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巴尔干半岛将欧盟梦抛诸脑后

2021年10月6日,斯洛文尼亚总理亚内兹·扬沙(右) 欢迎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出席欧盟-西巴尔干峰会 (盖帝图像)

欧盟是否有必要公开重申“东扩”进程,还是仅仅表示支持西巴尔干半岛的“欧洲视角”便已足够?在斯洛文尼亚于10月6日召开的欧盟-西巴尔干峰会之前,这可能是许多欧盟领导人需要解决的问题。

最终,在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附近的布尔多城堡内举行的会议结束后,欧盟领导人发表了一份声明,并在声明中“强调了欧洲对西巴尔干半岛的看法”,此外还重申了欧盟“对东扩进程的承诺”。

这是东道主斯洛文尼亚赢得的一分。斯洛文尼亚一直在游说欧盟向前南斯拉夫地区扩张。西巴尔干国家——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塞尔维亚、黑山、北马其顿共和国以及科索沃,都渴望将它们与欧盟之间的关系提升至一个新的水平。然而在目前,关于欧盟东扩的想法已经无法激起老欧洲的过多热情。对于大多数欧盟领导人而言,支持“西巴尔干伙伴”的“欧洲视角”,尽管听起来很模糊——或者确切地说,正是因为听起来模糊,就远比要说出“东扩”这个词容易得多。

但是斯洛文尼亚却将布尔多宣言视为对欧盟东扩怀疑论者的重大胜利,这一事实表明,欧盟东扩进程正处于危机之中。在官方公报中加入一两句话就能被视为一项重大成就,这充分说明其中的标准被设定得多低。

事实上,欧盟内部并没有吸纳新成员国的兴趣。据报道,欧盟理事会主席国斯洛文尼亚希望加入一项承诺,即到2030年至少接受一个国家加入欧盟。但却没有如愿。即将离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峰会结束后对记者表示,“我并不相信设定日期的做法,我更相信兑现我们的承诺”,“一旦条件得到满足,就可以加入欧盟”。遗憾的是,“兑现承诺”这部分内容听起来并不令人信服。出于种种原因,欧盟已经暂停了这项进程。

塞尔维亚自2014年以来便一直希望通过谈判加入欧盟,但是自2019年12月以来,就没有开启任何新篇章。其中的领先者黑山目前正在就所有欧盟问题进行谈判,但是对该国来说,也没有任何出现结果的迹象。此外还有北马其顿,由于在历史和语言上存在争议,其邻国保加利亚阻止了北马其顿加入欧盟的谈判。另一个有希望的国家——阿尔巴尼亚,也附带着遭到了损失,因为它与马其顿捆绑在了一起。波斯尼亚和科索沃的排名甚至更为靠后。令科索沃人感到沮丧的是,尽管满足了所有的技术条件,他们仍然被拒绝免签前往申根区,而不像那些生活在西巴尔干半岛其他地区以及摩尔多瓦、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等国家的公民。欧洲似乎正与该地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同时又继续偶尔在口头上满足其东扩的要求。

并不难理解为什么欧盟变得更为内敛。当前的秩序重点是巩固内部,而不是对外扩张。欧盟担心欧元区的命运,并努力推进《欧洲绿色协议》、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而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其他的问题。此外,部分富有影响力的成员国,例如法国,认为在去年为抗击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而采取的慷慨的复苏计划,是提高”战略自主”和”欧洲主权”的垫脚石。

这样的观点认为,如果欧盟希望在一个由美国和中国主导的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中继续发展,那么它就需要加强其机构并深化其成员国之间的一体化。而新的国家的加入,会使这些计划变得更为复杂。

在批评者眼中,匈牙利和波兰,作为两个曾是欧盟东扩进程中典范的国家,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欧洲怀疑论者,因此,这也是一种警示。许多人认为,如果欧盟允许西巴尔干半岛国家加入欧盟,那么它可能会发现,自己在更多欧尔班式的麻烦制造者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对欧盟东扩持怀疑态度的人士认为,西巴尔干半岛的国家没有其他的选择,即使他们被拒绝加入欧盟,他们也承受不起背弃欧盟所产生的后果。

毕竟,欧盟仍然是该地区最大的经济体,约占该地区外国投资总量的73%和贸易总量的70%。巴尔干人在欧盟旅行、学习和工作。此外,无论俄罗斯和中国提供的援助得到何种程度的宣传,为西巴尔干地区在新冠疫情后的复苏埋单的仍主要是欧盟。在这场疫情期间,欧盟和欧洲投资银行动用了33亿欧元(合38亿美元),以支持该地区的6个国家。

就像欧盟的情况一样,西巴尔干地区也存在一种“战略自治”的强烈愿望。例如,上周在斯科普里举行的一场会议上,我听到几位巴尔干部长为“上岸”(nearshoring)而喝彩,这是指将制造业供应链从中国或亚洲其他地区带回欧洲。

总而言之,欧盟和西巴尔干地区拥有着相似的目标与抱负,它们的命运似乎在许多方面联系在一起。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欧盟能在该地区发号施令。许多当地大国会毫不犹豫地回避欧盟的要求,因为这些国家加入欧盟的申请缺乏进展。其中部分人士,例如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就曾毫不犹豫地抨击欧盟的双重标准和不可信,以提高自身在其国内的声望。

武契奇及其伙伴还会不经意地与欧盟在全球各地的竞争对手——例如俄罗斯和中国——进行接触,以获得投资、新冠疫苗或外交支持。此外,还有部分原因在于欧盟明显不愿意推进东扩谈判,西巴尔干半岛的亲政府媒体机构常常淡化或直接批评欧盟在该地区对抗击新冠疫情所提供的支持和努力,同时还赞扬非西方大国在这个问题上的贡献。而所有这些都导致这些地区的公众舆论转而反对欧盟。

即使在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等传统上欧盟存量较高的国家内,欧盟对东扩的抵制也在产生负面影响。在这些国家内,即使支持欧洲一体化也不再有助于政治家们赢得选举。阿尔巴尼亚总理埃迪·拉马和北马其顿总理佐兰·扎埃夫就非常清楚这一点。在上周日举行的马其顿地方选举中,扎埃夫所在的政党遭遇了失败。这就是为什么拉马与扎埃夫选择与塞尔维亚的武契奇联手,以创建他们自己的一体化倡议——开放巴尔干半岛,以在没有欧盟帮助的情况下为各自国家的经济注入活力。

尽管本月早些时候在布尔多出现了积极的声音,但是欧盟目前根本不愿向前南斯拉夫地区扩张的态度,最终可能转变为一种永久性的立场。事实上,欧盟似乎对现状非常满意,巴尔干国家的领导人也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情况。这些风险似乎是可控的——尽管在塞尔维亚人聚居的科索沃北部不断爆发的疫情表明,这种风险是不容忽视的。如果情况变得更糟,该地区爆发重大的暴力事件,那么这6个西巴尔干国家则可以向北约和美国寻求帮助。

但这并不意味着该地区的欧洲梦将在没有任何损失的情况下结束。早在2003年,当欧盟在塞萨洛尼基峰会上首次承诺让西巴尔干地区入盟时,该地区的许多人都相信,加入欧洲将给本国带来良好的治理、负责任的机构和强劲的增长,并结束当地民族主义所引发的冲突。但遗憾的是,在此后的近20年的时间内,该地区并没有更接近于这些目标的实现。

本月的布尔多宣言也提到了“民主至上、基本权利、价值观及法治”。但是随着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对东扩的态度日趋多元化,巴尔干地区的领导人也开始积极为本国寻找替代的路径,而欧洲也不太可能在使该地区更接近实现这些重要目标的方面发挥关键性的作用。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自2002年起,欧元成为了欧盟国家之间的通用货币,但却有8个成员国尚未在其领土上正式采用欧元,这8个国家分别是丹麦、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共和国、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和瑞典,这些国家继续使用本国货币。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5日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