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警惕中东地区迫在眉睫的混乱

2020年2月11日,反政府示威者在黎巴嫩贝鲁特市中心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美联社)
2020年2月11日,反政府示威者在黎巴嫩贝鲁特市中心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美联社)

如果你认为中东问题已经触底,并认为该地区最终可能在十年的动荡与冲突中完好无损,那么请三思。

中东地区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现实正在从可怕变为更加可怕,没有尽头。该地区可能会在无法预料的国际影响下失控,走向更加暴力和混乱的未来。

到目前为止,部分地区的杀戮行为可能已经相对平息,但是战争的伤口尚未愈合,并且由于新冠大流行暴发引发的经济困境正在逐渐加剧,中东地区即将遭遇的伤害远远超出目光所及之处。

2010年,中东地区步入深渊,声名狼藉。如今,文字书写在墙上。如果类似但较温和的局势导致了十年的暴力和破坏性后果,那么当今的世界末日危险可能会导致更糟糕的结果。

预测一个炎热的冬天

作者在2010年11月半岛电视台内部备忘录中写道,“这将是一个炎热的冬天,”他预测了下个季节的政治温度。

作者表示,“中东地区气温下降对平息预期炎热的冬季似乎没有多大作用。由于许多脆弱或僵持的州加剧了对重大危机、冲突和可能的可怕暴力紧张局势的预测,在半岛电视台工作的我们应该深刻反思并未各种情况做准备,其中包括最糟糕的战争。”

国家名单很长,并且具有相似的特征:分歧加深,人口受挫,主权受到损害,动荡不安以及面临国家间和国家内部冲突与暴力的威胁。

中东地区可能在上个世纪遭受了巨大的苦难,但是在最近的记忆中,中东地区从未像21世纪前十年那样令人沮丧,其统治精英如此愤世嫉俗,紧张局势如此之高,贫困如此普遍。

在几个月之内,中东地区几乎所有地方都爆发了民众抗议活动,先是短暂的“阿拉伯之春”,随后是动荡的季节,使得中东地区屈服于动乱之中。

今天,就像那时一样,愤怒和绝望在每个街角徘徊。与上一个十年一样,在本十年之交,中东地区正面临全球经济危机。再一次,中东地区国家不仅遭受其政权的无能、镇压和腐败之苦,而且遭受愚蠢且鲁莽的美国外交政策的支持,后者支持独裁者,并造成中东地区的不稳定。

但是现在,与当时不同,中东地区遭受了数十年的冲突打击,内战、代理人战争和帝国主义战争使叙利亚、利比亚、也门和伊拉克陷入了混乱。

事实上,2010年的忧郁几乎无法抵御2020年的萧条和微弱怒火。如果空气中的紧张气氛显而易见,那么你现在使用一把小刀匕首就可以将它切开。

政治腐败、地缘政治瘫痪和经济萧条的混杂局势为史无前例的残酷和暴力铺平了道路。

从糟糕到更糟糕

如果说2010年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进程”陷入僵局,那么如今的巴以和平进程已经死亡。军事占领进一步加深,在以色列即将吞并三分之一被占巴勒斯坦领土时,紧张局势加剧。

伊朗政权过去是而且现在仍然是爆炸性因素,但在德黑兰军事干预叙利亚和也门两国内战之后,伊朗与邻国的紧张关系进一步加剧,战争摧毁了叙利亚和也门两国的大部分地区,造成数百万人死亡和流离失所。

在过去的四年中,特朗普政府支持以色列的吞并扩张计划,退出与伊朗签署的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及其贸易伙伴实施了严厉的经济制裁,这加剧了海湾地区和近东地区的紧张局势,加剧了伊朗的经济恶化,并激怒了伊朗政权。

双方之间的针锋相对暴力冲突可能升级为公开对抗冲突,特别是如果特朗普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中再次当选情况下。其中一方可能只能想象死亡和破坏,而另一方可能发动一场针对地区大国的帝国战争。

俄罗斯对中东地区事务的破坏性干预以及欧洲适得其反的干预也是如此。

北非和萨赫勒地区继续遭受起义、干旱和地区争端之苦,随着外国军事干预的增加,利比亚内战逐渐失控。

甚至那些曾经被称为“民主之岛”的较小国家,如突尼斯、黎巴嫩和约旦,也面临着不稳定和紧张局势。另一个国家阿联酋已经变成了一个“警察国家”和一个相当不雅的破坏者,阿联酋在从利比亚到也门的战争中发挥着消极有害的作用。

一直被认为是 “阿拉伯之春”革命唯一取得成功的国家突尼斯,深陷政治动荡和经济困境,与此同时,黎巴嫩和约旦则在社会动荡中挣扎。

不断下跌的石油价格严重打击并伤害着中东地区的所有国家,从阿尔及利亚到伊拉克,再到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其他国家的能源生产国,以及该地区依赖汇款的较贫穷国家,油价的下跌造成失业率上升,公共服务较差和社会的不稳定。

其中的附属国之一埃及,数十年来,这个人口最多的阿拉伯国家一直被无能的独裁政权统治,但是如今,埃及正在被残酷无知的独裁统治所统治,这个独裁统治者将成千上万的政治反对者和普通民众入狱。

自从塞西于2013年通过军事政变接管埃及政权以来,他承诺要复兴埃及,但无能为力的腐败政权只会造成社会瘫痪和沮丧。

一些西方国家希望塞西将军能继任智利军事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的事业,除了残酷统治之外,也有望实现一定的稳定,而经济增长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如今,塞西的海湾支持者无法或不愿意向他提供额外的数十亿美元,埃及就可能会发生人道主义、经济和政治危机。

加倍下降

那些发动了以暴力、恐怖和镇压为主要特征的反革命统治政权,如今其统治残酷程度正在加倍。

这些反革命统治政权在道德、财政和政治上都已破产,其权力完全取决于蛮力和外国支持。

目前到处可见的是,伊朗和俄罗斯对血腥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支持,沙特和阿联酋对塞西政权的支持,美国对以色列极端主义政权的支持,阿联酋和埃及对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的支持,以及阿联酋对也门分裂主义者的支持。

在整个区域,这种情况一直如此严峻,外部干预并不能消除过去数十年的破坏。即使是奇迹般的镇压专政及其国际支持者的撤离也不足以在未来甚至几十年内复活阿拉伯国家。

只有中东地区人民才有能力摆脱困境。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东地区人民显示出他们有能力进行最和平、最开明的起义,但也能够进行最黑暗、最暴力的起义。

中东地区人民选择何种方式改变他们难以忍受的现实,将对塑造他们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