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不偿失的胜利在中东是如此空洞

2021年10月25日,苏丹抗议者焚烧轮胎并封锁了首都喀土穆第60街上的一条道路,旨在谴责苏丹军方在夜间扣押了该国的政府成员 (法国媒体)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内,大中东地区发生的战争比其他任何地区都要多。当冷战结束后,世界上许多地区的暴力冲突都有所平息,但是在中东这一不幸的地区,暴力冲突却有增无减。自进入21世纪以来,中东地区的武装冲突占到了世界武装冲突总数的三分之一。

与西方的传统观点相反,这些战争并不像某些帝国使者所宣称的那样——由古老的敌对所驱动,而且它们在过去的4000年内也并不常见。这些战争在很大程度上是帝国战争和后殖民战争根植于现代地区形势下的强权政治,它们主要由西方犬儒主义者和地区暴徒策划,而这些策划者擅于利用恐惧和信仰来推进自身的利益。

他们在中东发动这些徒劳战争的借口,一次又一次被证明是虚假的,他们的行为也是可耻的,他们的目标更是妄想的。他们破坏了国家,撕裂了国家的结构,并使其经济陷入瘫痪。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的战争已被证明是欺骗性的、代价高昂的,而且结果完全适得其反。更为糟糕的是,在华盛顿宣布其战争任务“完成”后,却有更多的阿富汗人、伊拉克人和美国人白白牺牲,而且这种牺牲并非发生在实地的战争期间。在多年的占领和无数次“宣称”取得进展之后,华盛顿最终也只能屈辱地撤出。

同样,俄罗斯也在支持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政府5年后宣布,俄罗斯的干预取得了胜利。但是,除了以摧毁大部分国家为代价,并延长了本世纪最为血腥的独裁统治之一以外,它又真正取得了哪些成就呢?

即使当西方大国以阻止利比亚独裁领导人的大屠杀为借口,干预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的局势时,他们仍然设法搞砸了他们的这种“人道主义干预”。结果就是,这个国家迅速陷入了内战——利比亚人愚蠢地攻击着利比亚人。

如果说西方安全、能源安全或者以色列安全——这实际上全是“利益”,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内曾是西方对地区实施军事干预的完美借口,那么在今天,事情当然已经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如今,以色列成为了地区的主导力量,可获得的碳能源又不再受欢迎。但是,帝国主义列强总是能很快想出新的借口,使其在地区对武力的使用合法化。

简而言之,这些大国根本没有吸取上个世纪的教训。他们只是在重复同样的血腥失败,并期待着出现不同的结果,但却只会得到更多的反噬。

地区和国家内部的战争与冲突也同样如此。除了糟糕之外,是的,只有更糟。

在过去的70年内,以色列打了十余场战争,并且在大多数战争中取得了“胜利”。那么,它还需要打多少仗,才能最终认识到除了结束占领并与巴勒斯坦人平等、公平地分享这片土地之外,它别无选择;才能最终明白它无法继续生活在永久的交战状态之下,并称之为和平。

没有什么比上世纪80年代发生的两伊战争更血腥、更愚蠢的事情了,这场战争只带来了死亡和破坏。其他什么都没有。然而,伊朗仍然坚持激化伊拉克的内乱,并削弱其阿拉伯邻国,以推进其狭隘的地区利益。

然而,尽管伊朗的确在利用阿拉伯国家的内部紧张局势,但是,阿拉伯国家的独裁者们才是罪魁祸首——他们才是本国与邻国之间的宗派冲突的策划者。

又是为了什么!

在使国家瘫痪、社会被摧毁的内战中,没有赢家和输家。看看叙利亚、也门、索马里、伊拉克、利比亚、黎巴嫩、苏丹、阿尔及利亚、南苏丹、埃塞俄比亚、阿富汗等等国家的情况吧。

那么,黎巴嫩人为什么还要玩火呢?难道他们还没有从长达14年的血腥内战中汲取任何教训吗?他们受的苦难道还不够多吗?

那些饱受武装冲突之苦的苏丹人又怎么样呢?经过多年的内战,南苏丹人终于赢得了独立并脱离了喀土穆,但是随后他们又开始无情地自相残杀。而在本周,喀土穆的将军们又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并部署军队支持其行动,从而又将在苏丹国内掀起一轮互相之间的杀戮。

阿尔及利亚人可能已经受够了内战,至少现在他们似乎避免了国家陷入另一场内战。

令人疑惑的是,许多阿拉伯人和穆斯林都成功地抵制了外国的统治,结果却以更大的仇恨而自相残杀。

塔利班以打败了世界超级大国为傲,但是它却压制着自己的人民,甚至还吹嘘解放了人民,这是多么可耻的行为。或者是说,它一边在谈论包容性的统治,一边又在反对其阿富汗同胞——仅仅因为他们接受了一个不同的、不那么保守的关于国家未来的愿景。他们没有与喀布尔的同胞们携手作战,而是冲进首都,赶走了医生、律师和工程师,以及该国的许多人道主义及其他的国际援助。

而巴勒斯坦人在彼此反目之前,甚至都懒得去战胜他们的殖民者!现在,他们还在由谁负责这个被称为“巴勒斯坦”的以色列监狱内的生活问题上出现了分歧!

此外,还有发生在叙利亚、也门和索马里的悲剧。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么,还要再打多少年的仗才能足够?还需要死多少人?还要有多少孩子挨饿?还需要几百万人生无居所?

当叙利亚人以相当和平的方式开始起义时,该政权威胁其人民称:“要么留下阿萨德,要么我们就烧毁这个国家”。他们最终实现了两者。在过去的10年内,叙利亚战争已造成50多万人死亡,1100万人流离失所,占到该国人口的一半。所有这些都引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领导一个在视觉上和感觉上都像废弃墓地的国家,又有什么意义?

2015年,当沙特对也门进行军事干预时,它曾希望在几周内结束这场战争。但是这场战争已经持续多年,并且看不到任何结束的迹象。这个曾经被称为“快乐也门”的国家,现在已经沦为一个悲惨的国家,联合国宣称该国发生了本世纪最为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而曾经繁荣和安全的沙特阿拉伯,现在的状况也较它虚张声势地参战时的情况糟糕得多。

我意识到,受害者与加害者之间并不平等,虽然我不能反对人民的自卫权,但我也是一个憎恶暴力的和平主义者,我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战争,因为战争是愚蠢且令人痛苦的,它们会破坏一切,并且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我还意识到,我可能是在无用地呼喊,哭泣与沮丧都不足以影响变革,但是,永远别指望我会拿起武器去反对战争。

自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以来,历史曾一再告诉我们,战争中取得的胜利就等于失败,而代价却是毁灭性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得不偿失的胜利”。

但是,古代的领导人尚且知道关于勇气和荣誉的一两件事情,并带领他们的军队在战场上作战,而今天的战争贩子却招募雇佣兵,让穷人去攻击穷人,而他们自己却冲向自己的游艇、农场和乡村俱乐部。

如果人们能够花同样多的时间来避免战争,就像他们花在发动战争和应对其灾难性后果上的时间一样,那么,世界就可能会变得更加美好。

然而,在该地区和世界各地,通过杀戮和破坏来取胜的幻想仍然根深蒂固。

不从历史和他人的错误中汲取教训,是相当愚蠢的行为,而无视我们自身历史上的痛苦教训,更是彻底疯狂的行为。



相关文章

Participants pose for a family photo during the Baghdad summit

中东地区正在发生微妙而模棱两可的转变,各国正在探索建立新的区域伙伴关系的可能性,并将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这个主导世界的超级大国似乎已经失去光环的事实考虑在内。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7日

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利用美国对一些最古老伙伴的失误和怀疑来扩大其在中东的影响范围,但它对美国领导的中东地区安全体系的威胁,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20日

尽管在充满极端变化和不确定性的环境中对未来30年进行思考存在着很大的困难,但是从2019年开始,对该地区感兴趣的智库已开始推出一系列旨在探索未来趋势的报告和研究项目,

评论作者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25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