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夸张:欺骗的艺术

2012 年 9 月 27 日,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时,使用类似卡通的炸弹图来戏剧化他关于伊朗接近生产核武器的说法(美联社)

以色列的夸张与以色列国家一样古老,它是同义反复,是以色列的存在理由和作案手法,它是荒谬的、幻想的,也是危险的,超越了单纯的花言巧语来塑造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和整个中东的战略。

几十年来,以色列大肆宣传和制造威胁——严重威胁、生存威胁——将它们用作先发制人战争的借口和占领被占领土的理由,它将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妖魔化为一心想要毁灭以色列的可恶“恐怖分子”,它夸大了伊朗发展和部署核武器的能力和意图。最近,以色列发言人和支持者总是以反犹太主义指责批评者。

以色列巧妙而成功地兜售和放大这些指控和其他指控,特别是在1967 年战争胜利和占领之后,以色列将夸张提升为欺骗、勒索和宣传的艺术形式,它经常声称,为了国家安全,甚至为了生存,它别无选择,只能发动这种或那种非法或可怕的入侵、占领、大规模监禁、暗杀或先发制人的攻击。

因此,上个月,以色列将六个著名的巴勒斯坦人权组织指定为“恐怖组织”,此举就在宣布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大规模扩建定居点前几天,尽管很大程度上是捏造或未经证实的,但这一指定使巴勒斯坦人处于守势,并将国际注意力从以色列的占领和恐怖转移开。

对这两项决定负责人正是以色列战争将军兼国防部长本尼·甘茨,就是他在 2014 年领导了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袭击,并因导致 2000 多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 500 多名儿童)死亡而被指控犯有战争罪,就是他使用流血事件记录来参加2019 年竞选议会,吹嘘杀死了 1364 名“恐怖分子”,这些受害者实则是平民。

这听起来像一个使用任何合法性来判断巴勒斯坦人的人吗?确实,占领者有任何合法性来判断被占领者吗?

好吧,他并不孤单。事实上,甘茨呼应了一整类歇斯底里的愤世嫉俗者,这类人还有他现任和前任老板,即现任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和前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

2015 年,宗教极端主义定居者领袖兼教育部长贝内特,称以色列相当温和的伙伴马哈茂德·阿巴斯总统为“恐怖分子”,并宣称以色列“不应该与他交谈”。今天,贝内特总理以同样的借口抵制阿巴斯,并回避与巴勒斯坦人进行任何有意义的外交。当然,他也在惩罚巴勒斯坦总统,因为他将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犯下的战争罪行告上国际刑事法院。

以色列不仅大肆宣传和转移对其本国恐怖主义的指控,它在有关核问题上也是如此。

近三十年来,以色列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了对伊朗的指控,指责其秘密开发用于对付以色列的核武器,并主张对伊朗政权实施全面制裁和/或全面战争,以色列声称伊朗将在 1998 年、1999 年、2000 年、2004 年、2005 年、2010 年、2011 年、2013 年、2014 年和 2015 年以及此后几乎每年都生产炸弹。

内塔尼亚胡可能无法说服西方大国对“邪恶伊朗”使用武力,就像他们对伊拉克所做的那样,但他总体上成功地勒索了西方国家维持对伊朗人的严厉制裁,炒作伊朗核威胁还使他成功将以色列的核武器排除在外,确保以色列在不付出任何经济代价情况下拥有完全的地区军事优势,并坚持对伊朗及其盟友采取行动的完全自由。

通过这种方式,夸张对敌人和朋友都有效。

在与以色列自己的盟友,尤其是美国打交道时,这已被证明是一种成功的策略,以色列对两位最亲以色列的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和乔治·W·布什“发脾气”就是例证。

1981年,梅纳赫姆·贝京总理指责美国将以色列视为“香蕉共和国”,并在里根政府谴责以色列轰炸伊拉克核反应堆后采取的一些惩罚措施中暗示了“反犹太主义色彩”,以色列的轰炸位于贝鲁特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总部,导致许多平民丧生,并吞并被占领的叙利亚戈兰高地,这一切都违反了国际法规定。

不久之后,美国取消了惩罚措施,以色列成为迄今为止美国最大的援助接受国,其地位上升为美国在中东最有价值的盟友。以色列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入侵黎巴嫩,导致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人和黎巴嫩人伤亡,并占领了黎巴嫩南部长达 18 年之久。

二十年后,另一位战争将军兼总理阿里埃勒·沙龙警告美国,不要以牺牲以色列为代价来安抚阿拉伯国家,就像欧洲民主国家在二战前夕安抚希特勒一样,以响应布什政府在9·11袭击后建立“全球反恐联盟”的计划。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以色列成为华盛顿全球反恐战争的最亲密伙伴和最大赢家,利用其特权地位暴力镇压了第二次巴勒斯坦起义。

在 2010 年代,以色列在伊朗和巴勒斯坦问题上羞辱了巴拉克·奥巴马总统,指责他支持与这两个国家的危险外交,根据贝内特的说法,这将导致“对以色列人的大规模屠杀”。由于以色列的夸大其词,奥巴马继续加强美国的安全保障,补贴以色列国防,并承诺提供 380 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以色列也没有放过它的欧洲盟友。 2015 年,当时的外交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指责他们“背叛”和“助长反犹太主义”,因为他们仅仅支持巴勒斯坦建国,甚至将其与 1938 年将捷克斯洛伐克交给纳粹的欧洲大国相提并论。

这样,以色列的夸张就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它激励西方支持者并勒索西方领导人为以色列保持沉默或发声,使他们与以色列的战争、罪行及战争罪行和解或同谋。

以上所有内容都不是要淡化以色列自己对国家安全的直接关切,但它的夸张一直是扩张和统治的工具,而不是生存的工具。

说实话,以色列的夸张部分是中东歇斯底里的延伸。但是,尽管伊朗、巴勒斯坦和其他一些针对以色列的歇斯底里的民粹主义威胁掩盖了不安全,但以色列歇斯底里的受害行为掩盖了好战。



相关文章

当然,这不是出于以色列对民主的热爱或重视,而主要是来自它对阿拉伯世界内的专制盟友们的王位的担忧。

opinion by 哈利勒·阿纳尼
Published On 2021年11月9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