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土耳其与以色列的关系并不适合成为正常化的参考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在阿联酋和巴林的相继率领之下,部分国家与以色列之间关系“正常化”的措施,随后以极为奇怪的形式让巴尔干半岛上的塞尔维亚和科索沃也参与了进来。但是,两个海湾国家以及两个巴尔干国家采取的这些措施却充满了疑问,因为它们都基于一个破坏所有正常和传统秩序的项目。

在有关两个巴尔干国家加入正常化进程的问题上,这两个国家在与以色列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期间所受到的屈辱对待可以清楚地表明,这一切是在两国在受到威胁和压迫的情况下进行的。另一方面,在签署协议期间,巴林与阿联酋官员对特朗普的行为都与正常人的行为相去甚远。

实际上,这表明关系正常化协议是在缺乏正常人类关系基础的非正常情况下达成的。其总体框架还表明,这些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并非出于自愿的选择。

也许苏丹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尽管目前苏丹尚未与以色列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但是,根据以色列媒体所发布的一则消息,以色列官员和苏丹官员将在阿布扎比参与一场由美国与阿联酋主持召开的会议。根据这则消息,美国承诺将苏丹从恐怖主义资助国的名单上删除,以换取苏丹和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你们可以想像,将苏丹列入名单以及由此产生的各项措施,是对全体苏丹人民的惩罚,这些制裁让数百万苏丹人失去食物或药品,让他们遭受饥荒、贫穷和疾病的折磨。但是,这些灾难对于美国或欧洲国家却并不重要,当然,以色列对此也不漠关心。苏丹的地位,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立场上,都没有出现任何重大的变化。但是,苏丹却可以凭借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而轻松地摆脱这些针对它而采取的制裁措施。

因此,这是一场符合以色列利益的国际性的勒索,它洗白了所有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国家,使之免于因恐怖主义罪行而受到追责。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不清楚阿联酋在也门犯下的人道主义罪行和恐怖主义行径。但是,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将确保阿联酋免于受到任何指控。

沙特阿拉伯至今尚未加入这个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行列,但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却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推动巴林并给予支持来履行其职责和作用,以掩盖其侵犯人权的行为,并在全世界面前美化自己的形象。与以色列签订关系正常化协议,似乎已经成为这些国家获得宽恕的手段,可以帮助其承担所有的罪孽。而对于那些并不需要洗清罪孽的国家,它们的自由和独立就会被饥荒和贫穷所勒索。

加入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轨道的国家只需要做两件事情,就可以洗白它们的这项选择,并证明这是一件极为自然的事情,第一件是向人们制造一种假象,即卡塔尔即将加入他们的行列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尤其是因为众所周知,卡塔尔是最反对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国家之一,因此,如果卡塔尔能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将使这些国家倍感安慰,并证明这项关系正常化的选择是极为自然之事。

他们这种想法无异于那些企图将其犯下的罪行与从罪行中受益者联系在一起的罪犯,这些罪犯希望借此向人们证明,他们犯下罪行是极为自然之事,根据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观点,所有罪犯最大的乐趣在于,教皇本人也曾犯下同样的罪行。但是,有消息证明,卡塔尔埃米尔在对以色列的态度上,始终坚持其一贯立场,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这让这些国家感到失望,并使他们陷入屈辱。

其次,这些国家声称土耳其是第一个承认以色列国并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关系的伊斯兰国家,而土耳其又是国际层面上对这项关系正常化运动发出批评最多的国家之一。但是,土耳其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却并不像今天由阿联酋领导的这场关系正常化运动,在此,我们暂且不谈一个事实,即土耳其确实在成立时承认了以色列国,毫无疑问的是,在当初作出这项决定的,是土耳其当时的统治者,甚至持续至今的土耳其-以色列关系,其历史也可追溯至当初那个年代,也就是说,甚至是在正义与发展党上台之前,土耳其与以色列的关系也一直深陷泥潭。

而在正义与发展党执政时期,土耳其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没有取得任何发展。相反,这种关系正持续倒退,且不用说土耳其利用这种关系为巴勒斯坦人的利益服务。在过去的20年内,土耳其毫不犹豫地、公开且正式地谴责以色列所有侵犯人权的行径和吞并巴勒斯坦领土的措施,并敦促国际社会采取行动打击此类行径。

在过去的11年中,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明显发生了一些变化,双方在联合防御领域内的协议被取消,以色列航空使用土耳其领空进行训练,以及从以色列和其他国家购买武器的协议。

我们今天能够看到土耳其在军事工业内发生的革命,以及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功,我们将其归功于土耳其在这些领域内断绝了与以色列之间的合作。事实上,通过缩小与以色列的关系范围,土耳其并没有损失任何东西,相反,它赢得了许多,并且在反恐领域内取得了成功。

例如,土耳其曾通过以色列制造的无人机进行探测活动,但是这种活动给恐怖主义组织带来的好处却超过了土耳其得到的回报,这是因为,相关信息会在到达土耳其之前就被传递给恐怖主义组织,这也可以解释,土耳其从以色列购买的武器,为什么会打击到错误的目标,例如山脉和岩石。

在土耳其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恶化后,在土耳其被迫要自行制造军事装备后,土耳其反而在军事工业领域内取得了重要的成就。如今,由于与以色列的关系恶化,库尔德工人党(被土耳其定性为恐怖组织)已不再是土耳其议程中的优先事项。事实上,这才是阿联酋及其他已经同意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国家应当效仿的案例。

如今,在这样的关系水平下,土耳其丝毫没有忽视任何侵犯行径,以及企图吞并领土的尝试,也没有忽略美国提出的“世纪交易”,土耳其试图继续为支持巴勒斯坦而斗争,就在阿联酋与以色列签订关系正常化协议的同时,巴勒斯坦及整个伊斯兰世界正在目睹一场最为残酷、最具侵略性的以色列行动。那么,在与阿联酋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之后,以色列是否会撤回其任何一项侵略性的政策?这是否有助于巴勒斯坦方实现任何收获?是否会提出任何有利于巴勒斯坦人的要求?

因此,我们无法将此协议与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正常化进行比较,即使是在历史上与以色列关系最为糟糕的时刻,土耳其也没有给自身带来如此之大的侮辱和羞耻。而这些国家,却在最好的时机——它们此时甚至有力量去终止占领和不公,而选择了侮辱与羞耻。

这些国家为巩固其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而采取的亲近政策,试图将关系正常化协议包装为成功和自豪的典范,并表现出一种近乎可耻的热情与荒谬的喜悦,而事实上,它们仅仅能够成为以色列低贱的奴仆。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英国《卫报》报道称,以色列已经修改了法律并改变了其政策,旨在实现一个目标,即保护占领,但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无论是与阿联酋还是与巴林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并不能让以色列实现和平,该报并报道称,对巴勒斯坦的“种族主义”占领政策只能从内部瓦解以色列。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