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主导的科索沃-塞尔维亚正常化协议仅与以色列相关

2020年9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会见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与科索沃总理霍蒂,并在会议中发表讲话 (路透社)
2020年9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会见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与科索沃总理霍蒂,并在会议中发表讲话 (路透社)

在多年失败的谈判之后,当地时间9月4日,科索沃总理霍蒂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华盛顿白宫举行的仪式上,签署了一项“经济正常化”协议。

特朗普在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之前,充分利用签署仪式的机会,以巩固他作为“交易缔结者”的形象,他认为,这项协议是这两国关系动荡的前南斯拉夫国家所取得的“重大突破”。

几周之后,在北卡罗来纳州举行的一次竞选集会上,特朗普再次称赞这项协议是“历史性的”,并补充称,他“确信”这项发展将使他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他还表示,“我们正在制止科索沃和塞尔维亚之间的大规模屠杀”,“他们已经互相残杀了很多年,他们将会停止杀戮”。

事实上,科索沃战争已于20年前结束。今天,这两个国家都不存在“大规模杀戮”的情况。尽管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仍然高涨,但是特朗普提出的这项协议并未为两国实现政治关系正常化提供任何途径。那么,鉴于根本不存在“制止杀戮”的效果,这位美国总统通过在巴尔干地区的“和平”努力又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呢?

特朗普的协议目的并非解决该地区的问题

自科索沃2008年宣布脱离塞尔维亚而独立以来,这个年轻的国家就一直在努力争取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但是在联合国全体成员国中,只有略多于一半的国家承认科索沃是一个独立国家,而许多国家的政府仍然认为塞尔维亚对科索沃的主张是合法的。

实际上,科索沃和塞尔维亚之间的冲突并不是新的冲突。在南斯拉夫和随后的塞尔维亚统治下,科索沃境内的阿尔巴尼亚人遭受了各种形式的压迫——从20世纪初期的殖民统治,到90年代的种族清洗。在1999年战争期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迫使塞尔维亚部队撤离。由于战争,科索沃境内大部分人口流离失所,另有数千人丧生。

由于美国在科索沃境内遏制塞尔维亚在的努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因此被许多国家视为不可或缺的政治盟友。在当前的政治气氛下,科索沃的未来与其在美国政府中的地位相关。特别是由于科索沃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脆弱,该国的外交几乎始终与美国保持一致。正如科索沃驻美国大使弗罗拉·西塔库去年所说,“科索沃始终遵循美国的立场”,这就是为什么批评者及反对科索沃独立的人,经常将科索沃称为美国的“客户国”。

特朗普的正常化协议规定科索沃和塞尔维亚之间加强经济合作,特别是在运输和基础设施领域。还要求两国付出更多努力,以解决自90年代科索沃战争中失踪人员、难民及流离失所者的问题。

但是,这项协议并未引发任何重大的政治变化。塞尔维亚仍然拒绝承认阿尔巴尼亚人占多数的科索沃的独立,并声称它仍是塞尔维亚的一部分。这种现状在特朗普的协议中没有争议。通过这项协议,塞尔维亚同意中止其劝说其他国家不承认科索沃的运动,但仅仅为期一年。作为回报,科索沃也同意暂不申请加入国际组织。这将使科索沃很难融入国际社会。自独立以来,科索沃遭受的国际隔离一直是该国面临的核心问题之一。

简而言之,这项协议并没有提供实现两国政治关系正常化的途径。正如特朗普很可能知道的那样,该地区根深蒂固的紧张局势无法通过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签署一项表面的经济协议来解决。但是,特朗普政府还拥有其他的理由,来庆祝这项被视为“重大突破”的协议。

都是关于以色列

特朗普主导的科索沃-塞尔维亚正常化协议,可能不会在改变巴尔干地区的现状方面做得太多,但是其中包括一些条款,而这些条款符合特朗普政府及其盟友更广泛的地缘政治利益。

例如,通过这项协议,科索沃和塞尔维亚都承诺禁止使用“不受信任的供应商”所提供的5G通讯设备,或者如果已经存在的话,则要拆除此类设备。虽然该条款并未直接提及中国,但显然,其目的是进一步推动美国为将中国华为公司赶出欧洲市场的企图。

更重要的是,这项协议包含几项承诺,旨在维持以色列在西亚地区至高无上的地位,并使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持续占领合法化。在签署正常化协议之后,科索沃和塞尔维亚均同意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塞尔维亚还保证将其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至耶路撒冷。与此同时,科索沃表示,它将在达成协议的当天,立即在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建立其特派团。

正如特朗普近期在促成以色列与巴林、阿联酋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时所做的那样,他还热情地促进科索沃与塞尔维亚采取措施,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声称这是迈向中东和平的重要一步。

特朗普发布推文称,“中东和平的又一个美好之日——以穆斯林为主体的科索沃,已同意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并建立外交关系。做得好!将有更多的伊斯兰国家和阿拉伯国家快速跟进!”

当然,塞尔维亚和科索沃都并不存在于中东地区,而且,就像巴林和阿联酋一样,这两个国家都从未与以色列发生过直接冲突。

实际上,科索沃的外交政策与美国保持一致,长期以来,它一直在努力吸引以色列的注意。而巴勒斯坦人和科索沃人在遭受压迫和种族清洗上的相似经历,被这些外交机构所忽略。相反,正是以色列的殖民政权为科索沃坚定的亲美政治精英提供了认同感的来源。在特朗普的这项协议达成之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拒绝承认科索沃,主要是由于二者与塞尔维亚的关系。

根据这项新协议,这两个前南斯拉夫国家将成为头两个在耶路撒冷设立使馆的欧洲国家。这项决定遭到了欧盟的严厉批评。

此举标志着意识形态极端转变的终结。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曾经是不结盟运动的创始成员国,也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的积极支持者。南斯拉夫在1967年宣布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断绝关系。

根据这项新协议,塞尔维亚和科索沃还同意将黎巴嫩政党“真主党”及黎巴嫩抵抗运动视为“恐怖组织”。但是,真主党是通过民主选举而产生的黎巴嫩议会组成政党,它与塞尔维亚或科索沃之间不存在任何关系。

毫不奇怪的是,特朗普的这项协议得到了以色列政府的称赞,因为该政府在中东地区实行的殖民主义政策得到了更多的认可。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则谴责了这项协议。

尽管特朗普的宣传天花乱坠,但是塞尔维亚与科索沃之间的经济正常化协议,在这两个关系动荡的巴尔干国家之间,几乎谈不上任何“历史性突破”,而是以色列取得的一项重大成就,就像特朗普鼓动以色列与部分海湾国家之间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一样,是扎在巴勒斯坦人民背上的又一根芒刺。



更多中东内容

相关文章

英国新闻网站“中东之眼”总编辑大卫·赫斯特在其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阿联酋与以色列结盟的目标并不像其宣称的那样针对伊朗,而是针对土耳其,因为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对海湾国家统治者构成了威胁”。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