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世界何时将停止对加沙局势的无视?

以色列战机于2020年8月16日在加沙汗尤尼斯击中数个目标后,爆炸火光照亮了夜空 (阿纳多卢通讯社)
以色列战机于2020年8月16日在加沙汗尤尼斯击中数个目标后,爆炸火光照亮了夜空 (阿纳多卢通讯社)

对于我的家人和加沙人民而言,八月真是恐怖。以色列几乎每天轰炸加沙地带,使我们感到自己好像陷入了无休止的地震之中。爆炸声有时离我们家仅一公里之遥,声音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两岁的侄女在晚上无法入睡。每次听到巨响,她都会迅速将玩具收集到她身边,好像是要保护这些玩具免受以色列的炸弹袭击。

八月确实很恐怖,但无论如何,这并不是非同寻常的事情。几十年来,以色列的士兵、战机、无人机和武装直升机经常不加区分地骚扰、恐吓和杀害加沙人民。以色列的袭击是加沙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为了能够生存并过上与正常生活类似的生活,我们加沙人民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以色列对我们施加的暴力是正常事情。

我在加沙长大,总是保持一种做好紧急状态的感觉。我的家人总是准备好最坏事情的发生,因为最坏的情况随时可能会敲响我们的大门,就像在2008年、2009年、2012年和2014年加沙地带遭遇袭击过程中所发生的事情一样。作为一个孩子,我知道每天生活在恐惧中是不正常的事情,在我内心深处,我拒绝日常恐怖的正常化,因为我不想失去与人性的联系。但是,我最终不得不适应我出生地的情况和周围的环境。

现在,我的侄女和成千上万的其他儿童在以色列封锁下的加沙地带成长,他们带着相同的恐惧和持续不断的紧迫感成长。当他们试图在炸弹爆炸声中入睡,并试图保护玩具免受门外恐怖袭击时,他们被迫接受这种暴力现实是一种正常现象,而任何儿童都不应目睹这样的暴力现实。

近年来,以色列几乎每一天都会进行轰炸、射击或者强行闯入加沙地带,而这里不仅是地球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而且还是一个被封锁了长达13多年的地方,这里严重缺乏人类正常生活所需的基本物资。

以色列的殖民基础设施控制着我们上方的天空以及我们周围的陆地和海洋,甚至能够渗透到我们最亲密的空间,向我们展示其力量。在加沙,无论你在哪里,都可以看到压迫、占领和城市战争的工具——围墙、隔离墙、装甲车、战机和检查站,这些塑造了我们所居住的景观,不断提醒着你被封锁的事实,并且随时可能遭到攻击。

我认为以色列作出了有意识的努力,不断提醒加沙巴勒斯坦人注意这些侵略设施的存在,通过让这些设施随处可见并拥有对我们的强大力量,向我们传达了一条信息:我们绝不会让你们成为正常的人,不会让你们过上正常的生活。

对于以色列来说,加沙不是一个200万男人、女人和孩子称之为家的地方,而是一个“敌人实体”,一个外星人的空间,这里的居民不应该受到人类的礼节对待。以色列的宣传机器在其世界盟友帮助下,不懈地努力对加沙人民实施不人道主义对待,将他们称为毫无意义、暴力的“极端主义者”,并致力于让人们觉得以色列的占领是“人道的”和“文明的”。

当然,现实大相径庭。尽管以色列作出了努力使我们保持沉默,但我们加沙人民却不愿让占领者讲述我们的故事。我们将恐惧、脆弱性和挫败感转化为抵抗,并尽我们最大努力以揭露悲惨现实,致力于要求我们应有的权利,并使对我们实施压迫的侵略者感到羞辱。

就像生活在加沙地带和世界各地的许多加沙人一样,我一生都在与以色列的殖民政策作斗争。我一直站在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正义与自由斗争最前沿,最开始在我成长的难民营中作斗争,然后在德国继续作斗争。由于我致力于作斗争,我受到了威胁、迫害、恐吓甚至被枪击。但是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因为我知道抵抗是确保我、我的家人和我心爱的加沙拥有非殖民化未来的唯一途径。

但是,可悲的是,世界似乎并不在意倾听我们的呼声。记者、联合国报告员、活动家和巴勒斯坦人民一再暴露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持续犯下的罪行,然而,迄今为止,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政府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迫使以色列停滞侵略行为。一些人发表了空洞的声明,以“谴责”以色列,并“敦促”以色列停止对巴勒斯坦人的袭击,但继续给予以色列外交、政治和军事上的支持。而其他人则选择保持完全沉默,并对我们的苦难视而不见,这是另一种形式的道德背叛。

但是,国际社会不能继续忽视我们的困境。联合国大约三年前曾表示,它预计加沙地带到2020年将变得“无法生存”。此后,以色列不仅拒绝采取行动停止将加沙地带迅速恶化为世界末日后荒原,而且加剧了对加沙地带的袭击,这阻碍了活动家、非政府组织和当地人民的努力,他们努力延长这个露天监狱适宜居住的时间。随着新冠疫情开始在加沙难民营和各社区内蔓延,我们再也无法忍受继续等待世界承认我们所遭遇的苦难,并采取行动了。

每年5月15日,巴勒斯坦人民都会举行纳克巴(Nakba)纪念活动,即“大灾难”,指的是1948年对巴勒斯坦的种族清洗和对巴勒斯坦社会近乎彻底的破坏。自那悲惨的一天以来,以色列的主要战略目标一直是使巴勒斯坦人陷于困境,并处于灾难状态,以色列通过建立殖民基础设施来防止我们逃脱其结构性暴力,从而实现了这一目标。

今天,以色列试图通过定期的军事攻击、每日轰炸和积极的监视来维持这种灾难状态,以色列侵略者试图通过残酷地攻击针对其占领和非法定居点的和平抗议来迫使我们遵守“规则”。试图通过媒体宣传,将我们称之为“恐怖分子”和“野蛮人”,以此来使我们保持沉默。以色列试图通过限制电力供应,强迫我们吃不可食用的食物和喝有毒的水,使我们忘记我们也是人类,并使我们放弃为争取自由和有尊严地生活而进行斗争的权利。

长期以来,以色列一直使巴勒斯坦处于灾难状态,以至于我们现在的情况对世界来说似乎是“正常的”。但是,以色列为破坏我们的公共生活和个人生活所作的持续努力没有任何正常现象。

毫无疑问,巴勒斯坦人将继续抵制以色列的殖民政策,并继续抵抗其为侵略基础设施设立的美好说辞。但是,如果没有国际社会的支持,我们就无法赢得争取自由、平等与尊严的正义、公正和道义上的斗争,就像南非遭遇种族隔离时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制裁和孤立以色列,因为其在被殖民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屡犯危害人类罪。如果世界继续将我们的处境视为“正常”,而不采取行动的话,那么挽救我的家园和同胞人民可能为时已晚。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更多世界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