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特朗普与军方关系的本质如何?承诺从中东撤军的意义何在?

特朗普矢口否认他曾贬低美国阵亡士兵的报道 (路透)
特朗普矢口否认他曾贬低美国阵亡士兵的报道 (路透)

美国总统特朗普抨击五角大楼领导人,以及美国中央司令部宣布从伊拉克撤出数千名士兵的消息,引起了外界的一片质疑——特朗普与美国军方之间的关系如何?在11月3日举行总统选举之期即将到来之际,宣布削减驻伊拉克的美军部队的时间节点具有怎样的意义?

有报道在两天前指出,特朗普针对军方领导人发动了猛烈抨击,认为他们“渴望战争”,以期从军火制造业中受益。根据《大西洋月刊》发表的报道,媒体上还大量流传着特朗普所说过的一些话,他在这些话语中贬低了在中东战争中阵亡的美国士兵。

特朗普否认了这些报道,并称其纯粹是那些试图影响总统选举的“失败方”所捏造的假新闻。

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麦肯齐9日宣布,在对伊拉克军队表现的“信心”不断增强之后,美国有意将驻伊拉克的美军人数削减一半。

就在宣布这一消息的前夜,特朗普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举办的一场竞选集会上承诺,美国士兵将从“遥远的地方和无休无止的战争”中归国。

在当前近5200名驻伊拉克的美国士兵中将有近3000人留下,以帮助执行美国部队在当地的反恐任务,而在这个时候宣布削减部队人数,兑现了特朗普在上台之前关于减少美军在境外的部署的承诺。

半岛网记者对4名军方事务专家以及美国伊拉克关系问题专家进行了意见调查,了解的内容包括特朗普与美国军方的关系,以及宣布从伊拉克撤军数千人的时机与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之间的关系及意义。

竞选运动

曾在小布什时期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伊拉克事务负责人查尔斯·丹认为,特朗普致力于通过宣布美国从中东地区撤军,来服务于他的竞选运动,并转移当前有关他贬低美国阵亡士兵的注意力。丹指出,“宣布该消息的时间,正是在传出特朗普贬低阵亡美国武装部队人员的消息之后”。

丹补充称,我们不应该担心执行伊拉克国内撤军行动以及与之相关的一切后果,因为这在与伊拉克的战略对话会议上已经进行了讨论,撤军的决定不会将任何一方置于不利地位,正如此前特朗普所宣布的情况那样。

关于特朗普在军队中的受欢迎程度,丹表示,能够确定的是,特朗普与军方的关系已经达到了新的最低水平。

丹表示,最近在《军事时报》上进行的一项有关五角大楼及其事务的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在军队中的声望已经大幅下降,对于一名总是吹嘘他与军队关系的总统而言,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错误的方向。

更多的事实

美国前国防部官员、中东研究所专家詹姆斯·法威尔表示,美国几乎将完全从伊拉克境内撤出美军,但是当前的形势非常不利,ISIS也正试图卷土重来。

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法威尔表示,“特朗普总统否认《大西洋月刊》的文章中提出的这些指控,尽管包括前任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在内的许多批评人士都支持这些指控,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的事实。”

法威尔还指出,伊拉克内部存在很大的压力,要求加快美军撤离的速度,这也正是伊朗也想要的。但是,在这些部队撤离后出现了ISIS,并且对伊拉克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如果美国在伊拉克境内的军事基地中维持有一支部队,那么,它将能够帮助伊拉克阻止ISIS控制摩苏尔及其他城市。

法威尔继续指出,“不应当忽略一个事实,即我们正处于总统大选之前,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将会做什么,我认为,拜登将努力维持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但是这将始终取决于伊拉克政府想做什么。因为这是他们的国家,而不是我们的国家。”

军方感到厌倦

美国国会前议员、新闻工作者、与共和党关系密切的专家德雷克·亨特认为,“宣布撤军的时机非常重要,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会在距离总统选举召开不到两个月时决定这样的问题,除非这位总统的脑海里一直就装着选举这件事情,但是如我想象,大多数美国人都不会在意这一点。”

他还认为,特朗普无法单独决定完全撤出中东地区,“我认为军事领导人对一切都感到厌倦,而且很大一部分民众也对我们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感到厌倦。”

但是,亨特认为,此事留给了“极端主义者”,“伊朗是否会继续为袭击提供资金,还是会更担忧他们的内部经济问题?”

不会破裂

另一方面,美国国防大学近东与南亚事务中心助理教授、前军官戴维·德罗什认为,特朗普显然无法兑现自己上台前关于从伊拉克、阿富汗削减或搬回美军的承诺,而ISIS却能够建立一支新的军队和边界。德罗什补充称,很明显,特朗普希望在选举之前从当地撤回数千名士兵。

德罗什补充称,“因此,这项决定背后存在着军事和政治动机,特朗普及其身边之人似乎已经明白,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有能力在没有这么多美军的情况下统治国家或是抵御来自各方的伊朗兵民。”

但是德罗什认为,特朗普与美军之间的关系不会破裂,《大西洋月刊》提到的不过是美国媒体多次透露的经典故事。

德罗什还认为,大多数人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对特朗普做出了或正面或负面的评价。“特朗普是一个非常两极化的人物,他的批评者会相信任何对他不利的任何事情,而他的支持者却不会相信任何来源不明的指控。”

德罗什还认为,由于在人口和社会上的性质,美国军方将倾向于支持特朗普,而不是拜登。

德罗什补充说,如果像约翰·凯利这样地位的军官能够站出来证实特朗普的确曾经贬低美国军人或警察,或许这些指控就会造成完全不一样的影响。

德罗什还表示,“不幸的是,部分人将美军政治化了,他们表现得好像我们的军队拥有着重要的政治作用。但是请记住一个事实,我们并不是在埃及或者巴基斯坦。”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与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举行了会晤,该报并报道称,卡迪米为中东发生积极变化的可能性提供了一线希望。

早在今年年初,美国还在伊拉克境内拥有数千名军事人员,以直接向伊拉克安全部队提供军事援助。但是在伊朗“圣城旅”司令苏莱曼尼遇害之后,美国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伊拉克议会也决定终止外国部队在伊拉克境内的存在,从而再度引发有关美国在伊拉克执行军事任务的真实目标的争议。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