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现在能为阿富汗做些什么?

2021年9月13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召开的阿富汗援助会议上发表讲话 (路透)

尽管阿富汗继续陷入毁灭性的经济和人道主义危机,但仍存在一个全球参与者可以帮助该国渡过难关,而它就是联合国。虽然联合国成员国仍在争论是否要承认塔利班政府,但该机构仍然可以在支持阿富汗人民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事实上,作为一个国际机构,它经常承担着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意承担的责任。

尽管联合国被排除在美国-塔利班谈判和阿富汗内部和平进程之外,但它现在仍被视为阿富汗人道主义援助的主要渠道。如果个别国家通过阻止联合国与塔利班接触来压制和削弱该机构的作用,那么该机构的系统性弱点便将不可避免地暴露出来。就在全世界都在等待塔利班证明自己已经有所改变的时候,联合国也需要改变其原有的做法,并将认真考虑以下内容。

首先,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与塔利班运动占领喀布尔之前一样,阿富汗在今天仍然需要政治解决方案。与其将阿富汗和平进程一笔勾销,不如将其视为一个将持续多年、适应性强、不断发展的进程,它会将各方聚集在一起,旨在为阿富汗的未来搭建桥梁并达成共识。

鉴于在阿富汗实现持久和平的迫切需要,联合国必须确保人道主义和发展反应能够支持而不是削弱该国的和平进程。这样做的话,人道主义、发展与和平之间的关联便能提供一个强有力的框架,以推进更为综合的方案,来打破国际援助体系在应对阿富汗危机过程中的传统界线。

第二,联合国可以在促进人道主义援助的发展途径方面发挥带头作用。粮食安全问题至关重要,因为阿富汗目前承受着严重的粮食短缺,并且可能会面临大范围的饥荒。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提供的数据,今年夏天的严重干旱影响了阿富汗的数百万农民。

当前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以避免该国的粮食安全危机进一步恶化。然而,进口预先包装食品的人道主义常用存续模式却失去了支持农业生计和早期经济复苏的时机。除了援助分发点之外,还需要在该国各地设立援助收集点,以便在有粮食供应的地方收集粮食。

在未来几个月内,联合国可以通过公共粮食采购、补充粮食管道、促进粮食运输等方式来支持小农耕作,从而促进阿富汗农业的韧性和转型。

第三,大规模满足人道主义需求将需要大胆和创新的融资形式,以便在不建立依赖性的情况下,解决阿富汗的多维危机和具有挑战性的运营环境。今年10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宣布创建一个人民经济基金,而该基金将为弱势的阿富汗人和微型企业提供资金,为支持生计和稳定宏观经济架起桥梁。鉴于这是一项受欢迎的举措,相关方面有必要在更大的规模上调动资源。

联合国还可以在召集地区国家,在解决阻碍更有效的人道主义响应的紧急问题上发挥关键的作用。作为一个内陆国家,阿富汗必须依靠与邻国之间的合作,以获得援助物资。长期以来,巴基斯坦一直是救援组织采购救援物资的天然选择。尽管这条路线至关重要,但是如此严重地依赖单一的边境线也是存在风险的。联合国可以提供帮助,使援助渠道多样化,包括通过乌兹别克斯坦和伊朗来运送救援物资。

第四,迫切需要保护阿富汗在过去20年来对国家和社会能力的投资。这意味着该国需要的援助不仅仅是拯救生命的援助。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境外援助必须避免绕过现行结构,特别是教育和卫生部门——这两个部门对社会经济稳定至关重要,并且雇用大量女性。

今年10月中旬,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沃利·阿德耶莫重申,他认为在任何情况下塔利班都不可能获得其已被冻结的资产。然而,不稳定的现金流和低水平的储备,再加上接受援助和融资的能力受到限制,这些都将为“恐怖主义”组织创造机会,以操纵愤怒或贫困的群众。因此,联合国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发挥关键作用,例如在分阶段解冻阿富汗资产方面提供公正监督员的作用,以帮助支付该国卫生和教育领域内急需的工资,并为大多数阿富汗人解决日益恶化的社会经济状况。

第五,鉴于塔利班运动与国际社会之间缺乏信任,当前最合适的方案是由联合国进行斡旋,以逐步制定加强人道主义和发展合作的路线图。例如,联合国已经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为切入点,与塔利班协调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并计划直接资助阿富汗的教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也已在塔利班的支持下发起了小儿麻痹症免疫运动——今年10月,塔利班允许联合国发起全国小儿麻痹症免疫运动,并表示它将力求允许妇女作为一线工作者参与该运动。

为了朝着更加全面的发展合作迈出有希望的一步,阿富汗副总理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最近在多哈会见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任阿奇姆·施泰纳(Achim Steiner),双方在会晤中讨论了阿富汗当前的经济危机。

简而言之,由于联合国各机构已经在与塔利班运动协调人道主义项目,它们就拥有充分的条件以起草一份共同协议,并就建立阿富汗政府和国际社会之间的功能性伙伴关系所需的步骤进行协商。鉴于卡塔尔作为塔利班运动和国际社会中间人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它在促进这一进程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也是非常合理的。

而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清晰的框架,包含可衡量的期望与能够激发互惠行动的里程碑。对于塔利班而言,这可能包括提供安全通道、确保援助不会被挪用、保障女性权利,以及组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包容所有阿富汗人的政府。对于国际社会而言,对等的步骤可以从恢复发展援助或取消制裁开始,直至最终完全承认阿富汗政府。

最后,为了实现这一点,并在塔利班和联合国之间形成一种有益的运作关系,我们还需要政治意愿和代表联合国的正确领导。虽然塔利班运动对联合国的看法受到其对该组织实施的制裁的影响,但是我们却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塔利班领导人在最近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怀念了前任联合国阿富汗问题特使拉赫达尔·卜拉希米所在的日子,尽管他们并不同意当时的联合国政策,但他们却更清楚地认同卜拉希米的穆斯林身份,认为他理解他们的信仰和文化,并且能够在不妥协核心人道主义原则的情况下理解他们的观点和看法。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