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与塔利班可以在援助问题上达成共识

2021年9月27日,一名营养不良的儿童在坎大哈的一家医院内接受治疗 (法国媒体)

虽然阿富汗人几十年来终于第一次看到了稳定的一线曙光,但他们现在却面临着一场重大的人道主义和发展灾难。为了防止出现这样的结果,阿富汗与国际社会内的所有利益攸关方,必须就如何向承受苦难的阿富汗人民提供援助展开对话。

尽管该国在过去20年内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该国的人道主义状况甚至在今年8月塔利班接管该国之前就已经十分严峻。而在此之后,阿富汗境内的大多数人道主义活动都陷入暂停,该国的处境也更加接近边缘。

在最近几周内,阿富汗的医疗体系被认为已经“濒临崩溃”。世界粮食计划署警告称,阿富汗境内只有5%的家庭拥有足够的食物。联合国预测,在下一个财政年度,阿富汗的国内生产总值将缩减3.6%至13.2%。如果不采取行动,这个国家几乎将面临“普遍贫困”的状态,贫困率将上升至97%至98%。

为了应对多方面的挑战,捐助国在9月13日举行的日内瓦会议上承诺向阿富汗提供逾10亿美元的援助。尽管这较联合国呼吁的紧急援助总额高出了30%,但是这与美国在过去20年内,每天3亿美元的军费开支相比,就相形见绌了。此外,尽管得到了这些承诺,但是由于塔利班运动和国际社会之间所处的僵局,其中的许多承诺无法得到执行。

自今年8月中旬以来,阿富汗被切断了该国迫切需要的资源,而这些资源本能使阿富汗得以应对紧迫的人道主义和发展挑战。目前,由于美国政府决定冻结阿富汗中央银行在美国金融机构内接近95亿美元的资产,阿富汗的国家机构正面临一场金融危机。

由于这项举措对银行系统造成的不稳定影响和资金短缺,阿富汗可能会为了生存而被迫依赖哈瓦拉(Hawala)支付系统来进行资金转移,或依靠传统形式的贷款与以物易物的方式。但是这些形式的非正式交易往往与犯罪活动、洗钱活动和恐怖主义的融资相关。

在今年8月喀布尔沦陷之时我曾指出,阿富汗可以避免一场灾难的发生。这需要塔利班和西方国家共同传达他们的期望,并制定明确、可衡量的前进目标——直到今天仍然如此。在制定朝向国际合作方向的前进道路并防止阿富汗发生人道主义灾难时,所有利益攸关方都应注意以下的重要信息。

首先,塔利班必须克服对西方的本能排斥。尽管存在着巨大的诱惑和复仇的欲望,塔利班领导人仍必须确保人道主义援助不会被武装人员克扣,并且不会在任何时候被用来对国际社会施加压力。

在过去的一个月内,我与西方外交官员进行了广泛的磋商。我清楚地认识到,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并不希望塔利班失败。鉴于大规模移民、恐怖威胁和毒品贸易复苏所存在的风险,西方大国并不寻求破坏阿富汗,而是认为维持一个稳定的阿富汗符合其战略利益。虽然没有任何政府急于承认塔利班政权,但与该组织进行某种形式的合作的必要性,已经得到了广泛的承认。

塔利班可能将“不被承认”视为一种怠慢,但它也应当意识到,西方国家政府需要受到其选民的约束,而这些选民对媒体关于该政权侵犯人权、虐待妇女与少数民族的报道感到非常震惊。

其次,主要的西方捐助国应当认识到,“一切照旧”的做法在今天的阿富汗已经行不通了。塔利班政府统治下的国家与灾后或处于国家崩溃状态的情形截然不同,因为联合国和其他机构可以介入这些地区,并在国家框架之外提供援助。

无论国际社会承认与否,阿富汗政府都是在阿富汗国家及其国家机构的框架内运作的,而这些机构正是在过去20年内耗费巨大的资源和努力建立起来的。他们可能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也存在腐败的情况,但他们仍在有效运转。

然而,如果没有国家机构的参与,大规模的发展就不太可能会继续下去。目前迫切需要探讨可能采用的协调手段,以便在不全面承认塔利班政府的事实统治的情况下,提供某种形式的发展援助。

教育和卫生是西方援助可以在不需要正式承认的情况下,打开与塔利班沟通和协调的渠道的两大部门。具备有效合作记录的国家机构已经就位,此外还有以社区为基础的治理结构、非政府组织和能够领导全社会走向发展的私营企业所构成的广泛网络。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取代了全国团结法案的《公民宪章》,这也是全球最大和最成功的、以社会为基础的重建计划之一。

至关重要的是,国际援助应该加强而不是取代当地的能力。塔利班缺乏资源、知识和技能,无法独自有效地治理阿富汗。资助当地的优先事项、利用未开发的资源、投资发展当地能力与公共当局,这些都将建立信心,并使塔利班更易合作。

尽管已有12万人逃离阿富汗,其中包括许多高技能人士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个人,但是仍有大量的专家和工人可以被动员到发展项目之中。最近在撤离后出现的“人才外流”,不应被国际社会用作继续引进人力资源的这种长期有害的做法的借口。

第三,拯救生命的人道主义援助不应成为赢得政治让步的筹码。西方国家经常试图利用人道主义援助作为对抗塔利班的筹码。事实上,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采用这种会适得其反的做法,以防止塔利班采取一些绝望的措施,甚至与没有能力有效支持阿富汗发展的非传统捐助者建立密切的关系。

西方捐助者应当认识到,塔利班内部存在着影响其决策的重要政治动态。特别是其军事领导人与在多哈与美国谈判的政治或和平派之间存在的分歧。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塔利班减少接触只会加强其内部的强硬派的军事力量的地位。如果西方国家不修改其策略,阿富汗很容易成为地区和全球不安全的来源与毒品贸易的温床。

最后要指出的是,人道主义援助是喀布尔与西方世界在如今仅剩的共同语言之一。各方都有强烈的沟通意愿,但却缺乏有效的对话媒介。直接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是成立一个由得到国内广泛尊重的阿富汗人构成的独立委员会,他们可以充当调解人,以促进塔利班和外部各方之间的沟通。首先,这将促使双方在运送救生物资方面达成共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还将为西方在一系列其他问题上与塔利班进行建设性的接触而带来可能性。

直接或间接对话不仅对防止出现人道主义危机至关重要,而且能够为在人道主义-发展-和平模式中以更有效的方式开展工作而提供更多的机会。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在美国与塔利班运动之间的多年战争之后,美国迅速撤出阿富汗的行动,让俄罗斯、中国、伊朗等反美势力处于可与该国的新统治者塔利班运动进行谈判的有利地位,以影响该国的事务并维护自身的利益。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4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