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使缅甸人民团结起来反抗压迫

2021年2月17日,缅甸城市仰光内举行示威活动,以抗议反军事政变 (路透社)

自缅甸今年2月1日发生军事政变以来,该国人民的反独裁斗争便已经历了漫长的历程。作为一个10年来一直站在反法西斯主义阵营并代表和平与受压迫少数民族权利的活动人士,我相信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好的节点上,以团结起来作为一个国家,抵制种族民族主义,抵抗破坏性的政治两极化,以及军方通过恐吓使我们屈服的企图。

在政变发生后的8个月内,我个人对缅甸的反法西斯革命可能或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

在昂山素季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的5年统治时期内(2015-2020年),我将大部分行动都投入到公开反对他们放弃民主和人权标准,以及未能在该国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促进和平的问题上,而在这些地区,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和缅甸军队之间的冲突已经持续了70多年的时间。我甚至抵制了2020年11月举行的大选,而这次大选让全国民主联盟取得了第二次的压倒性胜利。

因此,当政变发生时,我最初并不确定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虽然我对军方攫取权力感到不安和愤怒,但是我也不想把我的支持提供给全国民主联盟,而无视它在过去对待少数族裔社区、政治对手及活动人士的方式。但是,我最终认为,政变不仅仅是全国民主联盟与缅甸军方之间的政治争端,它更代表了针对人民意志的大力压制,因此应当予以抵制。

我自2月6日仰光开始爆发反军事政变抗议的那天起,一直参与示威直到3月的第二周,军政府以“煽动叛乱”的罪名将我列入了逮捕令名单,并突击了我的房子与办公室。我和我的家人侥幸逃脱。由于深知我们的生命已处于危险之中,我的妻子和孩子便逃离了这个国家,而我也在一个由少数民族武装组织控制的地区内避难。

在全国民主联盟执政期间,我曾两次因支持少数民族命运自决权的斗争而受到起诉,我认为我理解缅甸受到压迫的部分少数民族的观点。

但是当我待在他们的村庄里,倾听了他们的故事,了解了他们的日常现实与挣扎,我才意识到自己对缅甸民族问题的理解是多么的肤浅。

尽管我对生活在受到内战影响的地区内的普通农民的生活存在一种概念性的认识,这里的孩子往往需要步行几个小时才能到学校,人们也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够走到最近的诊所接受治疗……但是亲自见证战争带给社区造成的伤害,却是一件截然不同的事情。

自军事政变以来,缅甸军方和全国各地的武装抵抗组织之间的战斗,已经导致至少23万平民流离失所,其中许多人是为了躲避空袭和重型武器袭击。我经过冲突地区,看到了地雷爆炸的残余。我还访问了流离失所者的营地,那里的人们正艰难地维持着他们的基本需求。

但是这些对缅甸的少数民族社区来说并不新鲜。事实上,缅甸军方几十年来一直在折磨这些地区——抢劫并焚烧他们的村庄,任意逮捕甚至对村民实施性暴力。接纳我的户主告诉我,他们很少建造坚固的房子,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随时可能需要逃离。

尽管十多年来,我都在支持缅甸受到压迫的少数民族,但是在这一次的经历之后,我才真正意识到他们遭受的苦难有多深,也更清楚地理解了为什么他们之中的那么多人,将武装抵抗视为他们手中唯一的选择。

随着我个人观点的转变,全国抗议运动的方向也发生了变化。

在以缅族人为多数的大陆城市内,抗议者们最初的诉求重点是释放昂山素季和当选官员,迫使军方接受选举结果并召开议会。

但是随着军方开始在城市地区恐吓人民,它也让这些地区的人民看到了缅甸少数民族长期以来面临的侵犯人权的问题。结果就是,抗议者们开始扩大其诉求与渴望。

许多来自以缅族为主体的地区的人们,开始为自己过去的无知,或否认军方曾对包括罗兴亚穆斯林在内的少数民族的暴行而道歉,并呼吁进一步伸张正义。

随着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在保护持不同政见者逃离,以及在反抗军事政权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城市内的人们也开始尝试了解少数民族的政治斗争。

到今年3月底,主要抗议集团要求彻底修改军方起草的宪法,并建立联邦民主制度,以符合各民族早在政变之前就已经发出的呼吁。

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人民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将武装抵抗视为推翻缅甸军政府的唯一途径,并选择与少数民族武装组织联合起来,以组建新的民防力量和城市游击运动。

今年5月5日,由原当选议员、活动人士及公民社会流亡人士组成的反军政府的影子政府——缅甸民族团结政府(NUG)宣布,已经建立了人民国防军(PDF),而这将是联邦军队的雏形,以将武装抵抗组织置于中央的指挥之下。

今年9月7日,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向军政府宣布发起一场全国性的“人民防御战争”,并呼吁全国所有公民参加“为建设和平国家和建立联邦统一而进行的必要革命”。

现在,我们面临着革命征程的关键时刻,我担心,如果我们不能继续在以缅族人为主的抵抗组织和少数民族之间建立信任并保持沟通,那么人民的力量和团结就可能会有所削弱。

为了保证革命的成功,我们必须继续我们的努力,为了一个不仅有利于缅族多数群体,而且也能促进该国其他族裔人民的命运自决权的共同愿景,而团结在一起。

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必须尽其所能地与缅甸的不同种族社区进行接触,并让非缅族人担任领导角色,并且它所建立的“人民国防军”也必须与少数民族武装组织联合起来,并真诚地致力于实现他们的政治目标。

此外,缅甸民族团结政府也必须启动一项全国性的道歉行动,为其历届政府对包括罗兴亚穆斯林在内的少数民族犯下的暴行和不人道对待致歉。

多数民族必须创建一个包容性的平台,并与来自所有族裔的人民合作,以共同打造一个基于自由、公正和平等的新联邦民主制度。

本文仅表达作者本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缅甸军政府将以“煽动罪”审判被废黜的前国家领导人昂山素季,而据昂山素季的律师透露,最新提出的指控清单可能会使她面临长达数10年的有期徒刑。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21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