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阿拉伯世界须避免第二个失去的十年

一名男子走过为26岁的水果小贩穆罕默德·布阿齐兹修建的纪念碑,后者在2010年的自焚导致统治突尼斯23年的本·阿里垮台,并在该地区引发了“阿拉伯之春”的抗议活动 (美联社)
一名男子走过为26岁的水果小贩穆罕默德·布阿齐兹修建的纪念碑,后者在2010年的自焚导致统治突尼斯23年的本·阿里垮台,并在该地区引发了“阿拉伯之春”的抗议活动 (美联社)

十年之前,突尼斯人民站起来反抗并推翻了总统本·阿里的统治。他们谴责他的政权、他的政策以及他的腐败行为,并呼吁得到工作、自由和尊严。这是数百万年轻人内心的疾呼,他们对社会上的裙带关系、不断扩大的经济机会差距,以及言论自由的缺乏而感到沮丧。

很快,北非及中东地区对变革的渴望,便引发了整个地区的抗议浪潮。这些在早期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的希望浪潮,导致了埃及、利比亚和也门政府的垮台。但是,正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股浪潮最终消失在了政治机会主义、威权主义、暴力以及内战形成的漩涡之中。

在发生这些戏剧性事件的十年之后,尊严与自由发生变化了吗?经济机会又发生变化了吗?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年轻人当前的生活状况是否比十年前更好?

尽管部分国家的渴望不断高涨,其政治也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开放,尽管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但是,却未能在过去的十年中实现深层次的经济治理改革与成果。

除去极少数例外,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国家都承受着不可持续的公共债务,并且对资本流入的依赖也有所上升。尽管部分地区(主要是海湾地区)的经商便利性已经有所改善,但是中东和北非国家的整体竞争力仍然达不到该地区的潜力。

根据英国《卫报》最新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在苏丹、突尼斯、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和埃及,大多数受访得都没有对举行抗议表示遗憾。然而,在叙利亚、也门、利比亚和苏丹,则有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生活比起义前还要糟糕。

即使是在突尼斯这个距离民主成功故事最近的国家,也有50%的受访者认为他们今天的生活非常糟糕,而只有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了。希望也在不断减少:在也门、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苏丹和突尼斯接受调查的大多数人认为,他们的孩子将面临比抗议之前更加糟糕的未来。

这样的未来并非不可避免。但是,如果不彻底地改变轨迹,中东和北非地区可能会再次经历一个失去的十年。

建立新的社会契约

十年前引发重大转变的不满情绪,在今天可能更加严重。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年轻人缺乏机会,从而压抑了他们对未来的希望。为了避免再次经历一个失去的十年,中东和北非各国政府必须修复这些破裂的社会契约,并去除国家在经济中扭曲而腐败的作用。

根据当前的人口发展趋势,到2050年之际,中东和北非地区将需要创造3亿个新的工作岗位。这是一项长远的挑战,但是并不遥远,甚至没有准备时间。据世界银行估计,中东和北非国家(从现在开始)每月将需要创造80万个就业机会,才能跟上新的劳动力进入市场的步伐。

数百万的新工作岗位并不会由政府创造,也不会被公共部门吸收。发挥该地区年轻人活力的唯一途径,就是振兴经济,为私营部门开放更多的大门,将透明度、问责制与善治引入国家事务的管理之中,并让政府扮演公平的监管者的角色。

不幸的是,挑战比比皆是。在大部分地区内,教育部门仍然在使用过时的课程及教学方法。新冠病毒残酷地曝露了卫生系统的弱点。社会保护项目也将宣告破裂。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出台的人力资本指数报告,今天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出生的孩子,其今后的生产力要比接受过全面教育和全面健康保护的孩子低一半(57%)。

矛盾的是,打造人力资本却是国家最重要的作用之一。但是,在许多中东和北非国家内,国家领导人已经严重缺位。因此,各国政府应当发挥应有的作用,应当付出巨大的努力,以使他们的年轻人能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成长和竞争。

这将不仅仅是一项金融投资,因为中东和北非国家已将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很大一部分用于了卫生和教育,但结果却不尽人意。因此,该地区需要更加合理地利用资源,并更好地管理卫生和教育系统。

为妇女提供更多机会并增强其经济权能将是取得进展的另一条重要途径。目前,在中东和北非地区仍然存​​在性别悖论:与男性相比,女性的受教育程度更高、表现更好,但是,其中却只有一小部分存在经济活动。

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各国政府还必须重新考虑其提供社会保障的方式,因为目前的这种方式开销巨大,而且效果不佳。长期以来,各国选择了一条政治上容易实现,但却在经济上受到灾难性破坏的社会契约方式——以“受保护”的价格供应基本商品和服务,以收买民众的政治忠诚与“社会和平”。

而现在,这类政策却难以为继。一方面,政府已经难以跟上价格上涨的步伐,另一方面,人民(尤其是年轻人)也不再接受以此作为扼杀其愿望和不满的交换条件。

正是这种过时并存在缺陷的社会契约的失败,从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十年前整个地区的动荡。现在,应当采取赋权政策以减轻这些国家无法再承受的负担,并重新分配稀缺资源以支持发展人力资本,以使今天的年轻人为明天的工作做好准备。

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

在一个健康的经济体中,私营部门与企业家精神需要发展的空间。政府作为经济监管者而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这就需要制定明确及可预测的规则,激活市场竞争以防止垄断行为,并赋予司法系统执法的权力。这些是任何开放市场的经济基础,也是吸引国内外投资的条件。

部分国家对努力改变其发展弧线充满了希望。其中,摩洛哥脱颖而出:它正走在向世界开放的道路上,并在现代化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同时维护着宏观经济的稳定。如今,由于全球大多数国家都将重点放在遏制新冠疫情的短期对策之上,而摩洛哥却一直在实施一些重要的新改革,这些改革可能会帮助改变该国及其人民的未来。

但必须要指出的是,宏观经济指标可能会产生误导。这些指标可以掩盖严酷的社会现实和薄弱的政府管理,正如十年前发生在突尼斯的情况一样。有必要在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进行广泛的经济和社会改革,并对可悲却仍然猖獗的腐败行为发出零容忍的强烈信号。

不幸的是,这些政策却是例外而非规则。中东和北非地区大部分的经济部门仍然处于国有实体的管理不善之下,这些实体却在市场现实之外运作良好。该地区当前的经济形势给纳税人带来了沉重负担,并向大量私人投资者关闭了大门。

没有人是在讨论国有企业的自动私有化。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各国政府需要做的是开放竞争市场,建立公私合作的伙伴关系,并重振那些效率低下或处于休眠状态的经济部门。各国政府需要以政治勇气和合法性来解释这些改革措施,并采取社会保护政策以防止任何人被落下。

松绑的十年

在一个世纪以来最为重大的变化发生十年之后,中东和北非地区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引发“阿拉伯之春”的挫败情绪仍然占据社会的主导地位,而且在许多情况下,滋生了更多的暴力、社会动荡以及脆弱,政府的腐败程度也更加恶化。更多的年轻人——其中许多人拥有大学学位,梦想着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为了避免再度经历一个失去的十年,要求采取行动的大声疾呼需要在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引起共鸣。而眼前的任务是向私营企业开放大门,克服对经济自由化的抵制,并赋予青年机会,以鼓励其发挥无限潜力。

各国政府需要制定公平的法律,并公平地执行这些条例。这将释放数百万年轻人的能量,他们将选择在国内创造机会与财富,而不是冒着生命危险去远渡重洋,只为将自己的才能带到国外。

要改变中东和北非地区的经济,这些地区的国家就需要将任务留给企业家、创业者、创新者以及那些愿意承担高风险以获得高回报的人们。他们将为该地区的年轻人创造就业机会并注入希望,会给这些年轻人足够的空间和支持,让我们跟随他们的领导,看看该地区在松绑的十年之后,会有怎样的发展前景。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美国中东问题研究员弗雷德里克质疑新冠病毒是否会点燃第二次阿拉伯之春,他在美国《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凸显了中东地区执政体系的无能。

阿拉伯之春发起十周年的纪念日即将到来,激进主义者唤起热血的记忆,当时他们冲破恐惧的藩篱,在街头高呼自由,但是,这些未能实现他们梦想的革命引发了许多关于其可行性和命运的疑问。

法国《解放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认为,在2011年1月,突尼斯人向阿拉伯世界开启了一场由渴望自由的年轻人所负担的革命盛会,但是在10年后,风暴式的变革与现存势力所实施的各种猛烈镇压,却关闭了民主之门,并再次筑起了一面恐惧之墙。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