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与拜登会晤:极为谨慎的乐观

Turkish President Erdogan meets U.S President Biden
美国总统拜登(右)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阿纳多卢通讯社)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美国总统拜登之间计划举行的会晤,在推迟以及可能再次推迟之后,终于在二十国集团罗马峰会的间隙得以落地。土耳其希望通过这场会晤来讨论双方之间存在争议的问题,而这场会晤也被视为两国关系未来走向的一个风向标。

负面前奏

这是自乔·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以来,与土耳其总统举行的第二次会晤,同时,这也是两国关系近期处于紧张状态的一种迹象,特别是拜登曾在其竞选活动期间发表针对埃尔多安和土耳其的负面言论,并且在总统任期开始之初对其实施了制裁,并威胁还要实施更多的制裁。

在这场会晤之前,还有一些迹象证实了这种说法,其中包括在今年9月埃尔多安参加联合国大会工作期间,两位总统并没有举行会晤,埃尔多安在此之后发表声明称,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进程在拜登时代“并没有转好的迹象”,这与土耳其和美国前几任政府的关系不同。另一方面,拜登批评了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开展的军事行动,认为这些军事行动破坏了打击ISIS的努力,对此,土耳其外交部长作出了激烈的回应。

在这些负面前奏中,还包括这场会晤的举行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不确定性。土耳其和美国关于在罗马峰会间隙“尽力举行两国总统会晤”的声明相互交织,但都没有得到证实,再加上推迟格拉斯哥气候峰会的可能性,这种不确定性进一步加深。而在美国消息人士再次确认会在罗马举行会晤之前,土耳其方面又宣布了这一消息。最终,在经历了上述所有的前奏之后,双方决定举行一场为时仅20分钟的会晤,这样的时长安排似乎没有可能认真而深入地讨论双方存在争议的问题,或者是达成可能的解决方案或相关的协议。据悉,与原计划相反的是,这场会晤延长并超过了一个小时。

会晤成果

这场会晤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超过了原计划时长的3倍,一方面,这是意料之中的情况,另一方面,这又突显了双方之间纷繁复杂的争议问题,再一方面,这虽然并非达成协议的会议,但是却从细节上讨论了部分问题。

这一点在双方的声明中都有所体现——双方声明都称这场会晤是“积极的”,尽管两者都从自身的角度来看待这些存在争议的问题。例如从美国的角度看待“S-400”防御系统和土耳其的人权与自由问题,此外,还有从土耳其的角度来看待叙利亚问题,以及美国对叙利亚民主军提供的支持。

从长远来看,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将保持原状,由于双方彼此之间的不信任,以及大量因两国愿景和立场相悖而无法解决的问题的存在,两国关系总体上将在紧张与缓和之间波动,但是,由于双方之间在结构、利益与路径上存在的共性,双方都无法忽视另一方的存在。

此外,会后声明还提到了一些已经讨论过的问题,其中主要包括两个:第一个是F-35战斗机问题。美国最终决定将土耳其从该项目中排除,尽管后者曾在上一次的双边会议上要求美国考虑将它重新纳入该项目,但是它最近似乎也得到了结果。因此,土耳其集中精力与美国谈判,以解决它在该项目中已经投入的十多亿美元资金问题,包括如何收回或使用这些资金。

在这样的框架下,埃尔多安曾不止一次表示,土耳其希望从美国那里购买F-16战斗机,并对其现有的同类型机组进行现代化改造,他还表示,美国已经就此给土耳其提供了报价。

埃尔多安在会后表示,他已经在这个问题上收到了美国总统的回复,他还指出,他要求拜登重视此事,并敦促对方通过其在国会内的“权重”,而批准该项目。也许加强这一进程的是,白宫在有关此次会议的声明中明确提到了两国之间的“国防伙伴关系”,这一术语指的是两国在北约框架内的传统关系,但是联系上下文的语境,这也可能是指土耳其想要得到的F-16战斗机。美国在写下上述内容之前,从来没有从正面或负面的角度谈论这个问题,也没有予以肯定或否认。

第二个主要问题是土耳其总统称双方已就沟通、对话和争端处理达成了一项“联合机制”。他还强调,两国国防部和外交部之间进行的会晤和沟通将在未来进一步加强,此外,对机制的其他解读还涉及经济和金融领域。

尽管两国此前曾就对话和解决冲突的双边及联合机制达成一致,特别是在叙利亚问题上,但是两国却未能在悬而未决的问题上取得实质性的成果。虽然有关这项机制的声明是土耳其方面在会后直接公布的,但是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就意味着双方之间的沟通渠道将保持开放,从而会减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出现升级和紧张局势的可能性,特别是耳其关于美国的言辞论调也在不断地缓和。

显然,除了双边关系以外,双方还在会晤中讨论了许多地区问题,其中主要包括叙利亚、利比亚、阿富汗和高加索地区的问题,与此同时,双方关于东地中海问题的声明相互矛盾——白宫声明中提到的内容,与土耳其消息人士所说的不同,而且后者否认谈及了这个问题,并强调称,“这并不在拜登总统的议程范围之内”。

未来进程

从总体可以说,在罗马召开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将美国和土耳其两国总统聚在一起的这场会晤,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当前的僵局,尤其是在双方可能出现巨大危机的情况下——由美国驻安卡拉大使为主导的十名西方国家大使,就审判土耳其商人、人权活动家奥斯曼·卡瓦拉一事发布了声明,而埃尔多安则威胁要将他们驱逐出境。

可以说,双方的关系存在可取之处,尤其是在有关“防务伙伴关系”的问题上,即可能完成的F-16战斗机交易。到目前为止,美国当局似乎没有对此投出“否决票”。在现阶段,两国关系面前的主要障碍与军备和国防工业相关,此外,埃尔多安反复暗示,土耳其将寻求从美国和西方盟友那里获得它所需的武器,但是如果他们拒绝的话,土耳其也将寻求从任何其他第三方——尤其是俄罗斯——那里获得这些武器。

另一方面,土耳其扬言要在叙利亚北部针对叙利亚民主军发起军事行动,以将其武装人员赶往距离该国边境30公里纵深之外(这也是土耳其在“春天之盾”军事行动后,与俄罗斯和美国达成的谅解的内容),这将是双方关系受到的重要且艰难的考验。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指出,美国对与库尔德工人党相关的团体的支持“绝不会再以同样的方式继续”时,他似乎存在着某种程度的信心,这就表明,他在与拜登的谈话中可能谈到了这个问题,或者与之达成了有关这些军事行动或有关叙利亚民主军的协议。但是只有在土耳其切实开始行动时,美国的真正立场才会从政治和实地层面上表现出来。

从长远来看,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将保持原状,由于双方彼此之间的不信任,以及大量因两国愿景和立场相悖而无法解决的问题的存在,两国关系总体上将在紧张与缓和之间波动,但是,由于双方之间在结构、利益与路径上存在的共性,双方都无法忽视另一方的存在。

此外,土耳其还将继续寻求相对的独立性,并在针对俄罗斯和美国的外交政策中,尽可能地取得平衡。一方面,过去几年来的经历已经证明了这一愿景对于土耳其的必要性,另一方面,这对土耳其而言又相当困难并且代价高昂。

此外,原定于2023年中期举行的土耳其总统和议会选举不断临近,这也是双方关系紧张和产生危机的催化剂——华盛顿最近通过上述的大使声明而明确地突破了土耳其的内政界线,同样,白宫关于“为实现和平与繁荣,确保强有力的民主制度和尊重人权与法治的重要性”的声明,似乎也是在呼应拜登在竞选期间关于埃尔多安和土耳其的声明。

这就意味着双方的未来关系进程仍将存在很多的雷区,不仅是在地区问题和那些悬而未决的争议问题上,而且还包括土耳其的内政问题,这也意味着,双方关系在未来的任何时候都可能重归于紧张状态。



相关文章

在土耳其和美国之间的关系缓和并回暖数月后,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在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发表的声明激起了对土美关系未来的疑问。

评论作者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30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