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强大的邻国会与塔利班接触吗?

2021年7月2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天津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领导人加尼·巴拉达尔 (路透社)

美国和北约部队从阿富汗撤军不可避免地给中亚地区留下了一片政治真空。很多人都想知道的问题是,谁会来填补这个真空。临近阿富汗的国家——巴基斯坦、伊朗和中国,均在该国拥有特殊的利益,它们也可能会再次努力追求这些利益。

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在塑造阿富汗的未来方面扮演像美国一样重要的角色,但是上述三国从各自的国家安全利益出发,都希望看到喀布尔建立一个稳定的政府,并在阿富汗全国范围内建立安全。

而塔利班方面,则正在寻求与各个邻国建立积极的关系,以获得国际合法性并为其亟需的经济发展吸引投资。那么,这对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中国和伊朗的关系又意味着什么?

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与阿富汗共有长达2670公里的边境线,并且该国在过去40年的动荡中承受了许多磨难。在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巴基斯坦成为了美国及其盟友“阿富汗杰哈德”(Afghan jihad)攻击苏联的平台,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911”袭击和随后的“反恐战争”,也只使巴基斯坦的安全局势进一步恶化。

这种不稳定使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的武装组织得以蓬勃发展。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和俾路支武装分子多年来一直在袭击巴基斯坦境内的目标,并已造成超过8.3万人死亡,此外还给巴基斯坦的经济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巴基斯坦方面经常声称,针对巴基斯坦的暴力袭击是在印度情报部门的积极支持下,从阿富汗本土策划并实施的。与此同时,巴基斯坦安全机构又被指责支持阿富汗的塔利班运动,特别是“哈卡尼网络”(Haqqani network)。

在这样的背景下,塔利班接管喀布尔和美军撤离阿富汗,被巴基斯坦的政策和军事界视为一项积极的进展。他们的态度一直是:“我们很高兴,因为塔利班掌权后,我们的西部边境将得到保护,而主要竞争对手印度也将被迫出局。”

这种对喀布尔建立友好政府的乐观情绪,还因为以下的事实而得到了加强:塔利班从未以暴力报复巴基斯坦为美国在2001年主导的军事行动提供支持(正是这场军事行动导致了塔利班的下台),或是将部分塔利班成员移交给西方部队的举动。部分人甚至猜测伊斯兰堡可能在喀布尔发挥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巴基斯坦情报部门负责人法伊兹·哈米德在9月4日访问了阿富汗首都的消息传出之后。

在国际舞台上,伊斯兰堡也一直在积极争取与塔利班进行国际接触。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在9月24日向联合国大会发布的视频讲话中,敦促国际社会支持塔利班政府,并向该国提供急需的人道主义援助。

然而,巴基斯坦可能并不像部分人猜测的那样,对塔利班拥有无可匹敌的权威。据消息人士向笔者透露,8月16日在伊斯兰堡举行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巴基斯坦的军事官员们向议员们解释称,塔利班可能并不会像过去那样听取巴基斯坦的意见。这就是为什么伊斯兰堡方面也非常谨慎,并不会像上世纪90年代那样单独行动以迅速承认塔利班政府。

尽管巴基斯坦还没有正式承认当前的喀布尔政府,但它对与该政府在经济方面的合作抱有很高的希望。在阿富汗前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执政期间,喀布尔开始青睐伊朗的港口,因此,从巴基斯坦港口到阿富汗内陆的进口货物流量下降了80%,双边贸易额也从2011年的28亿美元降至18亿美元。伊斯兰堡希望恢复使用巴基斯坦的港口来完成阿富汗的进口活动,并促进双边贸易。

巴基斯坦还希望,在塔利班统治下,安全局势的加强将使其能够加强与中亚的贸易,因为当地拥有显著增长的潜力。该公司正关注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管道项目的完工,该项目将把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输送至这3个南亚国家。由于阿富汗政府无法为阿富汗境内的管道工程提供安全保障,近年来相关的管道建设陷入了停滞。

此后,巴基斯坦只有与阿富汗人发展相互信任和尊重的关系,才能期待喀布尔出现一个友好的政府。

中国

今年4月,美国宣布从阿富汗撤军,从而增强了中国对瓦罕走廊边境安全的担忧,但同时也鼓励中国政府与塔利班领导人进行初步会谈。在瓦罕走廊上,中国与阿富汗共有长达92公里的边境地带。

中方担心混乱的阿富汗可能会导致暴力蔓延至中国边境地区,进而损害它在“一带一路”倡议内的区域战略投资。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为中国进入该国打开了一扇战略之门,但这扇大门也可能会充满风险。

今年7月28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天津会见了由加尼·巴拉达尔率领的塔利班9人代表团,塔利班保证不会允许阿富汗的领土被用来攻击中国,以换取中国的经济支持和投资,旨在重建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

这次会议对塔利班而言是一个转折点,因为巴拉达尔赢得了一个超级大国的支持,这个超级大国可以在阿富汗的重建和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8月16日关于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的声明中表示,中国“准备”与阿富汗进一步发展关系。

中国也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在其他大国纷纷回避在9月初宣布成立的塔利班政府之际,中国回应了该政府关于人道主义援助的呼吁,并承诺对其提供价值3100万美元的援助。9月23日,中国外长王毅在二十国集团外长视频会议上批评美国冻结阿富汗资产之举。在不到一周后,第一批来自中国的援助物资便抵达了喀布尔机场。

中国还着眼于从阿富汗未开发的矿产资源中获益,而这部分资源估值达1至3万亿美元。除了稀土元素之外,阿富汗还有大量的黄金、铂、银、铜、铁、铬铁矿、锂、铀、铝以及宝石储备。塔利班似乎愿意提供这些资源,并利用这些收入巩固其统治。

然而,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也让中国感到担忧。如果塔利班政府不能控制阿富汗境内的其他暴力极端组织,那么这可能会导致中国边境地区的不稳定。此外,一个局势不稳定的阿富汗,也可能会藏匿其他的激进组织,进而破坏中国在该地区的“一带一路”倡议。该国的不安全局势也将阻止中国的采矿或任何其他经济项目的启动。

其他地区和全球的参与者也盯上了阿富汗的资源,他们最终可能会利用当地的激进组织或军阀来确保自身的利益,从而可能会损害中国在阿富汗和该地区的经济利益。

因此,中国方面可能会谨慎处理与塔利班政府之间的关系,并在投资阿富汗方面循序渐进。

伊朗

伊朗与阿富汗共有长达921公里的边境线,同样也在过去几十年内因邻国的动荡而倍受折磨。在上世纪90年代,伊朗支持反塔利班武装的北方联盟,不承认塔利班在喀布尔的统治。

由于担心2001年后美国在该地区大规模的军事存在,伊朗与该组织建立了联系,并试图通过暗中支持该组织来损害美国的利益。

总体而言,伊朗人对美国的撤军感到满意。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在8月16日的一份声明中称之为军事上的“失败”。但自那以后,伊朗政府也一直担心阿富汗的安全和政治进展。在今年9月初,它对塔利班对反对派在潘杰希尔山谷据点的进攻作出了激烈的反应。

德黑兰还批评塔利班在其宣布的内阁中没有包括少数民族。伊朗在阿富汗的主要关切之一是保护哈扎拉什叶派社区,该社区在塔利班的上一次统治期间面临着严重的迫害。

除了政治利益,伊朗也在阿富汗寻找经济机会。美国的制裁严重损害了伊朗的全球贸易,但是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并不会为了取悦美国而回避与伊朗进行经济接触。

伊朗将努力保持其进入阿富汗市场的机会,阿富汗市场近年来一直充斥着伊朗的商品。2018年,伊朗成为了阿富汗最大的贸易伙伴,其出口额达到近20亿美元,此外,阿富汗的大量进口货物也要经过伊朗的港口。

在保持高贸易额的同时,伊朗还需要将设法阻止毒品通过其与阿富汗之间漏洞百出的边境流入。伊朗是阿富汗鸦片的主要市场,也是向欧洲和海湾运送毒品的重要通道。塔利班多次被指控从毒品交易中获利并鼓励毒品交易。因此,与塔利班政府建立有效机制以解决毒品问题将是伊朗面临的一大挑战。

喀布尔和德黑兰之间另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是威胁伊朗安全的激进分子。伊朗边境的呼罗珊和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近年来发生了多起恐怖袭击,人们指责这些袭击是由位于阿富汗-伊朗边境和巴基斯坦-伊朗边境的极端组织发动的。塔利班已经保证不会允许阿富汗境内的武装组织威胁其他国家的安全,但伊朗期待的不仅仅是口头上的承诺。

伊朗境内的200多万阿富汗难民也让德黑兰感到担忧。随着本国经济陷入困境,伊朗社会的社会经济紧张局势不断加剧,伊朗政府很难为他们提供援助,也很难欢迎更多的新来者。这就是为什么伊朗希望看到阿富汗实现稳定,并进一步实现这些难民的返回。

因此,阿富汗的邻国——巴基斯坦、中国和伊朗,都希望阿富汗拥有一个稳定的政府,以确保阿富汗边境和经济活动的安全。它们可能会与彼此甚至俄罗斯合作,以实现这一目标。这样一来,塔利班政府就会受到一个新兴的反美轴心的影响,以寻求消除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并决定其新的安全基础设施。

本文仅表达作者本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俄罗斯外交部14日表示,它正等待塔利班代表团抵达莫斯科以参与第三轮阿富汗会谈,与此同时,由阿富汗外长率领的阿富汗代表团当天正在安卡拉与土耳其的官员举行会谈。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的话报道称,华盛顿将在年底前恢复从阿富汗撤离的航班。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15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