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应对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表演必须继续

2010年3月10日,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举行会晤 (盖帝图像)
2010年3月10日,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举行会晤 (盖帝图像)

距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及其盟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向其支持者与融资者公布“世纪协议”已经过去了一年。

这项计划打算将完整的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对历史上的巴勒斯坦领土宣布主权,全面控制巴勒斯坦领土上通过犹太定居点而建立起来的广泛网络。

这项拟议的和平计划只是特朗普的幕僚们打造的一起假象,旨在安抚以色列并取悦支持特朗普的保守福音派群众基础。

这项“协议”根本算不上协议,因为它并没有与当事方巴勒斯坦人进行任何谈判。

这项所谓的协议目光短浅,并且违反了国际法,破坏了美国长期以来的政策和原则,也让美国失去了充任巴以冲突调解人的资格。

但是,这却完全符合特朗普支持以色列的军事占领,并使非法定居点合法化的一贯态度,同时还侮辱巴勒斯坦人并打击他们为争取自由而斗争的合法权利。

在2017年,特朗普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并于次年关闭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华盛顿特区的代表处。

特朗普政府还冻结了美国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的所有援助,而该机构的责任是支持数百万巴勒斯坦难民的生活。此外,它还以对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政策存在偏见为借口,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然而,美国国会却基本上保持沉默。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包括阿拉伯世界在内——亦是如此。即使许多人强烈反对特朗普的这项协议及其对巴勒斯坦的打击,但由于担心遭到报复,他们也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制止他。

早在这个报复型的特朗普政府开始剔除那些不愿在国会内支持其政策的人员之前,它就已经从联合国中剔除了那些不支持其以色列政策的国家之名。

特朗普政府继续利用阿联酋、巴林、苏丹和摩洛哥政府的野心或脆弱性,来推动这些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尽管以色列继续侮辱巴勒斯坦人并违背巴勒斯坦人民的意愿。

长期以来存在的一种共识是,建立巴勒斯坦国是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先决条件,而当前发生的这些事实却暴露了阿拉伯政权的软弱性,并让和平进程变得多余。

如果以色列可以向巴勒斯坦人强加要求,那么它为什么还要与巴勒斯坦人进行谈判?如果以色列能通过进攻获得更多让步,那么它为什么要妥协?

因此,中东和平进程被宣布死亡。而且是再一次!毕竟,当克林顿在2000年举行的戴维营峰会未能挽救这项进程之后,它也曾被宣布死亡。而在小布什的路线图也未能使之复活之后,奥巴马政府几乎放弃了这项进程。

可惜,这项进程每一次被宣告死亡,以色列都会发起军事行动,并引发绝望之中的暴力。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包括对加沙发起的两场大规模袭击。无论以色列是以“报复”还是以“割草”(即削减巴勒斯坦人的规模)来开展行动,其侵略行为都导致了混乱与成千上万人的死亡。

而且,这种情况毫无削弱之势。外交途径毫无进展,同时允许以色列在待建的巴勒斯坦国内加深军事和民事统治,这从实际上枪毙了两国方案。

和平进程已死。和平进程永存。

现在,是拜登让和平进程复活的时候了。

拜登政府已承诺通过改善与巴解组织的关系、重新开放美国驻东耶路撒冷的领事馆,以及恢复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提供的财政援助,来纠正特朗普做法中的某些问题,并使这场表演重回正轨。

此举值得赞扬,并且肯定会受到除了以色列之外的所有国家的欢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以色列政府继续拥护特朗普的一切政策,并且反对拜登所支持的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是新任美国总统应当回避这位腐败的以色列总理之时了,内塔尼亚胡已被指控犯有贿赂、欺诈和背信罪。而且就像特朗普一样,他纯粹基于个人利益和荣耀而破坏了选举过程。

内塔尼亚胡在选举期间基本上已经采用了特朗普的立场,并且将他与特朗普的合影放在其官方推特账户上,即使是在特朗普支持者袭击美国国会大厦之后。

拜登当然记得内塔尼亚胡曾如何无礼地违反所有议定书,并在伊朗核问题上煽动国会反对奥巴马政府。

此外,新任总统还必须回应内塔尼亚胡最新的挑衅措施——在其就职典礼前夜宣布新的扩大犹太定居点的行动,因此,就像拜登在过去的做法一样,他公开反对以色列的非法定居点。

拜登绝不会忘记,当他2010年访问耶路撒冷以重新开始和平进程时,内塔尼亚胡给予了他怎样的羞辱——内塔尼亚胡公布了在东耶路撒冷扩张非法定居点的极富戏剧性的新计划。

如果像预料的那样,言语根本不起作用的话,美国必须采取行动对内塔尼亚胡或其在三月份选举之后的潜在继任者进行审查。

如果拜登确实想恢复美国的外交信誉,那么他必须作好准备,利用美国对以色列的财政和军事援助来施加压力,而这笔资金占到了美国对外军事援助资金总额的一半以上。

这将是迫使以色列结束其占领并将其从更糟糕的处境中解救出来的唯一实际的方法,然而,拜登似乎却认为这种做法“骇人听闻”,而这才是一个“骇人听闻”的事实。

这样的做法并不会损害同盟,而是在为时已晚之前挽救它。而且这不仅仅适用于美国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拜登还必须利用华盛顿对沙特阿拉伯的影响力来结束其在也门的战争,并利用华盛顿对埃及的影响力来结束当地大范围的侵犯人权行为等等。

同样,如果拜登拒绝利用华盛顿的这种影响力,那么,以色列将继续加深其占领并进一步右移,并且将使任何形式的解决方案都无法实现。

拜登政府必须放弃原有的假想——认为美国向以色列提供的400亿美元军事援助,将会维护以色列的安全并缓和其立场。因为发生的一切都能证明,这些资金不过是维护了以色列的占领并使之更为强硬。

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始终坚持奉行这项该死的政策,但却期望取得不同的结果,这的确是一种疯狂的想法。

实话说,中东地区正处于如此的动荡之下,拜登并没有向巴勒斯坦投资大量的政治资本的任何地缘政治理由或战略利益。

但是,此事所包含的道德义务则是不能再被忽视了。民主党和美国犹太社区内的广大阶层都接受这种观点。

美国向以色列提供的无条件支持,给巴勒斯坦带来了沉重的代价,这包括无数侵犯人权的罪行、战争罪行和危害人类的罪行,从而使当前的种族隔离制度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不断扩大,而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所领导的政府。

如果这场表演必须要继续下去,那么,新任政府需要基于公平和常识,而采取不同的、更为自信的方法。首先,它需要承认一个事实,即生活在约旦河和地中海之间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必须享有同等的权利。

如果拜登真的重视和平而非过程,那么,他应当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即将举行的大选之前向他们表明,美国将支持所有人都应得到自由与正义,而不仅仅是少数人。



相关文章

数十年来,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殖民占领下饱受苦难,而以色列得到了美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支持,这使以色列得以逐步扩大其在巴勒斯坦的定居点计划和殖民化,截至目前,历史上隶属于巴勒斯坦的领土实际上仅约有5%由巴勒斯坦人控制。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