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土耳其和埃及:名为“平静”的新阶段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关于该国与埃及关系的发言使两个地区大国之间的关系在世界和中东地区发生诸多变化时改善和发展的可能性重新回到讨论最前沿。

前言

12月30日,恰武什奥卢表示,该国与埃及的关系没有中断;相反,两国之间存在“旨在改善关系的情报机构层面的交流”,以及“外交部层面的对话”。他强调双方在国际论坛上坚持不冲突(互利)原则。

恰武什奥卢举例说明了双方对这一原则的承诺,“埃及在伊斯兰合作组织上次会议上提出了一些反对,而土耳其则在与北约关系方面采取了一些积极步骤。”

土耳其外长强调,两国代表在安卡拉和开罗均进行了交流,去年他在一次国际会议上与埃及外长会晤,双方同意“努力寻找路线图”,希望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好起来的。”

分歧和差异

像中东地区许多邻近的大国一样,两国之间竞争和冷淡的关系持续了几十年,特别是在冷战期间,在1958年“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时期,两国几乎进行了直接战争。

在正义与发展党统治土耳其的头几年,两国关系得到了加强,但未达到紧密合作和结盟的地步。只有阿拉伯革命提供了这种可能性,土耳其押注与埃及结盟,当时的外交部长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称之为建立地区新秩序的“民主联盟”。阿卜杜拉·居尔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革命后首位访问埃及的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之后第二年访问了埃及。

但是,7月3日的埃及政变使两国关系回到了起点,甚至比过去更糟。土耳其谴责政变,并拒绝承认政变后出现的政权,其原因有很多,主要是它自己有关政变的经历。当时,土耳其正在起诉参加1980年和1997年政变或随后计划其他政变的军事领导人。另一方面,埃及发动了不依赖土耳其的媒体运动,之后与“穆兄会反对派”合作。

埃及取消了双方间的海事协定,商务关系撤消,外交关系几乎中断。后来,埃及成为反对土耳其的区域轴线内的主要支柱。从利比亚到东地中海,从叙利亚到海湾危机,尤其是试图在该地区分割财富蛋糕而忽略土耳其权益的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埃及在许多区域问题上站在土耳其对立面。

今天,在埃及政变过去超过7年后,区域和国际局势以及两国内部局势发生了很大变化。

首先,埃及政权已经克服了合法性的复杂问题,内部挑战大大减少,在区域和国际舞台上获得认可和接受。而由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克服了许多内外部的危机和挑战,以更强大的姿态走出2016年的未遂政变。

这意味着双方今天面临着不同的挑战,最主要的是新冠大流行下的经济挑战,以及应对不同的地区和国际问题。这也许可以解释最近几年两国交流、情报和贸易会晤频率下降的原因。

未来

最近,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成为拉近两国关系,或者至少是缓和紧张的双边关系的因素。众所周知,两国更倾向于特朗普当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因此,两国正在内外部努力采取许多措施,迎接椭圆形办公室新主人即将带来的“民主”阶段。

此外,该地区的许多发展刺激土耳其和埃及重新评估和审视某些文件。利比亚危机在埃及押注退役将领哈利法·哈夫塔尔赢得的黎波里之战上失策,土耳其干预使局势转向有利于民族团结政府的方向后,已成为埃及最大的威胁。此外,阿拉伯国家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正常化的道路,尽管不一定与埃及政权的道路相冲突,但是这有可能削弱埃及的区域作用。

埃及的地区联盟,特别是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联盟,似乎是与土耳其对话取得任何进展的主要障碍,土耳其认为与埃及和睦相处的某些要求或自己的一些要求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满足。

另一方面,就区域竞争和能源安全而言,东地中海问题目前是土耳其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因此,土耳其一方面寻求从地中海沿岸国家寻找合作伙伴和/或盟友,另一方面试图削弱或分散敌对的区域联盟。

因此,与埃及划定海上边界的想法是一个古老的土耳其提案,至今仍摆在埃及的桌上,这绝对符合其利益。这也解释了为何土耳其作出关于埃及担心利比亚局势影响国家安全的积极声明。

总的来说,一些地方、区域和国际事态发展推动这两个区域大国比以往降低了关系紧张程度,打开了对话道路。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挑战和障碍。埃及渴望得到土耳其对现有政权的明确承认,而土耳其则在顺应埃及当地局势上存在困难,并且它希望在东地中海和利比亚问题上进行合作。

此外,开罗的区域联盟,特别是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联盟,似乎是与土耳其对话取得任何进展的主要障碍,土耳其认为与埃及和睦相处的某些要求或自己的一些要求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满足。

以上所有这些都意味着,由于许多原因,双方之间很难达成和解。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可能对话,也不能解决争端。甚至从土耳其角度来看,讨论埃及政权合法性的问题已经成为过去式,因为土耳其几年前便已接替埃及担任伊斯兰合作组织轮值主席,然后继续进行对话和会晤,甚至进行一些低级别访问,然后发表一些声明;这些证明两国存在外交部级别的外交对话,这不是不承认对方的行为。

而双方的和解产生了真正的利益,特别是在东地中海和利比亚问题上。如果两国达成划定海洋边界的协议,这将对两国都大有裨益。土耳其将在富含天然气资源的东地中海部地区获得一个希腊意想不到的额外合作伙伴,打破敌对联盟的凝聚力。而埃及,将获得空间和财富,在以色列成为替代自己发挥作用前向欧洲运输天然气。

在利比亚危机中,军事解决方案崩溃后,两国之间的间接对抗破裂了,双方有机会为政治解决做出贡献,确保利比亚的稳定,并确保两国在未来的作用。特别是埃及最近派遣了代表团访问的黎波里,向民族团结政府打开大门,土耳其最近与利比亚东部部队进行了沟通,并接待了阿基拉·萨利赫的特别代表。

总之,这一系列利益将促使土耳其和埃及进行对话,寻求冷静局势,开放合作之路,而区域结盟和先入为主的立场将使它们彼此分离。

因此,在不久的将来,两国关系不可能有重大突破。但是很显然,他们正在走一条平静的渐进道路,从中期来看,即使没有总统访问,但可能有经济、贸易和部长级的合作。

但是,这仍然是一条脆弱的道路,根据现有的区域格局,该道路永远容易崩溃,而任何改变当前两极化状态的发展都可以助长和加强这一崩溃。而且只有未来几周的事件才能证明谁在地区政治、战略利益或已有格局和阵营中是实力最强的一方。



相关文章

埃及和土耳其经过多年的疏远和政治紧张关系之后,两国关系近几个月来发生了新的变化,这表明了双方都希望保持平静的共同愿望,此举正值地区和国际事态发展不断发生变化之际,而这些事态发展可能会导致该地区联盟发生戏剧性变化。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