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2021年的以色列:以伊朗为首的地区挑战加剧其内部危机

以色列将“亚伯拉罕协议”视为对其地区地位拥有历史意义的一项政治成就 (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将“亚伯拉罕协议”视为对其地区地位拥有历史意义的一项政治成就 (半岛电视台)

在2021年面前,以色列满载着挑战和国内危机,这些危机已经存在了数年之久,并在2020年进一步深化。人们期望摆脱这些危机,并寻求利用在关系正常化上取得的成果来实现军事、政治、经济、社会和医生领域的突破,并在新冠疫情引发的混乱之后重整内阁。

在因贪腐指控而面临去留危机的总理内塔尼亚胡控制政府各部门之后,以色列目前正稳步推进在今年第一季度内举行议会选举,而这将是以色列在两年多的时间内举行的第四场议会选举。

尽管以色列寻求与阿联酋、巴林和苏丹无条件实现关系正常化并建立区域联盟,但是由于其国内政坛形势的不明朗,以色列目前在与巴勒斯坦问题及加沙地区持续冲突相关的所有问题上,均处于一种不明朗的状态。

以色列正在观望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政府将对内塔尼亚胡政府及其他部门棘手的问题采取何种政策和方针,其中最重要的问题包括:伊朗核协议、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阿以冲突,以及地区势力对海湾和东地中海冲突的干预。

以色列社会内部的极右翼言论正在加强 (半岛电视台)

统治与领导力危机

以色列已经连续第二年陷入一场领导力危机与统治不稳定的状态,正将在2021年举行第四次议会选举。以色列期望投票箱能够决定面临腐败案指控的内塔尼亚胡下台,背景是政党版图上的分歧,以及由议员萨尔领导的利库德党的分裂,同时,中右翼阵营内也出现了分裂,而犹太复国主义势力的左翼阵营则几乎没有存在。

在分裂的状态之下,据民意调查显示,内塔尼亚胡集团的影响力下降可能会帮助下一届政府的组建,而反对内塔尼亚胡继续担任总理职位的集团影响力则会加强,但是,在替代总理的身份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后者便需要得到阿拉伯联合名单的议员们的支持。从而增加了政治舞台的复杂性,并使犹太政党之间的联盟变得更不明朗。

内塔尼亚胡在受到腐败指控之后,寻求获得豁免权以免于受到审判和监禁 (半岛电视台)

审判内塔尼亚胡

在投票箱的结果产生之前,被称为“以色列国王”的内塔尼亚胡将于2021年2月接受3起腐败案件的第一轮审判,这3项指控包括受贿、欺诈和背信,届时将通过每周3次的庭审进行审议,而且内塔尼亚胡必须亲自参与上诉和核实的阶段。

4年来,内塔尼亚胡一直重复这样一句话——“所谓的贪腐案件根本不存在”,但是在2020年3月举行的第23届以色列议会选举之后,内塔尼亚胡未能通过一项禁止在总理任期内对其进行调查或起诉的法案,因此,他终将在耶路撒冷的一家中央法院的审判机构中出庭。

首批由辉瑞公司制造的抗新冠病毒疫苗抵达以色列 (半岛电视台)

新冠疫情

内塔尼亚胡成功利用了新冠疫情来为其政治利益服务,他在3月的选举之后成功瓦解了蓝白势力之间的联盟,并与国防部长本尼·甘茨组建了一个紧急执政联盟,以应对新冠疫情及其对健康和经济所造成的影响,但是却最终未能巩固这个得到73名议员支持的政府联盟。

在进入2021年之际,以色列的经济增长率进一步下降,失业者人数约80万,更有85万个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另有65.6万人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并期望通过与阿联酋之间的贸易来鼓励其经济发展。专家们预计,以色列针对阿联酋的商业出口额有望在2021年达到6亿美元,其中不包括保密的安全与军事出口。

为增强其赢得第四届议会选举的机会并解决当前的腐败危机,内塔尼亚胡除了寻求经济措施并吸引与之关系正常化的海湾国家的投资以外,还试图通过提供辉瑞公司的抗新冠病毒疫苗来争取选举优势。据悉,该疫苗将在今年上半年提供给以色列人,并且预计这项举措会在以色列的经济增长中贡献近5%。

内塔尼亚胡将在2021年的政治舞台上怀念他的“朋友”特朗普 (半岛电视台)

“亚伯拉罕协议”与伊朗核计划

以色列内部机构认为“亚伯拉罕协议”和关系正常化视为对以色列的地区地位具有历史意义的一项政治成就,来自巴伊兰大学贝京-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的立场评估表明,建立反伊朗阵线的逻辑基础,会要求以色列对其盟国采取军事行动,直至犹太国家的存在不再受到威胁。

因此,中东地区的新评估要求政府让以色列公众做好准备,并接受其过去未知的想法与承诺,例如参与地区军事行动,并通过这些行动来履行过去由美国代替以色列所执行的任务。

在拜登入主白宫之后,尽管他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关系冷淡,但是贝京-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却建议以色列尽最大努力以拖慢美国与该地区解除联系的过程,并使其恢复在中东地区的存在,因为美以之间牢固的合作伙伴关系,是地区反伊朗阵线取得成功的基础。

存在与缺席

随着白宫统治的换届,以色列的政坛也将洗牌,总统任期即将结束的特朗普将会缺席2021年的政坛,以色列期望借由内塔尼亚胡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留下的遗产,而与拜登翻开双方关系上新的一页。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其发表的言论中,谈到了新一届美国政府遵守承诺并重返核协议的意愿,并愿意在证实伊朗完全遵行了义务的情况下,取消特朗普政府对其实施的制裁。

以色列军方领导人视察北部战线 (半岛电视台)

战争与出口危机

战争与特定的军事行动一直是以色列实现内部危机出口的手段,此外,随着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地位得到巩固,以及真主党的势力控制了黎巴嫩的政治局势,而且伊朗与被占戈兰高地停火线沿线的武装派别之间的军事合作也趋于公开化,这些都在可能爆发的战争中,给以色列造成了新的挑战。

根据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作出的立场评估,预计在2021年爆发的下一场冲突将不同于以往,尽管评估认为以色列、伊朗以及真主党都不愿陷入全面战争,但是这场冲突很可能会将黎巴嫩、叙利亚甚至伊拉克西部都包括在内。

以色列军队也将在2021年面临非常规的军事挑战,通过被称为“北方战争”的多阶段战争,与远近数条战线上的军事对抗,旨在消除精密导弹及非常规武器所产生的威胁。



相关文章

被美国关押了近30年的间谍乔纳森·波拉德与他的妻子抵达以色列,结束了两个亲密盟友国之间长达数十年的紧张关系,据悉,波拉德在美国被判为以色列从事间谍活动罪行。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