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无法实现的和平与充满苦痛的收获(上)

1993年9月13日,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拉宾,在美国白宫签署和平协议之后握手 (路透)
1993年9月13日,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拉宾,在美国白宫签署和平协议之后握手 (路透)

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内,巴勒斯坦人民所作出的牺牲可谓不小,但却只给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换来了当前的惨状,由于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存在,以及随后他们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并在这片领土之上建立起了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巴勒斯坦人民承受着最为悲惨的苦难与最为艰苦的条件,而巴勒斯坦问题也因此成为了区域和国际问题之源。

“巴勒斯坦”与“巴勒斯坦人”这两个名词,现在的含义已经相当于庇护、流散、流放、难民营、占领、抵抗、痛苦和悲剧,并为诗人、作家、政治人士与非政治人士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尽管如此,巴勒斯坦人仍然走在同一条黑暗的隧道中,这是一条不可能通往和平的隧道,但他们坚持要走到尽头,并且他们非常清楚,这条路漫无止境,除了痛苦,他们将一无所获。

充满苦痛的“收获”

我们需要快速回顾一下巴勒斯坦人民的牺牲和苦难史,以便我们与新一代都明白巴勒斯坦人“收获”了怎样的苦果,以便让巴勒斯坦的领导、人才与精英重新看到他们对人民权利的忽视程度,以及他们有多么需要从各个方向上纠正当前的路线,多么需要开始进入新的阶段,以承担新阶段在阿拉伯世界和国际层面上所赋予他们的责任。

我们可以将这种充满苦痛的“收获”分为五大层面,而这篇文章将主要讨论军事、经济和社会的层面。

第一:军事层面的“收获”

连续不断的冲突与战争造成了数十万人的伤亡,而且其中还包含着连续破坏、强制迁移、流离失所及庇护,其中最主要的冲突包括:

1.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奥斯曼帝国战败后,部分犹太复国主义武装团体开始活跃起来,他们与巴勒斯坦人发生的冲突导致数百名抵抗人员遇难,上千居民的村庄遭到掠夺,财产也被洗劫一空。这些人员被迫逃亡至邻近的巴勒斯坦村庄与城市。

2.1948年,当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宣布建立以色列国之后,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纳克巴战争),这场战争的结果是落后的阿拉伯军队的惨败。阿拉伯方面共有2.2万兵力,但他们缺少必要的武器,与他们的对手却是装备精良的10万名犹太复国主义士兵,他们拥有飞机、坦克、大炮和机枪等先进军备。

在这场战争中,共有5600名犹太复国主义士兵死亡,而巴勒斯坦方面阵亡的人员却高达1.5万人,另外还有近5千名来自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士兵死亡。约75万巴勒斯坦人(占当时人口的一半)逃往了约旦河西岸及加沙地带。犹太复国主义者的部队占领了北部海岸的大部分地区,直至加沙地带,此外还占领了巴勒斯坦南部内盖夫的大部分地区。

3.1967年6月,埃及在英国、法国和以色列三方实施的侵略下挣扎14年之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对其发动战争,这场战争的结果是,以色列夺取了巴勒斯坦历史上的其他领土,此外还有埃及的西奈半岛和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在这场战争中,巴勒斯坦、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组建的联合部队共牺牲1.6万人,而以色列部队的损伤则不到1000人。

4.1968年,双方在约旦和巴勒斯坦边界爆发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巴勒斯坦和约旦部队共牺牲178人,而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有250人死亡。

5.1967年至1972年,埃及和叙利亚在边界处与犹太复国主义占领军进行了一场消耗战。

6.1970年至1971年,约旦部队与巴解组织之间发生“黑色九月”事件,在这场严重的流血冲突中,近4000名巴勒斯坦人遇害,而约旦部队中则有近110人阵亡,1300位平民遇害。在该事件的最终,巴解组织的残部被黎巴嫩接收。

7.1973年的“十月战争”,埃及与叙利亚部队重新夺回了两国在1967年被以色列占领的部分土地。

8.1975年至1990年的黎巴嫩内战,造成近15万人死亡、30万受伤,另有1.7万人失踪,受害者包括巴勒斯坦人、黎巴嫩人和叙利亚人,在此期间,萨布拉街区、夏蒂拉难民营等地还发生了大屠杀,造成近8千名巴勒斯坦难民丧生。

9.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期间发生了萨布拉和夏蒂拉大屠杀,超过3千名巴勒斯坦平民遭到杀害,战争以巴勒斯坦部队撤出黎巴嫩为结束,巴勒斯坦领导人转移至突尼斯,并将部队分散部署到多个阿拉伯国家内。

10.1987年至1991年,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内爆发第一次起义,期间约有1300名巴勒斯坦人遇害,另有9万人受伤,还清除了1000名已被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策反的特工。此外,共有1300所房屋被毁,11万株树木被连根拔起。以色列方面共有160人死亡。

11.2000年至2005年期间,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内爆发第二次起义,期间共有超过44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另有近5万人受伤,而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方面则有1100人死亡,4500人受伤。此外,根据巴勒斯坦领导人在1993年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签署的《奥斯陆协议》,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于1994年迁回巴勒斯坦领土之上,而本轮冲突的后果,则使该机构受到了破坏。

12.2008年,加沙地区爆发战争并持续25天,在此期间,有超过1400名巴勒斯坦人丧生,近5400人受伤,几乎全部的基础设施都受到了破坏,超过1.1万所房屋受损,近600个公共机构受损,7千家商业场所被毁,650辆汽车被毁,另外还有4000个工业设施暂停了生产,近40万株果树和5.2万株其他树,均被连根拔起,还有近100万德南的蔬菜种植遭到破坏。

13.2014年,加沙地区爆发战争并持续51天,造成近2200人丧生,另有近1.1万人受伤,1.3万所房屋、170座清真寺及11座墓地被毁,还有50%的供水网络和55%的电力网络受到破坏。

第二:社会与经济层面的“收获”

这些军事冲突给巴勒斯坦平民——包括在被占领土上与流散国外的人口——带来了沉重的苦难。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于2018年6月在贝鲁特举行的会议上,提交了有关在占领之下的苦难的报告,该委员会隶属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以下是这份报告的几点摘要:

1.掠夺土地

  • 吞并东耶路撒冷,及其周边近70平方公里的范围。
  • 截止2016年,在约旦河西岸(不包括被占领的耶路撒冷)的257个定居点上安置了近64万名定居者,这块地区的面积约为540平方公里。
  • 武力吞并领土。

2.没收土地

  • 截止2017年,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以国有土地为借口而没收的土地面积达到1400平方公里,相当于约旦河西岸面积的四分之一。
  • 自1967年以来,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已经出于军事目的而占领了近31平方公里的巴勒斯坦土地。
  • 自1967年以来,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以财产失去所有者并成为国有土地为由,将近430平方公里的土地纳入囊中。
  • 以公共利益的名义行没收土地之实,以投资修路、基础设施建设并保护定居点。
  • 将约旦河西岸C区半数以上的土地收归已有,声称这些土地属于封闭的军事区。

3.强制迁移

  • 取消居住许可。

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在1994年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返回之前,取消了超过25万名巴勒斯坦人的居住许可,直到2017年5月,它取消了近1.5万巴勒斯坦人在被占领耶路撒冷的居住许可,并且颁布了一项法律,允许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内政部长,取消涉嫌从事反以色列国家安全的人员在被占领耶路撒冷的永久居住权。

  • 摧毁建筑物。
  • 从2009年到2017年,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摧毁了5413栋建筑物与房屋,并使其中的近9000位居民流离失所。
  • 在被占领耶路撒冷的居民所提交的申请中,有超过94%的建筑许可申请都遭到了拒绝,而这将导致近10万人流离失所。

4.实施镇压

  • 过度使用武力:
  • 除基础设施外,成千上万的平民遇害,上万座建筑物与房屋被摧毁。
  • 当局的“任意逮捕”,在1967年至2016年期间,共有超过80万巴勒斯坦人被捕入狱。
  • 集体惩罚、彻底关闭、撤销工作许可、削减食物和粮食供应,切断电力与燃料供应。

5.封锁加沙

  • 限制人员、旅行和贸易的流动。
  • 防止双重用途的物品流通,即可用于军事目的的民用物资,这份清单包括在被占领土上禁止64种物品,在加沙地区禁止138种物品。
  • 陆路与海上的行动限制。

6.经济后果

  • 被占巴勒斯坦的近一半人口均需要依靠人道主义援助而存活,即250万人,其中80%都是加沙地区的居民。
  • 人均GDP低下。
  • 2017年的失业率上升至近28%。
  • 贫困率从2011年的26%上升到2017年的29%,而在加沙地区,贫困率高达54%。
  • 接受粮食援助的人数从2000年的8万人上升对2017年的近100万人。
  • 近23%的药品及近19%的医疗用品均处于缺乏状态。
  • 超过180万人需要获得供水和卫生设施方面的基本援助。
  • 加沙地区只有10%的居民能够获得饮用水。
  • 约100万儿童无法在安全的环境中接受优质教育。
  • 果树被连根拔起,农田遭到破坏,这些问题都使农民面临着极大的障碍。

(未完待续)。。。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