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比伊朗更危险:摩萨德将土耳其妖魔化

内塔尼亚胡站在约西·科亨身边,感谢他为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所付出的努力 (半岛电视台)
内塔尼亚胡站在约西·科亨身边,感谢他为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所付出的努力 (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危机,不仅局限于双方近年来变得脆弱与僵硬的外交轨道,而且已经转移到了情报走廊、区域联盟以及在中东地区争取权力和影响力的层面上。

伊朗及其核项目,曾是以色列在过去的十多年来,用来在中东地区和全世界范围内将伊朗妖魔化的稻草人,而在近两年来,情报领域的预测,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负责人约西·科亨与阿拉伯国家官员秘密举行的会晤,则将是一张应对土耳其日益扩张的区域影响力的底牌。

以色列针对土耳其的外交底牌在近两年前就宣告失败,根据《泰晤士报》外交事务编辑罗杰·博伊斯所写的内容,摩萨德负责人约西·科亨在当时与来自埃及、沙特和阿联酋的官员进行了秘密的谈话与通信,并强调称,“在埃尔多安的统治之下,土耳其将构成比伊朗更大的危险”。

伊朗与土耳其

约西·科亨被认为是在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缔结联盟的总工程师,也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派往海湾国家、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的特使。约西·科亨补充称,“伊朗的力量很脆弱,但是真正的威胁来自土耳其”,多年以来,他一直向海湾国家强调,他们共同的敌人是伊朗,然而,在现阶段,他却致力于将土耳其妖魔化。

以色列媒体援引沙特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摩萨德负责人在2019年1月与来自沙特、埃及和阿联酋的官员举行了会晤,以讨论应对土耳其在中东地区、海湾地区和马格里布地区影响力的方法”。

消息人士指出,这场会晤在某个海湾国家的首都(没有具体点名)秘密启动,来自上述4个国家的高级情报官员参加了这场会议,其中包括以色列摩萨德的负责人。

参与了这场会议的海湾国家官员泄漏了部分细节称,“以色列摩萨德领导人在那场秘密会议上表示,可以从军事上遏制伊朗,但是土耳其却拥有更大的能量,也更加危险”。

威胁与措施

摩萨德负责人还在这场会议上表示,“伊朗的力量现在很脆弱,而真正的恐惧和威胁则来自土耳其”,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与会者们同意采取4项措施来遏制土耳其的影响力,但却没有透露有关这些措施的详情。

约西·科亨被认为是在以色列与土耳其之间达成和解的主导人。在2010年5月,以色列海军突袭试图驶入加沙沿海地带的土耳其籍国际人道主义救援船只“马维·马尔马拉”号,以色列的突击队员杀害了10名土耳其活跃人士,两国之间的关系随后陷入危机,而约西·科亨在2016年6月出访安卡拉,为两国之间达成和解奠定了基础。

科亨的声明与立场,与以色列军事情报局在2020年进行的情报地位评估相一致,在这份评估中,土耳其已被列入威胁以色列国家安全的组织与国家名单内。

埃尔多安与穆兄会

科亨关于土耳其的立场得到了强化,因为以色列军事情报局也指出,土耳其不断在中东地区和海湾地区渗透影响力,还有争夺天然气和能源,试图控制东地中海的经济水域,这体现在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达成的经济海洋边界划界协议,以及土耳其在利比亚的军事存在之上。

就在摩萨德领导人与以色列军事情报局阐明上述立场之时,以色列仍寻求与土耳其保持外交关系,因为对以色列国家安全构成的区域威胁和挑战,已经被局限到埃尔多安总统个人的决策之上。

以色列反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个人及其国家政策,是源于“埃尔多安对政治伊斯兰项目的支持”,以及土耳其正发党与穆兄会的结盟,这代表着伊斯兰世界与阿拉伯世界的结合,而这种结盟被以色列视为地区面临的最大威胁。

风险与挑战

为证明以色列的观点,即土耳其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会对以色列的国家安全和中东地区构成危害和挑战,耶路撒冷战略与安全研究所副所长埃兰·勒曼对上述立场进行了评估,并确认“与阿联酋达成的协议,强化了以色列的立场以及反埃尔多安的联盟”。

关于阻止以色列与土耳其发生直接对抗的原因,耶路撒冷研究所副所长埃兰·勒曼认为,“即使东地中海的冲突升级并恶化到爆发军事冲突的程度,以色列也将无法直接参与战斗,既无法加入希腊或塞浦路斯的阵营,也无法加入埃及的阵营。”

因此,埃兰表示,“以色列军队现在必须尽最大能力做好准备,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冲突及其可能造成的后果,这种冲突极易在与伊朗的北方战线上引爆,并点燃伊朗的核野心。”

埃兰解释称,许多以色列人都感到担心,并对与阿联酋达成的协议在有关伊朗及其核项目方面的影响提出了诸多疑问,此外,还对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计划提出了疑问。

但是,埃兰认为,在这个时候宣布这项协议,具有“额外的意义,因为阿联酋就像希腊一样,正试图阻止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地中海上的行动,并认为这些行动近期已经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恶化与加强

以色列与土耳其之间外交危机不断深化,使双方关系无法回到先前状态,也无法在外交和区域政策上实现和谐与合作,说明这种情况的另外一个迹象就是,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排除了在不久的将来,发生任何可能真正改善土耳其与以色列之间关系的积极变化的可能性。

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所长阿莫斯·亚德林通过评估两国关系是否可能更加恶化,以及这种恶化可能产生的后果来提出一个问题:从以色列在外交和安全领域的准备来看,土耳其成为以色列顽固对手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这些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但是亚德林认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主持下,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达成的协议,是“以色列国家安全取得的重要成就,也是在中东地区迈出的具有开拓性的一大步”。

亚德林认为,这项协议表明,地区温和务实的阵营得到了强化,以应对伊朗及地区其他激进的什叶派和逊尼派势力。此外,这项协议从以色列的议程中删除了单方面吞并巴勒斯坦领土的问题,从而将“扩大地区的和平范围,并为未来在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举行谈判和实现和解,创造更好的开放条件”。



更多作者内容

相关文章

预计将在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会在两国之间建立起一个战略联盟。与此同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传称,这项协议是一个能为以色列公司打开新市场的经济窗口,并能正式建立两国之间在研究、医学、技术等领域内的合作。

艾哈迈德·阿布·杜赫在英国《独立报》上发表的文章指出,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和平协议,可能会起到推动作用,但它并不会让我们更接近中东和平,而只会对部分政治领导人(例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产生作用,而且它基本没有回答那些最为重要的问题。

点击最多