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在令人震惊与讽刺之间 特朗普是否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白宫欢迎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路透)
白宫欢迎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路透)

美国总统特朗普获得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令人震惊,同时具有讽刺意味。

特朗普的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是由一个名叫克里斯蒂安·蒂布林-耶德的挪威议会议员推荐的,这并不是第一次,因为这位挪威政客在2018年的时候也曾提名特朗普,而将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刚果医生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和伊拉克雅兹迪族少女穆拉德(Nadia Murad)。

蒂布林-耶德在给诺贝尔委员会的提名信中称,特朗普政府在以色列和阿联酋建立关系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自上台以来,特朗普采取了反对战争和反对美国参与外国军事行动的言论,并承诺结束中东“永无止境的战争”。

事实上,特朗普减少了驻伊拉克、阿富汗和叙利亚的美军人数。尽管如此,但他派遣了数千名美国士兵,“以保护沙特阿拉伯免遭伊朗的任何袭击”。

特朗普试图解决与朝鲜的核问题,这是他的功劳,与此同时,特朗普决定美国退出2015年伊朗与世界大国签署的伊核协议,他因此被视为享有国际声望的国际和平奖候选人。

特朗普(左)在以色列与阿联酋实现关系正常化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他被提名的原因之一 (路透)

庆祝与欢迎

白宫在一份正式声明中对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表示欢迎,并在声明中表示,“此举证明了总统特朗普所奉行的大胆外交愿景,这使得他有幸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白宫在上述声明中还表示,“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签署的《亚伯拉罕协议》是中东地区朝着更加和平、安全和繁荣迈出的重要一步,也是该地区25多年来朝着实现和平迈出的最重要一步。”

特朗普的许多支持者认为,美国总统获得了迟到已久的诺贝尔和平奖。

另一方面,特朗普大力宣传了他获得提名的消息,在不到半小时时间内就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发出了至少17条推文,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推文就是《华盛顿观察家报》对其提名的相关报道。

提名与理由

亲共和党的媒体《华盛顿观察家报》报道称,“毫无疑问,特朗普是当之无愧的,因为他是过去39年中唯一没有发动新战争或没有发生武装冲突的美国总统。”

评论家马克·莱文(Mark Levin)发表推文称,“几天前,我提到特朗普总统是当之无愧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真得获得了提名。”

马克·莱文在随后发表的一条推文中表示,与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200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相比,特朗普更加应该获得该奖项。莱文在推特上发表推文称,“真相是,与奥巴马总统相比,特朗普总统更加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们无缘无故地将其授予了奥巴马。”

另一方面,共和党评论员马特·科赫(Matt Koch)则认为,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消息震惊了民主党和左翼人士。

美国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对特朗普获得提名表示欢迎。

金里奇表示, “我认为,他的成就非常大,并且极大地改变了中东冲突节奏,特别是如果一个或两个其他国家效仿的话。我认为,尽管在那时非常困难,特朗普通过实行非常有力的外交手段——尽管存在所谓的专家对此表示反对——使其成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批评与嘲讽

另一方面,《华盛顿邮报》评论员萨拉·里佐在一条推文中批评说,特朗普第二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是来自极右翼的挪威立法委员会议员克里斯蒂安·蒂布林-耶德,后者此前曾在2018年就特朗普试图解决与朝鲜核紧张关系而推荐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与此同时,民主党激进主义者尤金·乔治(Eugene Geo)对此表示嘲笑,他在推特上发表推文称,“挪威反移民极端分子提名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就相当于引起火灾的人获得了担任消防员的推荐信,我对此并不感到惊讶。让我们记住,奥萨马·本·拉登的侄女是特朗普的狂热粉。”

尤金·乔治提醒读者,“诺贝尔奖拥有提名保密50年的规则,特朗普根本没有机会获胜。所有种族主义者都希望接近并与另一个种族主义者融为一体。”

来自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投票支持民主党的教师马特·布莱克(Matt Black)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谈及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事宜。

布莱克表示,“特朗普不配获得该奖项,请参加他在全国许多城市致力于鼓励暴力的行为,由于他是白人至上主义种族主义支持者,应该获得这个奖项的是那些通过研制新冠疫苗成功挽救数百人生命的人。”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