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拜登与伊朗谈判“候选人”的激烈运动 谁是幕后黑手?

莫利以支持外交途径解决伊朗问题而闻名 (阿纳多卢通讯社)
莫利以支持外交途径解决伊朗问题而闻名 (阿纳多卢通讯社)

美国新总统乔·拜登打算选择国际危机组织现任负责人、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中东事务协调员罗伯特·莫利担任伊朗特使的消息泄露后,针对以支持外交途径解决伊朗问题而闻名的莫利的激烈运动迅速展开。

此次运动以伊莱·莱克在彭博社网站上发表一篇评论为开端,伊莱·莱克因与阿联酋和以色列亲切的政治关系而闻名。他在文章中说:“选择莫利意味着拜登的第一个外交政策失误将落在伊朗身上。”

莱克认为,莫利(在华盛顿外交领域已工作25年)在与美国的敌人打交道方面有很多经历,然而当下,或者至少如果拜登团队的目标不是倒退回2017年1月,莫利一定是错误人选。

莱克在文章中指出,莫利的立场与拜登政府另外两名高级行政官员——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和国务卿候选人安东尼·布林肯的意愿相抵触。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在一条推文中说,“拜登总统考虑使罗伯特·莫利指导美国对伊政策非常令人担忧;莫利对伊朗政权的同情和对以色列的敌视由来已久。如果他被选中,伊朗最高领导人恐怕都不相信会如此幸运,莫利这样的极端分子一但被任命,便有机会向拜登总统和安东尼·布林肯说谎。”

12名曾在伊朗被扣为人质的人和一些人权活动家写信给拜登的国务卿候选人,敦促他放弃莫利,因为“这将向伊朗的独裁政权发出可怕信号,告诉他们,美国只在意重返核协议,无视其区域恐怖主义和危害人类的内部罪行。”

许多反对与伊朗进行谈判的专家,例如民主防御基金会和哈德森研究所的专家,也对罗伯特·莫利表示批评。

拜登想谈判,但是

拜登总统在竞选活动中曾表示,他将再次加入核协议,“伊朗恢复严格遵守核协议规定将成为再次谈判的起点。”他强调,希望“加强核协议中核武器条款的限制力度,扩大条款覆盖范围,同时解决其他重要问题”,例如伊朗的弹道导弹计划,侵犯人权问题和“破坏稳定的活动”。

最近几周,国务卿候选人安东尼·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开始对伊朗采取强硬立场。

两位官员在多个场合给人印象的是,他们不急于美国重新加入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退出的伊朗核协议,或取消过去四年中实施的制裁。

布林肯和沙利文要求伊朗首先在解决核问题上表现出一些善意。此外,他们还承认,美国的目标是重新谈判核协议,确保伊朗无法制造核武器。

美国国家情报局总监艾薇尔·海恩斯在参议院的任命认证会议上表示,伊朗是“世界上支持恐怖主义的主要国家”。

而伊朗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在《外交事务》上发文称,“不可能重新谈判核协议”,美国应“取消特朗普总统对伊朗实施的制裁”。

扎里夫自豪地宣布“伊朗的核能力已大大提高。”国际原子能机构最近透露,伊朗已采取发展核计划的决定性措施。

捍卫罗伯特·莫利

几个月前,莫利强烈谴责杀害伊朗首席核科学家穆赫辛·法赫里扎德的行为,并且一年前伊朗圣城旅旅长卡西姆·苏莱曼尼被暗杀时,他也没有对此举表示称赞,他认为这不符合美国在该地区的目标。

在彭博社发表评论、反对莫利的运动开始后,许多前任官员和研究机构的专家为罗伯特·莫利“抱不平”。

他们的捍卫重点是,这些抨击已超过了对罗伯特·莫利的攻击,变成了对拜登总统选择的与伊朗打交道的外交方式的攻击。莫利的支持者认为,华盛顿的强硬派开始提早向拜登施加压力,测试拜登是否坚持与伊朗重新谈判的公开和积极立场。

国务院官员、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亚伦·戴维·米勒表示对好战分子的枪口仅对准罗伯特·莫利一人感到惊讶。

米勒在推特上写道:“共和党人如果感到不满,为什么不攻击拜登、布林肯、沙利文和伯恩斯,反而选择莫利?这真是虚伪。”

一位外交官在接受半岛台网采访时说:“攻击罗伯特·莫利的人的目的与他最终能否获得这份工作没有关系。他们的目标和重点是破坏未来与伊朗达成任何协议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提名前外交官威廉·伯恩斯为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曾在2013年奥巴马政府与伊朗举行秘密会谈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5年核协议便是秘密会谈的成果。

伯恩斯担任美国副国务卿时,与莫利在阿曼进行穿梭外交,会见伊朗外交官员。

选择伯恩斯和莫利表明,拜登决心通过外交和政治轨道解开美伊关系结症。



相关文章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