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与埃尔多安的继任者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联合国发表讲话 (路透社)

本月月初,美国网站“外交政策”曾在其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谈及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健康状况。这篇文章声称,出于健康原因,埃尔多安可能无法在2023年后继续统治土耳其,文章还研究了可能接替他的人选情况。这篇文章中的内容,及其发表的时间节点,和它提供的信息与细节含义,引起了外界的大量疑问。

埃尔多安的继任者

10月1日,中东问题研究员斯蒂芬·库克在美国杂志《外交政策》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埃尔多安或因病重而无法继续统治土耳其》的文章。

库克在这篇文章中声称,埃尔多安在2023年即将举行的选举中面临的问题,已不仅仅是近年来他所在政党的支持率的下降,以及在部分重要城市中的选举失利——例如在最近的市政选举中便失去了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而是已经上升至对其继续执政的能力的质疑,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质疑其参加下一届选举的能力——在其当前的健康状态之下。

文章提到了部分可对埃尔多安的健康状况提出疑问的事件,例如在过去的几个月内,他曾在不同场合中表现出行走困难、上楼梯时靠在他人身上,或者说话结结巴巴的情况。

尽管作者承认,不可能完全相信并采用这些所谓的“信息”或证据,但是他认为,在埃尔多安连续统治土耳其19年之后,这些问题将共同构成质疑这位土耳其总统执政未来的基础。

土耳其政坛似乎已经开始认真对待这些指向,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们至少可以表达美国方面的某种倾向,或者制造这种倾向的努力。就在这篇文章发表的两天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其推特账户上发布了一段他打篮球的视频,以证明“他坚持每周锻炼3次”,这似乎是为了证实他的健康与活力。

很快,库克便开始讨论“后埃尔多安时代”以及被提名接替其职位的“强势”人物,其中有3人表现突出: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卢、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尔、国家情报局长哈坎·菲丹。库克认为,在逃亡的黑手党人塞达特·巴克尔泄密事件后,索伊卢已经成为了一个失败的赌注,而菲丹更倾向于置身幕后,这就使得阿卡尔成为了接替埃尔多安的最强大人选。

在此,作者解释了阿卡尔领先于索伊卢和菲丹的原因,首先是他拥有军方的支持——不仅是因为他拥有军事背景且曾经担任陆军参谋长一职,还因为他曾负责在2016年的未遂政变后重组武装部队,并在近年来提拔了部队内的大多数军官,从而拥有了他们的“效忠”。

库克在文章的最后指出,美国对阿卡尔的看法是——“可以与之合作的务实之人”,这并非一种非理性的思维,但是他也警告称,阿卡尔与埃尔多安有着相同的意识形态背景,并且也对该国和希腊在东地中海地区的紧张局势负有责任,此外,他还代表着土耳其军事机构内的一股反西方潮流。

文章中的指向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接受了在埃尔多安疾病语境下所提到的事件,继而将其整体讨论建立在这一假设之上,尽管对此更加合乎逻辑的解释是“疲劳”。但是,这并不是这篇文章中展现出来的唯一指向,也并不是文章中存在的最重要的问题。

首先,文章中还存在一个与其主题本身相关的指向,即讨论土耳其总统健康的想法,并声称他可能无法参加2023年的竞选,或者在此后继续统治土耳其。在这里,还存在其他有关这篇文章发表的时间节点和语境的问题,即近期土耳其与美国不断加剧的分歧——这种分歧促使埃尔多安专门针对拜登政府发表了一系列的负面言论。此外,还存在与这篇文章发表的网站——“外交政策”——相关的第三种指向,特别是因为这并不是关于这个主题的唯一一篇文章——该网站在发表第一篇同类文章的4天之后,又发表了第二篇这类文章,并认为“埃尔多安的继承人没有问题”,指的便是胡卢西·阿卡尔。

土耳其政坛似乎已经开始认真对待这些指向,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们至少可以表达美国方面的某种倾向,或者制造这种倾向的努力。就在这篇文章发表的两天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其推特账户上发布了一段他打篮球的视频,以证明“他坚持每周锻炼3次”,这似乎是为了证实他的健康与活力。

进一步强化这些指向的是,这篇文章并不只是对埃尔多安的健康状况提出了质疑,而是继续讨论了可能接替埃尔多安的人选,并详细讨论了这个问题,然后再将重心放在其中一人身上。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文章还暗示,接替埃尔多安的可能会是“根据紧急条款而出现的另外一位强人”,而不是通过正常的选举产生。因此,文章提出了上文中的3名军事与安全人选。这似乎反映了美国和西方国家,在事关被他们视为对手的一方,或者至少不完全在他们轨道上的一方时,所普遍持有的一种双重标准。

最后一个指向或许在于作者将国防部长胡卢西·阿卡尔接任土耳其总统的可能性置于其他两人之上。在另一篇由哈利勒·卡尔菲利所写的文章中,阿卡尔被认为是“一位忠诚的民族主义者,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反西方的人物”,这似乎是对阿卡尔进行的一种营销,或者是试图说服西方决策者,相信阿卡尔是他们的最佳人选。

土耳其正发党的问题

无论作者的意图和他所表达的美国政府的倾向如何,显然,近期美国和土耳其的关系“并非什么好兆头”,双方的关系进展并不顺利。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另有部分俄罗斯作家也在文章或声明中谈及了埃尔多安的健康状况,以及他参加下一届选举的可能性。

在不考虑以这种方式向现任的埃尔多安施加压力的想法的情况下,一个令人注意的问题在于,在外国势力的眼中,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内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可能接替埃尔多安的强大人选。阿卡尔和菲丹都不是该党成员,而索伊卢仅在2012年加入该党,而且代表的是一个更接近民族主义而非该党思想根源的流派。

这不仅仅局限于外部观察者,实际情况是,如今的土耳其执政党内已经不再存在拥有类似上述3人的能量与强势的人选,现在该党内的成员缺乏足够的人格魅力、力量,以在后埃尔多安阶段将该党聚集在其旗帜下,并保持该派的力量与团结,特别是鉴于该党的领导结构和干部中已经汇集了多股竞争性的流派。

基于此,像正义与发展党这样的改革派政党,在执政近20年来为国家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就之后,可能已经无法从其成员中提名一位能够接替埃尔多安的候选人,或者提名一位能够代表其基本目标、计划和设置的人选,这是非常令人重视且危险的状况。这对该党计划的长远未来,以及该党接近或远离其最初计划与改革起点的程度也产生了质疑。

此外,反对派仍然在继续为选举结盟,并且表示有意为下一届总统选举提名一位协调候选人,从而增加了正义与发展党所面临的挑战,特别是埃尔多安所面临的挑战,因为这就意味着,即将到来的这一届选举,将不会像过去的选举那样被轻易拿下,这一次,将带来不同的挑战。

总而言之,执政土耳其的正义与发展党会在即将到来的总统和议会选举中将面临巨大的挑战,其总统候选人、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也将面临挑战,但是其中最突出的挑战,仍将是该党在后埃尔多安时代,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维持其力量、团结、凝聚力和连续性。



相关文章

软实力建设是各国在二十一世纪面临的最重要挑战之一,因此,许多国家致力于从战略规划的科学研究成果中获益,增强软实力,在地区环境中发挥作用,并提高在全球层面的影响力。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