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会否与共和党人决裂并组建自己政党?

特朗普将于1月20日结束任期(路透社)
特朗普将于1月20日结束任期(路透社)

当地时间8日早上离开华盛顿特区附近罗纳德·里根华盛顿国家机场时,来自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撞上了许多特朗普的愤怒支持者。

即将卸任总统的支持者们走近这位亲特朗普的参议员,大喊:“你是叛徒,你知道选举被操控以针对特朗普,你知道特朗普应该继续担任总统。”

这个事件尽管简单,但表明了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不会在短期内从美国政治舞台上消失,并将继续忠于他。

格雷厄姆参议员以与特朗普的亲密及对特朗普的广泛支持而闻名,他在国会认证总统选举结果会议上表示,“我们所做的是法律工作,认证乔·拜登当选美国新总统。”

格雷厄姆还补充说,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取得了很多成就,例如确保美国边界安全,生产疫苗和实现中东和平,由于总统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总统已经毁掉了这些成就。

围攻国会事件使共和党处于一个没有安全选择的十字路口,而格雷厄姆参议员的立场反映了共和党面临的巨大困境,一方面,他不希望弹劾特朗普,这可能给民主党带来好处,另一方面,共和党不能对特朗普在煽动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事件中发挥的作用保持沉默,据悉,围攻国会大厦事件导致5人死亡,并对国会大厦造成严重损失。

在总统任期结束并搬离白宫前五天,人们对特朗普未来计划的猜测不断增加,据悉,特朗普任期将于1月20日到期。

随着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灾难性终结”,当地时间13日,众议院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议案,在213位议员中,只有10位共和党议员投票支持弹劾特朗普,仅占4.7%,观察家们认为,这表明议员们担心对特朗普的愤怒会影响他们的政治未来。

自从特朗普于2015年出现在共和党舞台上以来,共和党基层对他的支持是以牺牲传统的共和党候选人和领导人为代价的,挑战特朗普的任何候选人都无法抵达2020年总统大选,没有任何共和党候选人与特朗普进行认真竞争。

共和党的困境

尽管发生了围攻国会事件,众议院的122位共和党议员(占共和党众议员三分之一)和参议院的9位共和党议员(占共和党参议员六分之一)还是投票支持取消选举结果,以满足特朗普意愿。

萨福克大学与《今日美国》合作在12月16日至20日之间对一千名美国公民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有45%的美国人对特朗普担任总统的表现感到满意,有52%的受访者表示对特朗普表现不满,有3%的受访者表示不知道答案。

在国会大厦遭到围攻袭击后,昆班克大学在1月7日至10日期间对1239人进行的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44%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总统不应对围攻国会大厦事件负责,而33%的受访者表示对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的表现满意。

这些比率反映了共和党多数派对特朗普总统的持续支持,尽管美国最近几天目睹了这一切,有些人认为这是数十年来对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

上述信息令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感到担忧。

据新闻报道称,麦康奈尔对众议院通过弹劾特朗普议案及审判特朗普趋势感到满意,因为“这有助于将特朗普从共和党中剔除。”

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代表南希·梅斯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总统“丑化了他的形象,在共和党中没有未来。”

梅斯对特朗普在经济上、减税和开发新冠疫苗等领域取得的成就表示称赞,但她表示,“他所做的一切好事都已经消失了,共和党现在必须与他分离开来。”

南希·梅斯没有在当地时间13日对特朗普弹劾议案决定进行投票,因为她认为,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急于提出弹劾条款,但未遵守正当程序。

不确定的未来

美国宪法中没有涉及政治党派,对于组建政党或表达竞选美国总统大选愿望事宜,宪法中没有任何执政原则或限制性规则。

麦克维——他是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的一位银行家,自1980年里根时代以来就投票支持共和党人——表示,“自特朗普上台以来,或许在他上台之前,美国就发生了广泛变革。”

麦克维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政治调整过程仍在继续,尚未结束,但是当其结束时,很可能会出现特朗普流派,无论是离开白宫后的特朗普本人,还是向特朗普表现出极大忠诚的政治家领袖,例如来自得克萨斯州的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或来自密西西比州的乔什·霍利。

另一方面,迈阿密大学政治科学系系主任格里高利·库格(Gregory Cougar)则表示,“特朗普成立第三政党是不现实的,因为试图弹劾特朗普并且在主要社交媒体平台被封杀,导致他失去信誉和建立新政党所需的资源。”

库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补充说,美国的政治结构使创建第三政党很难成功,但他表示,“ 5年前我曾说过特朗普对传统共和党构成威胁,但现在我必须说,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已经控制了共和党,在里根总统领导下建立的现代保守主义已经崩溃。”

引发担忧

2020年,将近7500万选民投票支持特朗普总统,他们不知道如果特朗普未来不出现在政治舞台上,将会发生什么,当时大多数支持特朗普的选民都憎恨包括共和党在内的传统政治体制,并认为政党正统是美国政治问题的一部分。

特朗普成功地扩大了共和党在传统上接近民主党的少数民族中的势力范围,共和党赢得了众议院另外10个席位,其中多数是女性,还有拉丁裔和黑人少数民族的代表。

与此同时,共和党基层几乎没有表现出与特朗普决裂的意愿。

弗吉尼亚乔治梅森大学的杰里米·梅耶尔(Jeremy Mayer)教授认为,“组建新政党的唯一方法是必须依靠民主党的支持,但特朗普的形象两极化,以至于虽然特朗普政党吸引了数百万共和党人,但不会吸引任何民主党人士。”

杰里米·梅耶尔警告共和党人允许特朗普分裂政党的后果,因为这将推动“确保民主党的多年控制,即使在阿拉巴马州或印第安纳州这样非常红的共和党州中,如果特朗普政党将保守派和右翼选票从共和党派中分离开来,民主党人将有机会赢得三方竞争。”



相关文章

当地时间1月1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举行投票并以多数票赞成的结果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副总统迈克·彭斯动用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以罢免总统特朗普。就在一周之前,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冲进国会大厦抗议总统选举的结果。另一方面,副总统彭斯则强调,反对动用宪法修正案来弹劾特朗普。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