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呼吁反对培训被指控滥用职权的印度警察

斯利那加一名印度军官展示了以色列制造的步枪Tavor-21 (路透)
斯利那加一名印度军官展示了以色列制造的步枪Tavor-21 (路透)

数十名以色列活动家向最高法院提出请愿,要求禁止印度安全部队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对参与“严重侵犯”人权和国际法的印度警察进行培训。

以色列人权活动家西格尔·库克·阿维维(Sigal Kook Avivi)表示,“通过这次请愿,我们将竭尽全力向克什米尔人民表示声援。”

以色列人权律师伊泰·马克表示,请愿文件是在1月签署的,此前以色列警察、内部安全部和外交部拒绝从穆斯林占多数的喜马拉雅地区对印度警察进行预筛查。随着以色列上周再次在全国范围内采取封锁措施,以遏制新冠病毒传播,法院的诉讼程序可能会进一步推迟。

根据请愿书内容称,“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并且是以色列和西方国家的重要政治和经济伙伴,这一事实不能从法律和道德上为向在印度犯下严重罪行印度官员提供援助,通过在以色列的警察培训,在克什米尔建立了国际法。”

曾在以色列的非洲寻求庇护者组织工作过的阿维维尼表示,“作为世界公民,我们想说我们知道你身上正在发生什么,我们并不无知……我们看到了,听到了,知道了”。

以色列政府5月要求最高法院驳回该请愿书,因为任何调查或筛选印度警察的企图都将被视为对印度内政的干预,这可能破坏两国之间的关系。

该请愿书被提出之后,以色列外交部和印度内政部均未对此发表评论。

印度和以色列在2014年签署了一项全面协议,就“公共和国土安全”相关问题进行合作,包括打击有组织犯罪、洗钱、人口贩运和反恐行动。

国际人权组织指责以色列安全部队对巴勒斯坦人过度使用武力,限制他们在以色列非法占领的领土上的行动。

自从以色列于1967年占领了巴勒斯坦大部分地区以来,有据可查的事实是使用实弹、在检查站向平民开枪、对被拘留者施加酷刑、逮捕儿童和法外处决。

阿维维尼表示,鉴于以色列对被占领土上的巴勒斯坦人和移民的虐待,至关重要的是要了解以色列在国外训练军事和警察部队“最终将进一步伤害世界各地的人民”。

“邪恶的机构”

超过一半的印度军队被部署在克什米尔(约是1200万人的家园),以镇压长达数十年的反对印度统治的武装叛乱。

印度安全部队被指控侵犯人权,包括恐吓、酷刑、法外处决和任意逮捕,去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呼吁对这些指控进行正式调查。

就在上周,印度军队承认其士兵在7月杀死3名平民时有过错。

拉斐特学院历史教授哈夫萨·坎杰瓦尔(Hafsa Kanjwal)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印度已经部署了警察(和军队),以确保在被占领的克什米尔地区不存在对印度统治的抵抗。”

但是,新德里为自己的武装部队辩护,称他们正在与想要独立或与巴基斯坦合并的叛乱分子作战。

印度警察在斯利那加拘捕一名克什米尔人 (美联社)

自1947年该地区被划分以来,巴基斯坦和印度都声称克什米尔拥有完整的主权,但两国各自控制了克什米尔部分地区。

坎杰瓦尔表示,位于克什米尔的印度警察部队是“极端邪恶的机构”,从事战争罪,“完全没有做克什米尔人民想做的事”。

坎杰瓦尔补充说,“他们不是为了治安,而是为了镇压长期以来一直要求自由的人民。”

去年八月,印度废除了其宪法第370条(赋予穆斯林多数地区一定程度的自治权)规定,并监禁了数千人,其中包括高级政治人物和新闻记者,以防止抗议此举。克什米尔地区还处于民主国家经历的最长互联网关闭时间,通信封锁仅部分解除。

本周初,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表示,“军事和警察暴力袭击(克什米尔)平民的事件仍在继续”。

联合国于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还详细介绍了2019年1月至7月间在克什米尔发生的严重人身虐待案件,包括在示威者身上使用子弹枪。

近年来,使用实弹——以色列请愿书重点强调内容——受到了强烈批评,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表示,这会造成“滥杀滥伤”,并违反​​了国际标准。

2018年,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呼吁禁止使用实弹枪,并呼吁对使用实弹枪击造成的杀戮或重伤案件进行调查。

播放视频

“最危险的政策”

自印度和以色列于1992年建立外交关系以来,两国已加深了在社会、经济和军事方面的关系。

在1992年至2018年之间,两国之间的贸易从仅仅2亿美元增加到58.4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贸易来自国防部门。

印度是以色列最大的武器购买国,在2013年至2017年之间,印度购买的武器占以色列武器出口近50%。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右)在以色列特拉维夫附近的本古里安机场时举行的正式欢迎仪式上欢迎印度总理莫迪 (路透)

出售给印度的武器包括飞机、反导防御系统、空空导弹、无人机、攻击武器等。例如,印度安全部队在克什米尔和印度边境附近的拉达克使用苍鹭无人机,以及塔沃和加利尔的突击步枪。

2020年5月,尽管持续爆发新冠大流行且经济严重下滑,印度还是从以色列购买了16479架Negev轻机枪,价值1.16亿美元。

以色列的技术也开始用在克什米尔以外的印度公民,包括人权活动家和知名政治人物。在2019年,Facebook旗下的消息服务WhatsApp指控以色列公司NSO Group使用间谍软件攻击政客、激进主义者和学者,反对派领袖普里扬卡·甘地(Priyanka Gandhi)。

以色列议会成员、联合名单党(一个阿拉伯政党)代表奥弗·卡西夫(Ofer Cassif)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以色列大规模武器出口政策“没有新意”,指的是以色列先前与军事统治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在南非和智利的前种族隔离政权合作。

卡西夫表示,“这是以色列一直奉行的最危险的贸易政策,”他并补充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他的政府与最恶毒的领导人——例如菲律宾的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巴西的博索纳罗及印度莫迪保持有密切联系。

“这在道德和政治上都是不可接受的。从这种意义上说,我认为支持此类请愿很重要。”

以色列警务

以色列与美国警察部门之间的警察交流计划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审查,并呼吁取消这项合作计划。 5月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后,这个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弗洛伊德是一名黑人,在明尼阿波利斯被一名白人警察杀害。

在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举行的抗议警察暴力和种族不平等示威游行中,联邦执法人员与抗议者发生冲突,并封锁了市区的一条街道 (路透)

研究美国-以色列联盟和犹太人的和平声音组织在2018年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大规模监视,证明种族貌相和镇压公众抗议”是以色列对美国警察进行培训的结果。

大赦国际在2016年表示,与以色列的培训计划使美国警察雇员“掌握了多年记录在案的侵犯人权行为的军事、安全和警察系统”。

“我们不能安静地坐着”

维权人士阿维维尼和以色列议会成员卡西夫对此都表示不太乐观,甚至认为根本没有理由在以色列最高法院胜诉,并引用了法院此前驳回类似请愿书时的案例。

7月,法院驳回了一份请愿书,这份请愿书要求外国战争外交官应被拒绝访问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馆。法院裁决表示,其无法干涉以色列政府的外交问题和选择。

法院驳回了律师马克于2017年提交的一份请愿书,该请愿书旨在调查以色列在内战期间向南苏丹民兵出售的武器,法院裁决这些武器销售属于合法。

卡西夫表示,如果法院作出对他们有利的裁决,“在一定程度上这将是前所未有的”。尽管最终裁决可能是这样,但阿维维尼表示,她和请愿人希望他们的反对意见能够成文。

阿维维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们知道,请愿书不会成功,但我们不能安静地坐着”。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相关文章

被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的克什米尔地区仍然生活在宵禁之下,而且当地的宵禁早在新冠疫情出现之前就已经实施了,近期克什米尔出现的情况包括镇压新闻记者和提高警察权限。人权活跃人士认为,印度政府正利用新冠疫情以加速在这个尚具争议的地区实现其政策。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