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以色列否认阿联酋关于推迟吞并的说法 库什纳认为吞并仍有可能实现

库什纳率领美国与以色列联合代表团出访阿联酋,并在阿布扎比与安瓦尔·加尔加什举行会晤 (以色列媒体)
库什纳率领美国与以色列联合代表团出访阿联酋,并在阿布扎比与安瓦尔·加尔加什举行会晤 (以色列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首席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关于以色列仍然可能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言论,引起了大量有关美国和以色列对于吞并计划的立场的质疑。在此之前,阿联酋声称已经得到了以色列的保证,将暂停执行这项计划以换取阿联酋与之实现关系正常化。

观察人士认为,库什纳的声明揭示了以色列与美国之间存在的协调以及白宫在幕后进行的磋商,这些磋商决定了美国方面的立场,即是否立即实现吞并仅与以色列的共识相关。但是,由于内塔尼亚胡政府内部存在的不同立场,这项计划目前尚未实现。

内塔尼亚胡立即否认阿联酋方面的声明,这就表明以色列延迟吞并进程的决定,与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的关系正常化并不存在关系,这与阿联酋方面所宣称的观点并不一致。阿联酋方面声称,它得到了以色列和美国的保证,将以推迟吞并进程作为双方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条件。

另一方面,也不仅仅是内塔尼亚胡的声明才与阿联酋的叙事存在矛盾。以色列财政部长伊斯雷尔·卡茨也曾强调,以色列并没有取消吞并计划,延迟进行的决定是在今年5月份作出的,但是,这项计划仍然可以被提上谈判桌而进行讨论。

以色列方面一致认为,推迟吞并的决定是在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今年5月访问特拉维夫之后采取的。蓬佩奥会见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安全部长本尼·甘茨,并发现以色列国内在吞并问题上存在严重的分歧和矛盾,基于这样的原因,双方决定暂时中止吞并进程。

以色列的分析人士一致认为,以色列的决定支配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立场和愿望。正如特朗普在美国中东和平计划(这项计划也被媒体称为“世纪交易”)中所表达出来的那样,这项旨在清算巴勒斯坦问题的计划并不受欢迎,因为巴勒斯坦各界已经对拒绝这项计划达成了共识,而欧洲、国际及地区立场也反对这项计划,反对单方面解决问题。

随着今年11月举行美国总统大选的时间的临近,库什纳再次返回中东,为特朗普的连任寻求生机,后者由于新冠危机和严重影响以及步履蹒跚的世纪交易,而削弱了赢得第二届任期的机会。因此,公布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的关系正常化,正是一种为增加特朗普赢得选举的机会而进行的尝试。

内塔尼亚胡对美国向阿联酋出售F-35战斗机的交易持保留意见 (以色列媒体)

吞并与战斗机

尽管以色列官方立场证实,推迟吞并进程与决定和阿联酋实现关系正常化之间并不存在联系,但是,阿联酋外交部政策规划司主任贾马尔·穆沙克却向驻阿布扎比的以色列媒体代表的通报会上表示,“我们已经得到了美国和以色列的保证,吞并进程将被延迟”。

为说明以色列和美国没有向阿联酋提供任何保证,没有以取消吞并作为宣布阿联酋和以色列在美国的主持下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条件,阿联酋外交部的一名官员指出,“就算吞并最终发生,两国之间的关系正常化进程也不会崩溃,但是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条件之一,就是停止吞并。但是,我们也无法预言以色列将来会做些什么。”

在有关美国打算向阿联酋出售F-35战斗机的交易,以及以色列对这项交易持保留态度的问题上,以色列《国土报》援引穆沙克的话报道称,“阿联酋自很长时间以来,一直要求购买美国的F-35战斗机,这并不是阿联酋与以色列之间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条件或是原因。过去几天发生的进展表明,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的合作与伙伴关系存在于各个领域,而不是局限在某些特定的领域内。”

该媒体的政治事务记者诺伊·兰道表示,阿联酋外交部官员关于这个问题的声明与库什纳在这个问题上的声明并不协调。他指出,“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近期将讨论阿联酋购买F-35战斗机的交易”,并强调称,两国之间实现关系正常化,将使阿联酋离购买美国战斗机更近一步。

美国不愿因为向阿联酋出售F-35战斗机的交易而激怒以色列,因此,美国总统顾问库什纳在向美国与以色列访问阿布扎比的联合代表团简报中指出,“可以在维护以色列在地区的军事优势的同时,继续发展双方之间安全合作”。

态度与沉默

另一方面,以色列第12频道驻阿联酋特别记者埃胡德·希莫认为,有关巴勒斯坦问题的争议,以及有关吞并还有伴随两国关系正常化而产生的问题,与以色列在海湾地区的存在相比,仍然微不足道,而且毫不重要。

这名记者讲述了他与美国和以色列联合代表团在阿联酋的共同经历,“以色列的旗帜在这个阿拉伯国家以公开的形式高高飘扬,只有当你身在那里时,你才能够意识到,将这个国家与以色列的秘密关系公开化是多么的重要,他们身在阿联酋,并不隐瞒他们与以色列的关系,也不会为此感到羞耻。”

希莫还认为,“在这些言论的背后,是阿布扎比王储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所拥有的全局世界观,他向逊尼派的轴心领导人发起挑战,旨在从地区和国际上增强阿联酋的地位。”

但是,希莫也指出,“还应该注意阿联酋的官方声明,包括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所发表的声明,这些声明都提到了巴勒斯坦人以及对巴勒斯坦国的承诺。但问题是,这些说法代表的是阿联酋人的严肃立场,或者不过是些口舌之快?”

以色列消息人士表示,推迟吞并约旦河西岸领土的决定,是在蓬佩奥今年5月访问以色列之后所作出的 (以色列媒体)

考虑与进程

与以色列官方及其媒体试图创造的欢乐气氛相反,阿拉伯及中东事务分析家埃胡德·雅里呼吁,不要对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关系正常化感到过分高兴,他还表示,“与阿拉伯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的进程,必须保持缓慢而谨慎。”

雅里相信,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决定正式宣布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这证实了阿拉伯和巴勒斯坦的各种问题都与他无关,他所寻求的是从沙特那里获得独立,并进入美国在地区打造的区域联盟。

这位以色列分析人士解释称,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寻求的是成为美国政府在中东和海湾地区利益的保护者,即一个“阿拉伯版本的以色列”,而拥有F-35战斗机,正是这种角色的象征。

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很可能会重视与以色列巩固关系并实现和平,还有在不同领域内的投资合作。尽管如此,一旦当他意识到——特别是在乔·拜登当选美国下一届总统的情况下,美国并不会像他所希望的那样予以他奖励,并且以色列也没有为接受民主党国会的出现而作好准备,那么,他就可能重新考虑这个进程,就像他选择退出利比亚战争,在也门战争中与沙特结盟,并试图与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恢复关系——即使他曾经试图推翻该政权。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