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土耳其:关系远未结束

2021年10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罗马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双边会议时的合影 (路透社)

今年10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罗马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间隙举行了一场会晤,从而结束了数周以来有关双方到底会不会举行类似会晤的猜测。当月早些时候,一场短暂的外交危机显示出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发展到了怎样的程度。

美国驻土耳其大使大卫·萨特菲尔德及其他9名来自西方国家的大使在呼吁土耳其当局释放被监禁的土耳其人权活动家奥斯曼·卡瓦拉之后,受到了被驱逐的威胁。土耳其政府认为这是干涉其内政的做法。

拜登和埃尔多安在今年举行的第二次会晤表明,双方之间的沟通渠道仍然畅通。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正处于历史最低点。

在土耳其看来,美国是一个不可靠的盟友,实际上它也在寻求削弱安卡拉,这种做法在过去的5至6年内一直滋生并助长该国的反美情绪。在2015年,美国决定为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提供武器,该武装隶属于库尔德工人党,而后者一直被土耳其及其西方盟友认定为“恐怖组织”。此外,美国还被控参与了2016年针对埃尔多安政府的未遂政变,这些都助长了土耳其的反美情绪。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土耳其与俄罗斯建立更紧密关系的决定引发了担忧。在2017年,土耳其购买了俄罗斯制造的S-400防御系统,这项决定在华盛顿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后者一直对俄罗斯的复苏保持谨慎。

当俄罗斯在2019年向土耳其交付了这种先进武器后,美国在一年后根据《通过制裁打击美国对手法案》(CAATSA)而对土耳其官员实施了制裁。更重要的是,这些措施导致土耳其被排挤出了支持生产新一代F-35战斗机项目的国际集团。埃尔多安近期表示,土耳其政府正寻求购买另一批S-400地对空导弹系统,而这进一步激怒了华盛顿。

那么,在两国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土耳其和美国是否正处于决裂的边缘?也许并不会。拜登和埃尔多安都没有推动两国的完全决裂。事实上,土耳其政府希望与拜登政府达成一项协议,以购买40架F-16战斗机和80套升级旧战斗机的现代化装备。土耳其希望引进主要由F-16战斗机组成的最新空军力量,此外,它还渴望收回其为F-35项目支付的高达14亿美元的预付款项。

在希腊、俄罗斯和伊朗等所有邻国都在提升自身的军事能力之际,土耳其也不甘落后。尽管渴望维护其战略自主权,但土耳其仍依赖于西方的军事技术。同样,它还对北约负有义务,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随着俄罗斯不断在黑海对岸加强其军事力量,北约仍然是其国家安全的核心。因此,大多数土耳其公民都继续支持本国在该联盟内的成员国资格。

土耳其疲软的国内经济和迅速贬值的货币里拉——在过去十年内该货币贬值了80%,也凸显了土耳其对国际金融市场的依赖。因此,与美国脱离,并不是土耳其经济稳定的好兆头。如果上述的大使们全部被驱逐,土耳其随后再与西方国家爆发全面危机,那么,外国投资者就会集体处置其以里拉计价的资产,从而导致里拉的价格“自由落体”。

用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话来说,美国仍需要这个“所谓的战略盟友”。土耳其军队仍然是北约东翼的关键力量,特别是在俄罗斯对北约东翼构成巨大挑战的情况下。土耳其向乌克兰出售Bayraktar TB2无人机,从而突显了它的战略价值。目前,这些无人机已被部署在顿巴斯前线,用于对抗亲俄的分裂分子。

土耳其还支持北约旨在安抚其黑海盟友的所有举措,包括定期举行演习,并与美国和其他北约成员国进行海军舰艇轮换。最后,但却同等重要的是,土耳其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的作用,尤其是在与俄罗斯竞争的利比亚和叙利亚,这也是华盛顿不阻碍安卡拉的另一个原因。另外,在阿富汗境内也是如此,安卡拉并没有放弃在确保喀布尔机场安全方面发挥作用的计划。

美国和土耳其目前正在灰色地带行动。双方的同盟关系危在旦夕,但现在就宣布其死亡还为时过早。交换主义仍是如今的规则,双方很可能会在一个问题换另一个问题的基础上进行合作。

因此,拜登和埃尔多安将能够在北约的框架下进行有限的合作。尽管受到美国国会的反对,有关F-16的交易也并非完全不可能达成。如果两国军队在地面建立的消除冲突规则有效,那么美国也不会对土耳其在叙利亚发起的新行动感到不安。然而,美国将继续警惕地关注土耳其与俄罗斯以及中国之间越来越多的接触。与特朗普不同的是,拜登将在土耳其的国内政治问题上更加直言不讳。而这肯定会在将来产生更多的摩擦。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美国首都华盛顿关于土耳其政府退出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意愿日渐强烈的猜测正不断增多,背景是安卡拉在与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的关系都持续处于紧张状态,

opinion by 穆罕默德·闵沙维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27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