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埃及在处理与土耳其的关系时意志是否自由?

埃及与土耳其的国旗 (路透社)
埃及与土耳其的国旗 (路透社)

多年以来,东地中海国家已经达成了各类协议,并结成了引人注意的联盟,从而分裂为不同的目标。通过这些协议,土耳其似乎成为了地中海沿岸被针对的国家,因为包括法国在内的部分国家,也在寻求加入这些联盟,而事实上它也成为了这些协议的缔约国,并且在与东地中海相关的一切事务中都占据了主导权,与此同时,没有任何人考虑到土耳其的立场,更不用说关心它想要什么。此外,所有这些协议,基本目的都是扼紧土耳其的咽喉,直止它根本无法在其海域捕鱼。

众所周知的是,土耳其在地中海上拥有最长的海岸,但尽管如此,当事关地中海沿岸问题时,这个事实就被忽略了。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着,直至土耳其与利比亚达成协议,并透露了与希腊划定边界的倡议,从而引发了反对与抗议活动。

通过无可辩驳的证据,土耳其客观地应对了这些反对意见,并以此破坏了陈旧的观念,挫败了这些国家的企图。在这个阶段内,土耳其向每个国家喊话,并阐明了每个问题的法律依据。土耳其与希腊之间存在争议的问题,不同于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间的争议问题,土耳其与西方之间的问题,或土耳其与埃及之间的问题也同样如此。土耳其能够向每一方,使用其能够理解的语言来阐释问题,并划定每个问题的界限与性质。

与埃及之间的争端也是土耳其悬而未决的问题之一,作为埃及发言人的塞西政权,对于地中海问题进展所持的立场毫不奇怪。通过这些协议,每个国家都在力求最大程度地维护自身利益,而只有埃及例外,它是以放弃部分自身权利为代价而参与其中。

例如,在东地中海没有任何权利的法国,却能够通过原有协议,从埃及身上获取更多的收益。而埃及通过与希腊签订协议,则代表其人民对自己判处了死刑。

关于埃及陷入这场僵局的原因,很明显,“反对土耳其”这个立场非常诱人,对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向埃及传递了一个信号——他与塞西之间众所周知的分歧,并不值得埃及去采取这样的立场,因为这将损害埃及人民在地中海地区域的权利。他还指出,他们并没有义务这样做。这些信号通过双方之间从未中断的情报通信渠道而成功传递。

与埃及存在某些分歧,并不意味着两国之间会在某些领域内中断沟通、缺乏了解或者缺乏共同利益,这同样也适用于土耳其与俄罗斯,土耳其与伊朗,甚至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争端,在这些争端之下,它们仍然存在共同利益、合作协议及贸易往来。

这条信息引起了回响,亲塞西政权的媒体对此产生了大量的争论,部分政治家将其解读为土耳其终于站回了埃及身边,并且它正试图取悦埃及,甚至制定一份接受土耳其提议的要求列表。

当被问及这个问题时,埃及外交部长舒克里回答称,“光说好话还不够。我们正等待对方采取行动”,他指的是土耳其从叙利亚、伊拉克和利比亚撤军,尽管这些问题与埃及无关。但是,这些要求实际上反映了埃及资助国的要求,而这正是提出要求的最佳时机。

由于对这种想法充满热情,媒体代表甚至开始在政客之前提出他们的条件,而这些条件都是从土耳其针对埃及的立场出发的,类似于要求向埃及政权引渡已逃往土耳其的政治反对派人员,并关闭他们在伊斯坦布尔建立的一切通道,其中部分人甚至要求埃尔多安向塞西道歉。

对于这些人而言,有一句土耳其谚语非常适合——“饥饿的母鸡会在梦里看到麦田”,所以这些人究竟沉醉在怎样的梦境中,才会认为埃尔多安会将那些在国内受尽专制和镇压,并向他寻求避难的无辜之人,送回给这个压迫政权呢?他们究竟处于怎样一种心理状态,才能做出埃尔多安向塞西道歉的美梦?像塞西这样,会毫不犹豫地杀害成千上万老百姓、无情地摧毁数百万埃及人的生活的人,他首先需要的是向他的人民道歉,而不是妄想得到其他人的道歉。

与这些解读恰好相反的是,埃尔多安发出的信息是,埃及认为通过反对土耳其而能够损害对方利益,但事实上,埃及损害到的只有它自己,而我们尊重的是埃及人民,及其历史、身份与价值观。

埃及与希腊签署的协议显然损害了埃及的利益,而丝毫没有损害到土耳其的利益。当前的埃及政府没有必要采取这样非理性的举动,因为这样做会极大地伤害埃及人民、历史及军队,很明显,它并不是按照它所制定的政治计划前行,而是受到了外部指示的推动,更别提土耳其在当前与塞西政权建立关系并无任何好处,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埃及缺乏鼓励投资的经济发展环境。

在塞西的统治之下,埃及处于显而易见的腐败、压迫、管理不善之下,国家几乎干预了每个行业,随性的法律并未为经济创造安全的环境,而这种政变的主要目的是确保这位独裁者上台,而不是增强外界对埃及经济的信心。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不与埃及建立关系并不会对任何人构成损失。

如今的埃及并不享有真正的独立性,从而无法实施自己的政策,这也剥夺了它的自由意志,而正是这种意志才使它有权选择与土耳其建立符合其利益的关系。因此,埃及政客通过要求实现与埃及问题无关的议程,来维护其支持者的利益,并期望以此提高自身的地位,以帮助他们扭转这一阶段的局面。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