外,它还将为清洁替代领域的新投资开辟广阔的道路。

讨论气候变化是在可持续发展口号下运作世界改造计划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旨在进入一个新阶段,为每年超过4万亿至5万亿美元的大规模投资开辟道路,全球的主要国家与私营领域都将参与其中,并致力于重塑人类社会及其在各个领域内的生活方式。根据公布的可持续发展的17项目标,在未来几年内的改造进程中,国际、区域及本地范围内的活动都将提速,而且各大领域内的这些活动总量将达到3110件。



相关文章

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如期上市,但是这种疫苗原不是专门研制来对付这种病毒的。相关的科学研究​​已经开展了10年之久,以期找到能使人体细胞自动抵抗任何疾病的生物技术。在全球范围内,大量的科学家与研究中心参与这项研究,而这也是联合国千年计划的部分内容之一。

opinion by 马哈茂德·阿卜杜勒·哈迪
Published On 2020年12月7日

为什么是这三家公司呢?为什么都是新冠疫苗?这三家公司为何都能在短时间内使用mRNA技术成功制成抗新冠病毒的疫苗?而这项技术15年来都未曾研制出针对任何传染性疾病或非传染性疾病的不含副作用的疫苗,包括艾滋病、癌症、肺结核、疟疾和流感。

opinion by 马哈茂德·阿卜杜勒·哈迪
Published On 2020年11月28日

流感病毒在过去的100年内导致了5000万人的死亡,而在夏季和冬季,这种疾病一直是全世界人们关注的焦点,但现在,我们不再听到有人抱怨这种疾病,而根据相关报道,我们发现流感的感染率在上个季度下降至不到1%,那么,我们是已经告别流感了吗?

opinion by 马哈茂德·阿卜杜勒·哈迪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17日

这些阶段还会在未来的其他流行病期间反复出现,因为它们是一项计划的部分内容,而这项计划的制定是为了推动世界各国、机构和公司与联合国加强互动

opinion by 马哈茂德·阿卜杜勒·哈迪
Published On 2021年11月11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