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错误地将胡塞武装列为“恐怖组织”?

2021年1月18日,胡塞武装支持者在美国大使馆外举行的示威活动中高举武器,反对美国决定将胡塞武装列为也门萨那的外国恐怖组织(路透社)

当地时间1月10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特朗普政府将实际上领导也门政府的胡塞武装列为恐怖主义组织,要求其对恐怖主义行为负责。正如大多数评论员所指出的那样,这一分类将大大恶化也门本已严峻的人道主义局势,使向也门提供急需的援助变得极为困难,并破坏了和平解决战争前景。

具有破坏性的但很少有人注意到的是,美国对“恐怖主义”定义的无原则化政治化,以及有选择地将其用作对付政治对手的战争工具。这破坏了美国在以事实为基础、公正指责全球恐怖分子方面可能保留的任何信誉,这也进一步暴露了美国是战争的参与者之一,在过去六年中有意伤害了也门人民。

毫无疑问,自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领导的也门战争于2015年3月开始以来,冲突各方——也门目前拥有很多冲突方——都违反了战争法,对平民发动了骇人听闻的袭击,充分记录了胡塞武装实施的虐待事件事实,包括对平民区的滥杀滥伤,阻止食物和医疗援助进入,以及雇佣儿童兵。

就规模、严重性和频率而言,更具灾难性的是沙特阿拉伯阿联酋领导的联盟犯下的战争罪行,其中包括故意和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对也门平民进行恐怖袭击,包括对儿童的反复袭击,造成11.2万人伤亡。

截至2016年,联军空袭造成了三分之二平民死亡,沙特阿拉伯阿联酋联盟使用美国提供的炸弹对也门的医院、诊所、学校、大学、工厂、婚礼、丧葬和居民区进行了广泛而系统的袭击。

沙特阿联酋联军对也门造成的伤害还包括,其使也门前所未有的陆地、空中和海上封锁变得更加复杂,这使得向也门运送粮食、药品和燃料极为困难(即使不是经常不可能),并助长了破纪录的大饥荒、营养不良和疾病。尽管沙特和阿联酋在这场战争中的鲁莽和残酷行为导致联合国和世界各国政府无数次谴责,但利雅得和阿布扎比无休止地进行欺凌、威胁和贿赂。

美国参与这场战争——作为冲突一方,除了向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提供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武器,以及对也门造成不必要的破坏之外,还提供情报信息、提供目标支持和石油供应严峻等国内挑战,甚至担心可能要承担战争罪行责任。

2018年,奥巴马政府超过二十位官员签署了一封信,敦促美国结束参与也门战争,美国国会也参与其中,通过了多项决议,要求结束美国在这场战争中的作用,并停止对沙特阿拉伯的持续军售,前总统特朗普使用否决权对此进行了否决。

美国总统乔·拜登是否会继续履行自己的诺言,以终止美国对沙特阿拉伯的武器出售,还是对参与也门战争进行进一步观察。

尽管花费数十亿美元轰炸也门,他们仍无力击败胡塞武装,对此感到沮丧,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仍不断游说美国国务院,将胡塞武装列为恐怖组织,以对也门实施严厉制裁,就像对伊朗、委内瑞拉和古巴以及这些国家的实体实施的经济制裁和列为恐怖组织,国务院将胡塞武装列为恐怖组织也并非基于这种政策的事实,也并没有对是非曲直进行公正评估。

取而代之的是,胡塞武装被部署为对抗国际敌人战争的经济工具,希望他们满足美国的要求,并放弃权力,这些有针对性政府中的每个政府都仍然掌权,而对这些组织的制裁只会伤害普通百姓,而普通百姓却对政府的行动或不采取行动没有发言权。

像某些进步集团所做的那样,纯粹出于人道主义的理由而反对将胡塞武装列为恐怖组织将对和平谈判产生不利影响,这种论点过于狭隘,并避免了解决不同但同样邪恶的后果。当美国选择将武装冲突一方——即胡塞武装——列为恐怖组织时,不仅无视而且支持另一方更为恐怖的恐怖组织袭击,我们的政府将破坏这种分类可能具有的任何信誉,并降低了其国际地位。

将胡塞武装列为恐怖组织和采取的相关制裁不仅应受到谴责,而且还由于美国的操纵而歪曲了这种分类的最初目的和意图,这不仅因为该分类会给也门人民造成伤害和苦难,仅就这种分类造成的苦难程度争论不休,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引发了关于苦难是否如所声称那样严重的质疑,也引发了关于谁将为随之而来的困难——制裁或政府——承担责任的问题。

反对将任何组织列为恐怖组织的论点应集中在华盛顿广泛滥用制裁,以及将列为恐怖组织作为未申报的战争工具,未能遵守允许美国制裁、挨饿和伤害世界各地人民的政策和法律,就像在世界上39个国家所做的那样,使我们无休止地争论着在一个地方,然后在另一个地方,再到另一个地方进行制裁的特殊性。

拜登总统有责任对立法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以赋予政府一个接一个的权力,而这些政权对世界各国人民造成了经济伤害,以此结束美国无休止的战争,这不仅意味着要撤军,而且还应杜绝滥用恐怖组织分类和随之而来的破坏性经济制裁。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