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无法实现的和平与充满苦痛的收获(下)

巴勒斯坦难民营 (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难民营 (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领导层可以浪费的时间已经不多,它有时会承受无妄之灾却难有动作,有时又只能眼看着地区和国际上的各种动态而无助嘶吼,除了哀悼自身的不幸之外无能为力,渐渐地,兄弟与朋友都抛弃了它。

巴勒斯坦领导层在接连遭受政治、经济、地理、安全和军事上的损失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它面前所剩的只有伟大的巴勒斯坦人民,他们仍然屹立不倒,剧毒未能侵蚀他们,灾难也没有打倒他们,在一切痛苦的收获面前,他们仍然充满耐心和考量。

在上半部分的文章中,我们主要讨论了五大层面的痛苦“收获”中的两个层面,包括巴勒斯坦人民在近100年的时间内,在军事层面和经济、社会层面上,不断“收获”的苦果,而在下半部分的文章中,我们将重点讨论巴勒斯坦人民在阿拉伯政治、巴勒斯坦政治,以及遭受边缘化的三大层面上所“收获”的苦果。

政治“收获”

第一:阿拉伯政权的脆弱性

巴勒斯坦问题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阿拉伯国家政权所处的严重崩溃和动荡的阴影下产生的,当时,阿拉伯国家处于西方殖民主义的完全统治之下,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初,部分国家才开始摆脱这种殖民状态,然而新兴的阿拉伯国家实体仍然是原有殖民国家的傀儡,或是被那些帮助它们摆脱殖民的国家所控制,这些国家帮助它们实现了稳定与发展,并为它们提供了必要的保护。

今天,我们回顾那个时代的时候会发现,在当初要依靠新兴和脆弱的阿拉伯国家实体来解放巴勒斯坦和消灭犹太复国主义占领国,是很难实现的一件事情,这在阿拉伯人处理巴勒斯坦问题的方式上得到了清晰的体现,其中最突出的方面包括:

1.缺乏统一而严肃的阿拉伯立场,能够将其愿景和条件强加给犹太复国主义实体。

2.鉴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在军事上拥有质的优势,阿拉伯国家的军事能力薄弱,因此,阿拉伯国家无法威胁以军事手段来消除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无论是在1967年6月的战争失败之前还是之后。

3.阿拉伯国家无法形成任何有效的国际压力,来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并使结果有利于巴勒斯坦人民,此外,也无法迫使国际社会责成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执行符合国际合法性的决定。

4.至100多年以来至今,阿拉伯社会的状态一直无法从失败走向胜利,无法从分裂走向团结,也无法从虚弱走向强大,无法从毁灭走向建设,无法从崩溃走向凝聚,无法从依赖走向独立,相反的是,阿拉伯社会日复一日地失败、分裂、衰弱、毁灭并在从属地位上越走越远,因此,期望继续依靠这种状态而公正地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只会徒劳无功。

5.阿拉伯国家只关注自身,周边的国家只重视收复本国土地的问题,而无视此举对巴勒斯坦问题造成的影响。

6.阿拉伯国家寄希望于两国两案,尽管在国际上对巴勒斯坦问题的处理之下,这个方案根本不可能实现。

7.阿拉伯世界对巴勒斯坦抵抗运动提供后勤、军事、组织和财政支持方面的立场失败,导致它先后与约旦、黎巴嫩及叙利亚发生武装冲突,并且只能在不同的阿拉伯战线上不断转移,这使它承受了大量的敌意与打压,迫使它及巴勒斯坦人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8.利用巴勒斯坦问题来实现内部、地区或国际目标,无论是政治目标还是经济目标,一方面作为向国际大国施加压力的底牌,一方面又是向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施加压力的底牌。

9.当埃及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单方面缔结戴维营和平协议之后,阿拉伯世界对巴勒斯坦问题的立场开始分崩离析,从而导致1967年喀土穆首脑会议的三项决定(不和解、不谈判、不承认)全面瓦解,也导致许多阿拉伯国家倾向于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建立秘密关系,特别是在安全和经济领域内。

10.伊拉克对科威特的占领,以及此举对阿拉伯阵线的破坏,随着科威特解放战争的打响而不断加剧,紧随此后的是1991年在马德里举行的阿拉伯-以色列和平会议,以及随之而来的政治、安全与经济项目,旨在打造一个新的中东地区,而所有这些,都以牺牲巴勒斯坦人民及其正义事业为代价,而换得了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利益。

11.阿拉伯国家发出的所有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实现全面和平的倡议都宣告失败,原因是美国缺乏认真,西方国家也不愿对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施加压力以迫使其执行符合国际合法性的决定。

12.以“阿拉伯之春”为名而席卷阿拉伯世界的一场混乱,以及这场混乱在许多阿拉伯国家内遗留的武装冲突,已经成功地得到了阿拉伯与地区政治的重视,并使阿拉伯街头、媒体、精英及知识分子不再关心巴勒斯坦问题与巴勒斯坦人民,从而为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敞开了该地区的大门。

这样的阿拉伯社会状态已经持续了100多年之久,直到现在,它也一直无法从失败走向胜利,无法从分裂走向团结,也无法从虚弱走向强大,无法从毁灭走向建设,无法从崩溃走向凝聚,无法从依赖走向独立,相反的是,阿拉伯社会日复一日地失败、分裂、衰弱、毁灭并在从属地位上越走越远,它也根本没有能力,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达成公平的解决方案。

第二:巴勒斯坦领导层的动荡

阿拉伯与国际环境极大地影响了巴勒斯坦事业的进程以及巴勒斯坦领导层的表现。但是,这种影响并不能洗白巴勒斯坦领导层在军事、政治、财政和组织方面的糟糕表现,也不能免除它对巴勒斯坦问题造成混乱而需要承担的责任,特别是1993年它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单独签署《奥斯陆和平协议》之后,更是进一步加剧了巴勒斯坦问题所带来的混乱。巴勒斯坦的局势变得更为分裂,从而加剧了巴勒斯坦人民所承受的痛苦,并加倍了他们的牺牲。这一点在许多方面都得到了证明,其中最重要的方面包括:

在签署《奥斯陆协定》之前

  • 尽管在巴勒斯坦问题的团结、命运和抵抗敌人方面呈统一立场,但是意识形态和政治、军事、组织掌控方面却具有多样性。
  • 抵抗派别不时在思想、政治和军事上发生冲突。
  • 在国内外都存在地理、政治、军事和组织上的分裂。
  • 缺乏统一的愿景来解决巴勒斯坦问题。
  • 参与阿拉伯地区事务,各个派别忠于不同的阿拉伯政权。
  • 这些派别在接纳其驻扎的阿拉伯国家内,与之发生冲突。
  • 脱离阿拉伯国家阵营,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单独签订和平协议。

在签署《奥斯陆协定》之后

  • 阿拉伯世界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立场发生了动摇,无论是在官方还是在民间。
  • 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参考来源从联合国和安理会的决议变成了《奥斯陆协定》。
  • “阿以和平倡议”宣告死亡,并为任何寻求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和解,或与之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的阿拉伯国家提供了充分的理由。
  • 对主持这项协议的国际各方充满了荒谬的信心,幻想这些势力有能力用这项协议来约束犹太复国主义实体。
  • 相信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幻想它有遵行协议的诚意。
  • 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建立安全关系,却以牺牲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及人民内部团结为代价。
  • 急于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建立单独的商业项目,并以牺牲巴勒斯坦人民为代价。
  • 幻想建立巴勒斯坦国外交和政治机构,根本无视其处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军队控制之下的事实。
  • 巴勒斯坦领导层在打击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过程中偏向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并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进行协调,以期征服或消灭巴勒斯坦抵抗运动。
  • 根本无法采取任何威慑措施来对抗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无法防止它继续在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带参与军事和安全事务。
  • 迄今为止都没有采取一项国内民族联合解放计划,以加快巴勒斯坦危机的结束。
  • 内部分歧的持续,以及巴勒斯坦舞台在地理、政治、军事、财政和媒体上的呈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和思想控制,特别是在2008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控制了加沙地区之后。
  • 尽管采取了大量的内部和外部努力,尽管对此存在强制性的要求,但是,巴勒斯坦领导层仍然未能结束这场可耻的失败与分裂,未能统一巴勒斯坦人的内部战线。

巴勒斯坦领导层所处的这种动荡局面,导致了许多的结果和影响,而正是这些结果和影响导致了巴勒斯坦问题的终结,其中最主要的是:

1.采用两国解决方案。

2.加入《奥斯陆协定》。

3.修改《巴解组织宪章》。

4.将抵抗运动视为恐怖主义行为。

5.缺乏统一的国家计划。

6.意识与思想形态的多样性。

7.法塔赫与哈马斯之间持续的分裂状态。

8.完全无力抵抗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在所有领域内的攻击。

9.在美国的承诺和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大锤之间不断衰落。

心理“收获”

我们要讨论的巴勒斯坦人民自100多年以来的痛苦“收获”,第五个层面就是心理层面。

巴勒斯坦人民所承受的心理苦难是独特的,因为他们正在打一场并不公正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傲慢的世界与压迫者、占领者站在一边,而并不关心被压迫者的权利、牺牲与痛苦,在巴勒斯坦,近5代人承受着占领带来的痛苦,或是生长在难民营内。

而生活在被占领巴勒斯坦境内的巴勒斯坦人,却不断遭受占领、全面的封锁、反复的战争、杀戮、致残、破坏、拘留、勒索、贫穷和失业的困扰,而居住在国外的巴勒斯坦人,也遭受着迫害、歧视、剥削,以及在教育、工作和旅行问题上的限制,他们的安全得不到保障,生活拮据、住房困难。无论是生活在国内还是国外,他们往往都会被迫站在近东救济工程处办公室的门口讨要生活。他们在迎接新生时心情沉重,在挥别逝者时充满悲伤。

上述的所有情况结合在一起,使巴勒斯坦人的心理状态更加复杂化,他们的内心一方面住着英勇、斗争、坚定不移、工作、牺牲和救赎,另一方面又存在被背叛和欺骗的痛苦感受,这样的感受让他们的内心生出残忍、坚韧、愤怒、仇恨与压迫,让他们产生无止境地渴望报复,因此,你会看到他沉默寡言、痛苦不堪,感到全世界都装不下他的忧虑,你也可能看到他保持微笑,因为他想片刻地逃避现实给他造成的阴影。

这种复杂的心理状态,只有巴勒斯坦人民需要面对,需要感受,需要承受其影响,而他们还梦想着觉醒,幻想着回归与稳定。

巴勒斯坦人民的痛苦“收获”不仅仅局限于上述五个层面,著名的巴勒斯坦历史学家穆罕默德·阿布·西塔博士,提醒人们注意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对巴勒斯坦人民发动的“十大战争”,具体包括:

1.军事战争,我们在前面已经列举过。

2.使受害者保持沉默的战争,并阻止这种声音传向世界。

3.政治战争,旨在废除将以色列定性为犯罪的国际法规。

4.历史战争,为了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的存在而抹灭巴勒斯坦的历史特性与身份。

5.旨在摧毁和消除任何历史古迹的遗产战争。

6.宗教战争,证明巴勒斯坦是上帝赐给犹太人的礼物。

7.基于独特的犹太元素的种族主义战争。

8.在所有平台上,以任何方式将巴勒斯坦人扭曲并妖魔化的战争。

9.法律战争,旨在防止出台任何支持巴勒斯坦人权益的法律法规,并将巴勒斯坦人以及所有与他们合作的人定罪。

10.一场长期的公开经济战争。

我们眼前是这些最能突出巴勒斯坦人民100多年来所承受苦难的事实,如果我们想要讨论这些苦难的细节,可能需要极长的篇幅。简而言之,我们希望从这些叙述中得出以下的结论:

  • 巴勒斯坦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并经历了长达一个世纪的痛苦。
  • 巴勒斯坦人民付出了这些牺牲,却没有得到公正的解决方案作为回报。
  • 阿拉伯国家和国际社会无法以巴勒斯坦人民所希望和憧憬的方式来解决巴勒斯坦问题。
  • 巴勒斯坦领导层必须依靠自身及人民,才能找到一个共同的国家解决方案,让巴勒斯坦的所有政党、势力与派别都达成共识。
  • 停止基于两国方案的不可能实现的和平进程,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寻求新的和平道路,以实现巴勒斯坦人民的期望与抱负。
  • 巴勒斯坦领导层不应过多重视阿拉伯国家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实现关系正常化而付出的努力,因为和平与稳定的钥匙一直紧握在巴勒斯坦人民的手中,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坚韧不屈,他们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他们能够创造奇迹。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内,巴勒斯坦人民所作出的牺牲可谓不小,但却只给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换来了当前的惨状,由于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存在,以及随后他们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并在这片领土之上建立起了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巴勒斯坦人民承受着最为悲惨的苦难与最为艰苦的条件,而巴勒斯坦问题也因此成为了区域和国际问题之源。

艾哈迈德·阿布·杜赫在英国《独立报》上发表的文章指出,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和平协议,可能会起到推动作用,但它并不会让我们更接近中东和平,而只会对部分政治领导人(例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产生作用,而且它基本没有回答那些最为重要的问题。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