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如何建设智慧力量?

智慧力量并不意味着力量翻倍或保持控制,而是在成功的战略中使用力量资源 (路透)

我们能否在21世纪看到评价军队的新标准?!各国面临诸多挑战,它们被迫寻找新的力量来源,以及合理使用它们的独特方式。

各国依靠人口、土地、经济、军队、武器、战略规划和意志来形成自己的实力。但事实证明,国家拥有所有这些资源,而它们存在崩溃的可能,就像比美国拥有更多力量的苏联那样。

苏联解体使研究人员需要寻找新的力量衡量标准,包括技术、人力资源、基础设施和思想等各个方面。

尽管如此,仍有许多力量资源需要研究来阐明它们在提高国家持续能力方面的作用,以及它在改变现实中的效率。

朝鲜的经验向我们展示了一个重要方面,即一方如何操纵另一方的恐惧并削弱它。可以肯定的是,朝鲜的实力无法与中国或美国相比,尽管如此,但它还是成功地引起了这两个大国的恐惧。

军事力量的幻想

为了发展国家能力和建设国家力量,我们必须摆脱对军事力量的关注,因为它只是国家在国际层面管理冲突的一种手段。

各国开始提出新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面对气候变化、流行病或经济崩溃,军事力量能做什么?

专注于建设军事力量、持有和积累现代武器可能会导致经济疲软和支出增加而导致的贫困加剧。

在现代,使用武力有新的维度,国家需要思考在恐怖主义面前使用武力的可行性,恐怖主义的目的是推动强者使用军事力量对付自己。这是怎么发生的?

弱者可以通过长时间的小规模战斗来耗尽强者的精力,从而拖垮强者。

朝鲜的经验向我们展示了一个重要方面,即一方如何操纵另一方的恐惧并削弱它。可以肯定的是,朝鲜的实力无法与中国或美国相比,尽管如此,但它还是成功地引起了这两个大国的恐惧。

因此,力量的来源以及这些来源在不同情况下的影响很明显难以确定

力量与变革

尽管进行了多次尝试,但很难对力量作出一个具体的定义,但最重要的是,力量是实现变革和影响他人的能力。

力量的衡量取决于影响力和实现期望结果的因素,这些因素是多重的,其影响因使用环境而异。

所以政治学家彼得·卡岑斯坦区分了“文明力量”和“文明的力量”。这是什么意思?文明力量意味着建立社会和知识体系的能力。也就是说,一个国家可以拥有一支用来杀戮和破坏的军事力量,但这证明这个国家拥有说服力吗?

这个问题及其答案可能是理解文明内在力量及其影响力超越军事力量的关键。

约瑟夫·奈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例子,就是独裁者可以杀死一个反对派人士,但不会达到他想要的目的。因为这名反对派人士变成了烈士,而烈士所坚守的事业变得深入人心,影响了群众,所以独裁者无法现他想要的,反而可能面临由此导致的危险,约瑟夫·奈称之为使用武力的意外后果。

智慧力量的概念

由此出现了智慧力量的概念,它可以用于描述在特定环境中使用力量来源的可能性,以及如何协调这些来源以实现目标。

中国拥有许多力量来源,例如军队、武器、经济和人口。但它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制定战略,利用这些资源来实现其目标并影响他人的行为?

力量并不能单独产生效果,因此需要在不同的背景下有效地使用硬实力和软实力来实现目标。有鉴于此,可以提出一个新的力量定义,即让人们做您想让他们做的工作,而不用胡萝卜加大棒。

力量的另一面

议程设置是一个重要方面。它如何影响群众和国家的优先事项,以及他们关心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媒体的力量被用来发现问题。例如,聚焦于阿富汗妇女必须佩戴头巾,并将该问题描述为对妇女的迫害,而法国却无视穆斯林妇女佩戴头巾的权利。

这表明力量的另一个方面正在影响观众的偏好,定义他们关心的问题,以及这些问题的呈现方式。在21世纪,媒体、信息和知识力量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而这种力量需要有吸引力、能够说服他人的想法。

但是,在媒体和互联网传播的大量内容发生冲突的世纪里,谁能拥有这种力量并有效地使用它?

国家的效力

国家不再是新世纪的唯一参与者,国家拥有和管理的硬实力也不再是实现目标的手段。

沟通策略也变得比军队更重要,因为战争不是依靠武器取胜,而是通过赢得人心,设定人们的优先事项,并塑造观众的喜好。

因此,各国需要制定利用信息、知识和交流战略,并利用其文化和政治价值观来吸引人们,以此发展自己的智慧力量。

文化是重要的力量源泉,有些全球文化吸引了许多来自不同民族和种族的人,可以在本世纪发挥积极作用,影响国家间联盟的建立。

力量平衡的改变

无论我们对如今的力量衡量有多大分歧,我们都不会否认,未来几年将见证力量平衡的变化,这将为非西方国家明智地使用所有资源增加力量,在文化、宗教和文明的基础上建立联盟,并利用自己的原则和价值观影响其他国家的舆论开辟道路。

也有很多迹象表明,美国的实力正在下降,许多民族对美国文化失去了敬仰,因此美国将失去控制力,尽管它在硬实力领域仍保持着霸主地位。

力量诅咒

但是,硬实力是否更像是一种诅咒而不是一种好处?这个问题由约瑟夫·奈提出,他回答说,过度使用武力是美国衰落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武力弊大于利。权力催生腐败,绝对的权力催生绝对的腐败,人民需要具有社会智慧的领导人,让他们知道使用硬实力的有害后果,并使人民免于可能导致失败和死亡的“权力诅咒”。

因此,约瑟夫·奈认为,智慧的力量并不意味着力量翻倍或保持控制,而是通过成功的战略使用力量资源,在新的背景下实现伟大的目标,而不是使用武力来摧毁和歼灭敌方。

但在战争中可以使用硬实力吗?当然可以,但战争必须是公正合法的,目的是解放土地和人民,而不应像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发生的侵略那样对人民施加控制。

因此,约瑟夫·奈将智慧力量定义为外交、国防和发展的智慧融合。因此,美国必须摒弃霸权主义和控制国家的目标,认识到随着“后霸权”时代的到来,全球环境正在发生变化,各国必须在面临新挑战时,例如气候变化,寻求新的合作途径。但美国是否能听到智者和学者的声音?



相关文章

诺姆·乔姆斯基在他的《谁将统治世界》一书中说,美国正处于衰落和倒退的状态,这预示着,美国可能有朝一日将走向最终灭亡。

opinion by 苏莱曼·萨利赫
Published On 2021年11月4日

法国《解放报》报道称,塔利班运动取得的闪电胜利,对阿富汗社会内最进步的力量形成了打击,同时也预示着以武力强加的西方民主理念的终结,另外,该报道还指出,在这场胜利的背后,初步存在两大输家。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18日

1971年冷战期间,中国加入联合国时,它在两个相互竞争的超级大国美国和苏联面前几乎不算什么。但半个世纪后,它成为唯一可以挑战美国的强国,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28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